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2022-11-24歷史

胡賀帶看【天下長河】第三期。

在【天下長河】拍攝中,最讓人崩潰的一場戲,三大主角演繹完這段劇情之後,全都失聲痛哭,這是歷史的真實一幕,當我們把它復制出來之後,才發現當時人民遭遇洪水時的絕望,而造成這一切,上百萬人失去生命的真兇是劇中一個自視清官的角色於振甲。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洪水一觸即發,陳潢和靳輔研究之後給出的方案是把桃源縣的居民轉移,炸掉桃源縣堤壩,讓洪水流入桃源縣,以緩解上遊壓力,這樣可以保住其他下遊三省的百姓,也能護桃源縣百姓平安,盡可能的把損失降到最低。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陳潢來到桃源縣內,安排於振甲轉移百姓的事情,於振甲本是不答應的,他想保護著他的家鄉,他的母親也不同意轉移,但是靳輔請出了天子劍,告訴他這不是商量,而是聖上的旨意,必須執行,於振甲這才含淚答應。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他本來已經答應,陳潢也對他沒有防備,哪知道等到黃龍真的來了的時候,於振甲突然反悔,要當地士兵加固堤壩,開始護堤,不讓洪水流入桃源縣。陳潢看見於振甲的所作所為,根本沒有說服他的時間,洪水過境,知道無力回天,桃源縣一滴洪水也沒有進入,蕭家渡直接被淹沒,而下遊的三省百姓全都遭了殃,陳潢直接暈倒。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當於振甲回稟皇帝的時候還振振有詞,皇上讓我管理一個縣,那我就有責任讓這個縣不受到一絲損失。於振甲看到哀鴻遍野之後還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錯在哪兒,他的所作所為讓人痛心疾首,自視為一個為國為民的清官,但是他辦事的能力和處事的態度連高士奇萬分之一都不如。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這次洪水過境,讓三個省的百姓被洪水淹沒,僥幸活下來的人也因為沒有糧食而難以繼續生活,饑餓難耐下有人選擇吃人,但是大災之後又有大疫,很多人都病死了,沒有選擇吃人的都餓死了,實在活不下去的選擇自縊了。

巡視官所到之處全是殘骸,活脫脫的人間煉獄。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皇帝帶著於振甲去城外看逃荒的百姓,有老人,有孩子,在城外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於振甲的無腦阻止泄洪,但是皇帝卻在這件事後重用了於振甲,陳潢和靳輔都被降職,這又是為何?

皇帝給了於振甲一個機會,天災之後,國家正在全力救濟難民,這時候各地無良官員會借著機會發難民財,皇帝讓於振甲帶著尚方寶劍去各地巡查,如果發現有官員借機發國難財,不必上報斬立決,這是變相給於振甲升職了,而對於陳潢和靳輔兩人都因為泄洪失職而被降職。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皇帝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這次泄洪靳輔和陳潢是最主要的負責人,他們對整件事情應該做到和預算的不差分毫,他們本知道於振甲是一個一根筋的人,卻把重中之重放在他的身上,如果是高士奇去執行這次任務,一定會先綁了於振甲的母親,逼著他撤離,或者直接就拿出尚方寶劍殺了於振甲,把炸毀桃源縣堤的權利握在自己手上。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而靳輔和陳潢考慮到於振甲是一個為民好官之後,就失去了該有的判斷,這是他們此次泄洪失敗的根本原因,太過感情用事而壞事,必須有人為整個災難擔責,他們是最主要的負責人,當然逃脫不了責任,皇帝降他們的職是對朝廷制度維護。

再看【天下長河】:於振甲阻止泄洪不降反升,才是皇帝最狠的算計

而於振甲本身確實是一個為民好官,現在更重要的事情是災後救援和災後重建工作,他的責任會追究,但不是現在。透過泄洪這一件事,皇帝清楚的意識到不管在任何時候,於振甲對於名的渴望大過一切,他絕對不會和各地官員做出狼狽為奸的事情來損害自己當官的名聲。如果想要這次賑災順利,他是替皇帝出征人物的不二人選。

從這一次調動上,可以看出皇帝的心思十分縝密,知人善用又賞罰分明。劇中的於振甲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以史為鑒,希望我們看過歷史劇之後,在自己的行為上有所指正。喜歡請關註胡賀探劇,更多【天下長河】人物誌系列持續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