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劉裕滅蜀之戰:一邊回建康平定內亂,一邊還派人討伐西蜀

2022-08-05歷史

誅殺劉毅後,駐節江陵的劉裕一西安撫制湘民眾。另一方面在密謀趁勢發兵消滅西蜀。

然而,就在劉裕為討伐西蜀積極準備的時候,京師建康的諸葛長民就蠢蠢欲動。

長期以來,諸葛長民貪婪不法,常常害怕劉裕追究自己的責任。他聽說劉毅被殺的訊息,對親信說∶「去年殺彭越,前年殺韓信,大禍將至了啊!」諸葛長民的弟弟、輔國大將軍諸葛黎民輕率好利,他反復勸說哥哥道∶「黥布、彭越情形各不相同,而均遭到殺身之禍,今劉毅被殺,諸葛氏也是唇亡齒寒,應該趁著劉裕離開京師,發動政變!」

諸葛長民又給冀州刺史劉敬宣寫信,探聽劉敬宣的口風,他說∶「盤龍(即劉毅的小名)兇狠恣肆,自取滅亡,異己將被誅滅殆盡。世道將要恢復正常,富貴之事,將與大人共同享有。」

劉敬宣回信說∶「下官自義熙以來,前後將近十年,歷任三州七郡。如今杖節在此,常恐富貴過頭,禍患將生,經常思量著躲避滿盈,寧願受損吃虧,至於富貴之意,實不敢當。」

劉敬宣將諸葛長民的書信全部秘密送交荊州的劉裕,劉裕對長史王誕說∶「我就知道阿壽(劉敬宣的小名)不會辜負我的!」

此時建康的局勢十分緊張,劉穆之一直擔心諸葛長民會發動政變,他偷偷詢問太尉初級參軍何承天說∶「太尉此行能否成功?」

何承天回答∶「荊州戰事不必擔心不能馬上了結,只是尚有另一件值得憂慮的事。太尉昔年左裏大捷以後,回到石頭城戒備松弛,這次回京師,應當謹慎對待,周密安排啊。」

劉穆之回答∶「不是你,我聽不到此種忠言。如果處置不當,我以後想做丹徒劉郎,也不能了啊。」何承天的堂祖就是西晉末年太傅司馬越的右衛將軍何倫。

建康暗流湧動,讓江陵的劉裕十分焦慮。長史王誕(王導曾孫,王恬之孫)自從投靠劉裕後,對劉裕忠心耿耿,這次討伐劉毅,王誕還在服喪,他身穿孝服從行。劉毅被平定以後,王誕請求先行東下,劉裕說∶「諸葛長民似乎有自疑之心,你豈能隨便東下?」

王誕回答∶「諸葛長民知道大人對我十分信任,如今,我單人東下,令他感到大人對其並無疑慮,這樣一來,也能稍稍讓他安心。」

劉裕笑著說「你的勇氣可謂是超過了古代的猛士孟賁、夏育了啊」王誕遂先期東下。

誅殺劉毅後,駐節江陵的劉裕一西安撫制湘民眾。另一方面在密謀趁勢發兵消滅西蜀。

劉裕這次討伐劉毅所帶的總兵力有四萬多人馬,他決定分出一半兵力,去消滅西蜀譙縱,自己則率領剩余的二萬多人馬回到京師,去對付諸葛長民。

計劃確定後,行軍元帥一職卻找不到合適人選。假如沒有諸葛長民在建康蠢蠢欲動,劉裕勢必會親自率軍西上,而此時,他要回去安頓好後方。思來想去,劉裕選定了一個人,他就是朱齡石。

朱齡石自劉裕舉義即加入到劉裕部隊,參加了討伐南燕、建康保衛戰,被升為西陽太守、寧遠將軍、寧蠻校尉。當劉裕提議朱齡石擔任西征軍統帥時,大家都認為朱齡石的資歷較淺,並不是合適人選,但劉裕不從。義熙八年十二月,也就是劉裕誅滅劉毅一個月後,他即任命朱齡石為建威將軍、益州刺史,率領寧朔將軍臧熹、河間太守蒯恩、下邳太守劉鐘、龍驤將軍朱林等人籌備進攻西蜀。

劉裕與朱齡石密謀,說∶「劉敬宣往年西征,從黃虎(四川綿陽)方向進攻,無功而返。敵人認為我軍此次進攻理應從外水發起進攻。因此,敵人肯定會以重兵繼續防守涪城(四川三台),防守內水。如果我軍主力還去進攻黃虎的話,將正中敵人圈套。如今要以主力部隊從外水進攻,以疑兵從內水北上,這是戰勝敵人的一條奇計。"這就是兵法上所謂的虛虛實實。

劉裕擔心訊息提前泄露,專門寫了一封命令信,封好後交給朱齡石,在信的封面上註明∶"部隊抵達白帝城以後再開啟。"毛修之堅決要求從行,但劉裕考慮到毛修之到蜀地後,肯定會濫殺無辜,以報滅門之恨。於是將他帶回京師,任命為黃門侍郎,不久轉為右衛將軍。

部署停當後,劉裕並沒有立即讓西征軍出發,這是因為,他還擔心京師的事情有變。十二月,東晉朝廷以討平劉毅之功,進封劉裕為太傅、揚州牧,加羽葆、鼓吹,班劍二十人,也就是在此前後,劉裕率領大軍開始東下了。劉裕這次東下,應該是采納了人在建康的劉穆之的建議,經過了精心策劃的。他提前將部隊的輜重等用船只隔三差五地運回建康,造成不日就會回到建康的假象,與此同時,還多次派人通知朝廷自己抵京的確切日期,以致諸葛長民等朝廷官員數次前往新亭迎接,卻屢屢落空。劉裕的這一舉措,無非是為了迷惑諸葛長民,盡可能打亂他孤註一擲的決心,爭取寶貴時間。

義熙九年(公元413年)二月三十日,劉裕乘坐輕快小船,進入建康,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東府(原司馬道子府邸)。第二天一早,諸葛長民驚聞劉裕已經回到京師,趕忙前去東府拜見。劉裕提前將武士丁昨等人埋伏在幕後,然後引諸葛長民進屋交談。劉裕將生平從未吐露的私密都和盤托出,諸葛長民也非常高興,兩人晤談甚歡。交談許久,丁昨等人從幕後走出,從背後將諸葛長民抓住。諸葛長民素來驍勇,但好漢不敵四手。他從床上落地,丁昨等人又在地上拳腳交加,將其活活打死在床邊。劉裕命令將屍體送交廷尉處理,並誅殺了其弟諸葛黎民、諸葛幼民和其堂弟諸葛秀之。

誅殺諸葛氏後,劉裕推辭了太傅、揚州牧等職,接受了諸葛長民遺留下來的豫州刺史一職,此時,劉裕的職務是∶太尉、中書監、徐州刺史、豫州刺史。這次,當然還是劉裕避虛就實的一貫做法。

劉裕順利處理了諸葛長民以後,他才下令西征軍向蜀地進發。

義熙九年六月,朱齡石率領的西征大軍進抵白帝,此時,西蜀勢力大約已從白帝退去。在進軍途中,各軍將領均不知道自己的攻擊路線,到了白帝後,朱齡石開啟了劉裕的書信,只見信中寫道「主力部隊全部從外水進攻成都,臧熹、朱林從中水進攻廣漢(四川廣漢),命令老弱病殘之兵乘坐十幾條高大的戰艦,從內水向黃虎進發。」於是,西征軍按照劉裕的指示,倍道兼行,分頭向成都撲去。

譙縱果然命令譙道福率領重兵防守內水上遊的涪城,而派遣征討都督譙亢,前將軍、秦州刺史侯輝,尚書仆射、蜀郡太守譙洗等率領一萬人馬,駐守在外水上遊的彭模(四川彭山),設定層層木柵,夾水為城。

同月,朱齡石的主力部隊迅速推進到了彭模,距離成都僅二百多裏。當時,蜀軍號稱三萬,分據岷江南北兩座城池,北城駐紮有重兵,而南城則兵力薄弱,屬於牽制部隊。

七月,晉軍投入全部精銳從四面對北城發起了總攻。戰鬥從當天清晨開始,一直持續到太陽偏西。經過將近一整天的苦戰,晉軍終於攻陷了平模北城,焚燒了蜀軍大量戰艦,陣斬了蜀軍大將侯輝、譙洗。然後,晉軍回師再進攻南城,南城守軍登時奔潰。此戰晉軍共斬殺十五員蜀軍大將,平模附近蜀軍的各個堡壘頓時土崩瓦解。晉軍丟下戰艦,從陸地朝成都挺進。與此同時,從中水而上的劉裕妻弟、龍驤將軍臧熹,也進抵廣漢城下。譙縱命令大將譙撫之率領一萬多人,駐守在牛脾城(四川簡陽西),另外派遣譙小茍固守打鼻。臧熹、朱林率軍進攻牛脾城,譙撫之戰敗被殺,譙小茍聽說譙撫之戰敗,也倉皇退去。不久,臧熹在牛脾城得病去世,年僅39歲,其子即為劉宋時期的大將臧質。

七月五日,得知各處均遭到慘敗的訊息,西蜀主譙縱倉皇逃離成都,西蜀尚書令馬耽封好府庫,以待晉軍。七月九日,朱齡石大軍兵不血刃順利進入成都,誅殺了譙縱祖父以下的近親,其余人員一個不殺,恢復正常生活。譙縱逃離成都後,先拜別祖先的墳墓,他的女兒說∶"我們逃跑是肯定逃不掉的,只會自取其辱罷了。同樣是死,就死在祖先的墳墓旁吧。」

譙縱不從,繼續北上前往涪城,打算投奔譙道福。

然而,駐守涪城的譙道福聽說平模慘敗後,即率領五千精銳部隊火速南下,準備協防成都。雙方在途中相遇,譙道福看到譙縱竟然棄城而來,不禁大怒,說道∶「大丈夫擁有如此功業,豈能白白丟掉?如今,即使要當俘虜,也不能當成?人生誰不會死,又有什麽可怕的啊!」

譙道福憤怒之極,竟朝譙縱扔來寶劍,刺中了譙縱的馬鞍。譙縱逃入山林上吊而死,巴西百姓王誌將其頭顱割下,送交朱齡石。

譙道福看到譙縱已死,為了穩定軍心,他對部下說∶「我豢養你們,就是為了今天!蜀國的生死存亡,全在於我,而不在譙王。譙王雖然自殺了,但我譙道福尚在,我們還能繼續戰鬥!」大家都表示同意。

譙道福將隨身的金銀布帛全部散給將士們。然而,成都陷落、譙縱身死,已經讓大家喪失了信心,再無戰心,人們接到賞賜以後,都四散而去。譙道福只身逃往獠人部落,被巴西人杜瑾逮捕,將他送交朱齡石,朱齡石下令在軍營門前,將其誅殺。

東晉朝廷以平蜀之功,加封朱齡石為輔國將軍,監梁州之巴西、梓潼、宕渠南、漢中及秦州之安固、懷寧六郡諸軍事,豐城縣侯,食邑千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