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宋遼之間最後一次大戰澶淵之戰:中戲,遼軍主帥蕭撻凜意外被射死

2020-11-20 21:22:11歷史

大家好,我是蔣彪,上一篇文章《宋遼之間的最後一次大戰澶淵之戰:前戲,御駕親徵》我們介紹了,契丹來襲,趙恆御駕親徵。宋朝和談使者從一開始就充滿了悲壯必死的決心,但不管怎樣堅強不屈,他都不自覺把自己放到了弱者的地位。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瀛洲。瀛洲丟了,戰局進一步惡化,所以要低調做人。可是事實完全相反,遼國人集中了全部軍隊,不分晝夜猛烈攻打了十多天,瀛洲城卻成了他們的噩夢。因為戰後發現,城頭上擋箭的木板,幾寸的地方,先後中箭二三百支。宋朝人把城裡能砸死人的東西都扔下去,城下面遼國人的死屍越積越多,蕭太后親自上陣擊鼓,要遼軍不計生死繼續往上爬。十多天過去,全體遼國人都絕望了,再攻打下去,瀛洲城也許會破,但是他們的人也許都會死光。他們已經付出了死三萬,傷六萬的巨大代價,可是瀛洲城還不是他們的。然而奇怪的是,他們遠離大本營,急需的戰備物資就這樣扔在了瀛洲城下?更奇怪的是,下一個目標是更南方的大名府。他們的身後已經留下了魏能、田敏、楊延昭等宋軍邊關重將。沒有了退路,在瀛洲城下大量減員,士氣受挫,這種凶險時刻仍然選擇南下,他們是想幹什麼?同時卻又祕密通過暗道和宋朝皇帝提議講和?那是因為遼國也有藩鎮,皇帝現在需要軍事上的勝利震服他們。不然各個首領做大,就和唐朝一樣的結局了。

曹利用到達大名府(今北京)後,被王欽若,孫全照攔住了。不讓他去議和。同時這個時候遼軍也到達了。這個時候大名府內,除了少量的廂兵、民兵外,只有臨時趕到的一部分天雄軍。這時王欽若召集眾將,分配各自的防區。孫全照選擇了最凶險的北門。接下來,遼國人目瞪口呆,大名府北門完全開啟,沒有一兵一卒露面,你們隨時可以來進攻,只要你們敢!沒有誰敢,孫全照的威名就是遼國人身上的傷口。戰場變得詭異,北城大門洞開,卻寂靜無事。另一邊東門喊聲震天。到了夜裡,城裡天雄軍出去夜襲,可是中了遼軍埋伏,危急關頭孫全照從北門趕了過來,將天雄軍接了回來。但是遼軍夜裡把德清軍城攻破,裡面的軍民全部死光光...凶殘狠毒,滅絕人性。可是同時又派人來何談,又拉又打,讓宋朝君臣在打、和之間不停猶豫。可是寇準一直保持著清醒,要準備著怎麼和遼國開戰,因為弱國無外交,想談,必須得有談判桌上的籌碼。為了這一點,他迅速動員了全國能夠調動的軍隊,以及啟用了本來決定永久封存的一員超級戰將---李繼隆。就是這位將軍,在不久之後,給了遼軍最致命的一擊,就像一瞬間扭斷了他們的脖子,讓他們徹底窒息。李繼隆率領禁軍開赴澶州。

宋景德元年十二月二十日,宋真宗趙恆終於御駕親徵。這個時候遼軍也扔下了大名府,向澶州奔來。急於接近趙恆,這個當時世界上最珍貴、最富有,看上去也最容易抓到的獵物。可是在宋軍抵達韋城時,危機再次出現。軍隊裡謠言四起,說皇帝要南逃。趙恆問寇準:「朕南巡如何?」逃跑決心赤裸裸。這時文人寇準、武將高瓊、貼身侍衛王應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各種手段都用了,具體我就不講了,總之就是,逃跑更是死路一條。這時趙恆才繼續前行。

宋遼之間最後一次大戰澶淵之戰:中戲,遼軍主帥蕭撻凜意外被射死

李繼隆十二月底到達澶州前線。澶州,這個命運的焦點,卻是個破敗不堪的小城首先馬上挖深戰壕、密佈拒馬鹿角,限制遼軍騎兵行動。蕭撻凜比他晚到一步,到了之後便親自領兵直擊宋軍,戰火終於燃起。想著要怎樣耀武揚威、屠殺宋朝軍隊。但是他失算,在經過李繼隆整理的軍隊彷彿回到了趙匡胤時代,宋、遼主帥對決以宋朝大勝收場。勝利之後,便將宋軍的獨門武器抬到了前線---床子弩。也就是這個兵器意外的要了蕭撻凜的命,改變了這場戰爭的結局。這個武器本來是用來攻城的,將巨箭射在城牆上,讓士兵爬牆的。

宋遼之間最後一次大戰澶淵之戰:中戲,遼軍主帥蕭撻凜意外被射死

一天夜裡,蕭撻凜一行數十人盔甲鮮明,旗幟飄揚,就是要這麼囂張。可是這個卻被澶州城牆上的一個阿兵哥張英看到了,遠遠看到一群金光閃閃的契丹人騎著馬轉來轉去,對著他的方向指指點點,氣的他手心發癢,於是就手裡拎起一個鐵錘,發射了床子弩,無法瞄準,並且這個巨大的箭並不多,只有三發炮彈。何況七百步,是好幾十個契丹將星,就像扔塊磚頭砸向一堆雞蛋,總能砸碎一兩個。張英手起錘落,床子弩瞬間劇烈震動,四五張強弓同時擊發,射向了契丹人的將軍部落。瞬間契丹人亂成了一團,眾星捧月的那個人倒下了,可是張英也不知自己射中了誰。

宋遼之間最後一次大戰澶淵之戰:中戲,遼軍主帥蕭撻凜意外被射死

宋朝不知道那個晚上,上至遼國的太后、皇帝、下至每一個士兵,都沉浸在深深的恐懼中。因為射死的是他們的主帥---蕭撻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