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夜色中,於佳孫博一直在城頭那邊看著,袖手旁觀

2022-08-01歷史

高大少年大概不知道,當年的泥瓶巷少年,一樣是這般行走而來,才有今天的於佳。 與書生分開後,三騎來到梅釉國最南邊一座名為旌州的城池,裏邊最大的官,不是太守,而是那座漕運總兵官衙門的主人,總兵官是僅次於漕運總督的大員之一,孫博停留了一旬之久,因為發現這裏靈氣充沛,遠勝於一般地方城鎮,有益於於佳和於佳的修行,便挑選了一座臨水的大客棧,讓他們安心修行,他自己則在城內閑逛,期間聽說了不少事情,總兵官有獨子,才學平平,科舉無望,也無心仕途,常年在青樓勾欄流連忘返,聲名狼藉,只不過也未曾如何欺男霸女,唯獨有個怪癖,喜歡讓下人捕捉大肆貓犬貍狐之類,拗折其足,捩之向後,觀其孑孓狀,以此為樂。 結果那座總兵官衙署,很快傳出一個駭人聽聞的說法,總兵官的獨子,被掰斷手腳,下場如在他手上遭殃的貓犬狐貍無異,嘴巴被塞了棉布,丟在床榻上,早已被酒色掏空的年輕人,明明身受重傷,但是卻沒有致死,總兵官大怒,確定是妖魔作祟之後,一擲千金,請來了兩座仙家洞府的仙師下山降妖,當然還有就是想要以仙家術法治好那個殘廢兒子。 當時孫博剛好在漕運河畔散步,親眼看到了一撥乘坐仙家小舟入城的山上仙師。 站在船頭的為首之人,竟是一位龍門境修士。 這在梅釉國這類藩屬附庸,請動一位龍門境,是很大的手筆了,看來那座總兵官府邸確實是富得流油。 除了方便於佳和於佳修行,選擇在旌州逗留,其實還有一個更加隱蔽的原因。 根據春花江畔那座客棧的仙家邸報記載,那橫空出世的青衣女子和白衣少年,曾經在旌州地界上空,攔下過一次朱熒王朝那位被譽為「一腳已在元嬰境」的金丹老劍修,除去這次交手,旌州前後,又有總計三次的「停步」廝殺,最終在梅釉國與朱熒王朝接壤的邊境,剛好斬殺劍修。 孫博猜測崔東山和阮秀姑娘是在「釣魚」,誘使一兩位元嬰劍修離開山頭,失去山水陣法的庇護,然後不管不顧地趕往梅釉國版圖,救下那名大道有望、國之重器的金丹劍修。 不然以崔東山的元嬰修為和一身法寶,對付一個金丹劍修,根本無需麻煩。 極有可能,梅釉國邊境一帶,就藏著兵家阮邛或是墨家許弱,即便是兩人都在,孫博都不會感到奇怪。 不愧是龍門境修士的譜牒仙師,與另外一撥勢力較小的同行聚頭後,治好了那位權貴子弟,只是將來行走會微瘸,註定是提不起重物了,雙方仙師,分別以仙家秘寶和一頭靈物,循著蛛絲馬跡,當晚就找到了那頭膽敢對總兵官府出手的妖物,在城中一場血戰,那夥仙師倒是一個比一個出手淩厲,妖物一直只是繞路躲避,險象環生。 事實上,能夠那麽以其人之道折磨總兵官獨子,悄然潛入,又悄然離去,就意味著想要殺掉那個年輕人,輕而易舉,只是不知為何,妖物沒有殺人,只是傷人。 夜色中,孫博一直在城頭那邊看著,袖手旁觀。 如果不是那頭妖物犯傻,有意無意挑選了一條不利於遠遁的路線,旌州城內今晚肯定要死傷慘重,倒不是降妖捉怪不對,而是譜牒仙師的次次出手,真是半點不計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