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閩海奇人許鐵堂

2022-11-22歷史

本文轉自:福州晚報

□閩籍人物述林

閩海奇人許鐵堂

鄧廷楨贈送白鶴給林則徐飼鶴養性,三坊七巷光祿坊的許厝裏族人常常蹬墻觀奇,拉近「近鄰」情誼。許氏幾代人都在許厝裏石林濤園讀書,並且常常邀請親友來此集會,飲酒賦詩。當時福建地區的許多知名文學家都在此留下了佳作。從晚明到清中葉,「侯官許氏,世以工詩畫名。閨閣亦嫻翰墨,風流儒雅,一時稱盛」。尤其許珌早負詩名,交遊廣闊,詩風豪邁,晚年入仕甘肅定西,享「閩海奇人」「一代廉吏」之美名,林則徐為之敬仰。

時隔二百年後,林則徐被遣戍新疆時,途經甘肅安定,與當地官員談及這位老鄉名宦,也倍加贊賞。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陜西巡撫張祥河捐資,命安定知縣胡存夔利用修葺城垣之機,建許公祠供人瞻仰緬懷。祠成,臨祠街、巷命名為「許公街」「許公巷」。

(一)

許珌(1614-1671年),字天玉,號鐵堂、星亭、天海山人。陳衍【閩侯縣誌·文苑】謂:「豸群子弟以才名一時,曰友(許友),曰珌,其最著也。」民國【福建通誌·文苑】載:「珌性豪侈,裘馬金錢,緣手立盡。」許珌性情豪爽,頗有世家子弟之風。關於許珌在明朝時的情況,現存材料不多,僅知其在明崇禎十二年(1639年)中舉,居住許厝裏,現在福州市鼓樓區光祿坊58號(現辟為「三坊七巷保護修復成果展」)。這是至今發現的福州城區最早的古民居,建築年代大約是明朝初年或元代,原建築面積830平方米。

入清後,許珌表現出強烈的入世之心。據其【鐵塔寺作七歌有序】可知,「慈父見背歲改元……此時海氛家難作」,其父在明清之際逝世,家境亦在世變中衰落,以至於「咄咄天壤饑乞食」。另外,妹夫遭牢獄之災,「每欲救之囊無錢」。或許正是因為生存所迫,許珌在母親「昨日來書教勿仕」的情況下,仍屢屢進京應試,只是從未中榜。北京待選時,許珌結識了不少名士。與桐城方文及待選諸友陸卿等交遊,又與到京參加殿試的王士禛訂交,經常唱和往來,曾同賦【雙松歌】,一時齊名並稱。王士禛對許珌頗為推許,在【慈仁寺雙松歌許天玉】詩中贊曰:「千秋萬歲知者誰,閩海奇人許天玉。」

順治十八年(1661年)春,許珌再次公車北上,過揚州,又與周亮工、徐延壽等名士遊。王士禛時任揚州推官,許珌與之相見時,告知旅資匱乏。然王士禛亦無錢,其妻張宜人慷慨解下手上金鐲以贈。許珌曾作長歌【廣陵歲寒行酬貽上】記此事,詩中贊王士禛與張宜人,曰:「使君清名世所無,條脫雙遺寶光紫。蟲須鳥翼嵌烏絲,戧漆施鉛圖百子。此物自是內閨珍,廉吏傾囊至釵珥。夫人中丞之女孫,名閥詠雪稱賢媛。視墉發笥佐君子,使君乃得追平原……何期閨閣有祖風,肯散香奩助交際。感激悠悠岐路人,祓佩豈是尋常惠。」

(二)

清康熙四年(1665年),時年五十一歲的許鐵堂被朝廷錄用,出任鞏昌府安定(今甘肅省定西縣)知縣。在安定任內,許珌清廉自持,濟民助學,斷案如神,卓有政聲,有「許青天」之譽。

曾有屬下看到他生活困苦,建議適當增加賦稅,從中抽取部份用於其修繕房屋、改善生活。許珌聽後大怒:「為官不能清正,其禍如虎。為官清廉在於儉,自己尚且不能做到,何以服眾?」下屬聽後羞愧難當,從此不再提及此事。【安定縣誌】稱其「居官清慎,愛士重學而尤倜儻樂施,雖婦孺能道其廉明」。在安定任內,許珌與同鄉好友孫學稼還常常召集當地詩友社集,在安定創辦書坊,興教助學,尤重激勵士人誌節,表率民風。這些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當地的文化發展,也促進了閩中與隴中的文化交流。

許珌恪盡職守,為民建言,深深影響著每一代人。安定地處西北,清初的反清勢力在這一帶連年起兵抗爭,直至順治十年(1653年),清軍才完全控制這一地區。連年的征戰導致民生雕敝,且此地自然災害較多,屢見諸史誌。在許珌任內,正逢連年大旱,民不聊生。作為地方官員,既要完成上級下達的收賦稅、征徭役的任務,又不能過度盤剝和催逼百姓,以舒緩民力。兩難之際,他憂心忡忡,經常深夜「憂來攬衣起」,嘆息「連年遭旱暵,退公常蒿目」,祈望「莫求豐年玉,但為荒年谷;維時稍休豫,庶無黍食祿」。

康熙六年(1667年),許公上書,請求朝廷賑災減負,因有逆上意,被解職罷官。離任時他寫下了膾炙人口的【解組後別安定父老四首】,詩中「作吏愛令名,賦畀勿乃迂。金錢若夜來,奚由逭殛誅」,淋漓盡致地展現了為官之美德、做人之情操,讀來擲地有聲,正氣凜然。罷官後,許珌一度客居甘肅提督張勇府上,並作【河西鐃歌】十二曲獻之,備受張勇稱賞。

(三)

許珌生活節儉,卻樂善好施,經常用自己有限的俸祿濟貧助學,還興教倡學、鋪路架橋、治理汙水等。他為官將近三年,作為一縣之長,清貧如一介貧民。曾流寓臨洮,以賣字、教書為生,又因無嗣,乏人照顧,娶一老嫗相倚。最後,許珌終因貧病交加,顛沛流離,無法回歸故鄉,於康熙十年(1671年)客死隴上。當地老百姓將其安葬在安定縣東山之麓,歲時祭祀。

王士禛【寄許天玉】中有句「許生潦倒作秦贅,岑牟單絞漁陽撾」。後一句用的是禰衡的典故:岑牟是古時鼓角吏的帽子,單絞指蒼黃色的單衣。曹操曾命禰衡著岑牟單絞於賓客前鼓【漁陽三撾】。禰衡從容鼓畢,面不改色。曹操笑道:「本欲辱衡,衡反辱孤。」王士禛以此喻指許珌雖窮困潦倒,卻不移其高潔品質。

自雍正七年(1729年)至乾隆六年(1741年)間,安定知縣應際鹹、許宗崍、進士孫昭等感念許珌居官清廉、勤政愛民,先後為他重修墓園,撰文立碑予以褒揚。每年清明節,歷任縣官率士民百姓,簇擁定西城隍轎仗,備擡酒肴,撰寫祭文前往許公墓祭祀,此風一直延續至1946年。作為一名「七品官耳」,能享如此冥福殊榮,在福建歷史名人中,實為罕見。

許珌創作許多詩集,著作中包含了修身、勤學、清廉、勸善等多個方面,借以教導後人樂守清貧、書香傳家。許珌書法亦工,以小楷、行草見長,有顏平原的遺風流韻,為後世所推崇。

定西一帶有三座祀奉許公的祠堂:一為許公祠,已遷到山上改建為許公紀念館;一在新集鄉仁義村;一在通安驛鎮馮河村。後二祠還供奉其他人。時至今日,仍經常有人 來拜謁許公。據當地老人稱,許公已成為他們所在鄉的城隍爺。定西許珌墓更是被擴建為紀念館,並獲得「甘肅省廉政教育基地」稱號。

許珌在當地還留下了不少民間傳說,當地戲劇隴曲也有【許鐵堂】,結合史實和民間傳說,分【上任】【平冤】【整飭安定】【減負】【罷官】【送別】六場,歌頌了許珌為官清廉、關愛百姓的形象。特別是第五屆甘肅戲劇紅梅獎大賽大型新編秦腔歷史劇【許鐵堂】,用歷史溫暖現實。許珌雖然逝世,但他的惠政和高貴品質仍為安定地區人民所頌揚。

(全文共268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