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烏紗帽」,本來是老百姓和官員的共用品

2019-09-29 16:35:28歷史

「烏紗帽」,現在泛指官位。原本是用藤編織,以草莖為裡,紗為表,再塗上漆,不分貴賤,老百姓與官員常戴的一種便帽。開始是宮中做事的人戴的,而後傳到民間。再後來又由民間升級到官場,成為官員的專用品,經過不斷翻新改造,生出了名目繁雜的花樣來。梳理一下這種東西的發展演變的過程,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兒,飽含著人間冷暖和官場榮辱的融洽與牴觸。

「烏紗帽」,本來是老百姓和官員的共用品

官員頭戴烏紗帽起源於東晉,但作為正式「官服」的一個組成部分,卻始於隋朝,興盛於唐朝。隋唐時,天子文武百官和老百姓一塊兒都戴烏紗帽,不分高低貴賤。但為適應封建社會的等級制度,隋朝用烏紗帽上的玉飾多少顯示官職大小。宋太祖趙匡胤登基後,對烏紗帽的樣式進行了改革,即以烏紗帽上的花紋來進一步區別和顯示官階的高低。

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推翻元朝統治,建立大明王朝,定都南京後,作出規定:凡文武百官上朝和辦公,一律要戴烏紗帽、穿官服、束腰帶。官員要像官員的樣子,好好地為朝廷做貢獻。另外,取得功名而未授官職的狀元、進士,也可戴烏紗帽,作為一種待遇,以示身份不同於一般老百姓。從此,「烏紗帽」就成為象徵官員的一種標誌,而告別民間,成為朝廷官員的專用品,烏紗帽漸漸地就成為官位的代名詞。

「烏紗帽」,本來是老百姓和官員的共用品

官員有自己的標誌,其實並不是什麼壞事,統一著裝利於識別,也有利於處理好上下左右的關係,同時還便於老百姓監督。官要有官樣,當官就要做有於民的事。江西浮樑縣衙裡一幅對聯就很棒,曰:「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否則,穿著官服,不幹事情,到不該去的地方,做不該做的事情,就會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那就不如早點回家,賣紅薯去了。

凡事都有正反兩面,老百姓如此,當官的也如此,林子一大什麼鳥兒都有。漫漫的官服就與「衣冠禽獸」聯絡起來了。這是從哪個朝代開始的呢!本來「衣冠禽獸」是很榮耀而威風的事,一個家庭能出個官兒,確實是光宗耀祖的事情。穿上官服,人們一眼看到官服上的禽獸,就知道官兒的大小,多麼地痛快!但後來被一些貪官汙吏不幹好事,玷汙了原來的高貴,成為了偽君子的代名詞。這個就是明朝官服上的子圖案上來的。

「烏紗帽」,本來是老百姓和官員的共用品

據史料記載,「衣冠禽獸」源出明朝洪武年間,朱元璋定都南京之後,下詔擬訂大明官服制度,重點就在於衣服上的「官補」,文官繡禽,武官繡獸。「禽獸」就是官人地位、權力的象徵,而毫無貶義。那為何後世要把「衣冠禽魯」作為一個貶義詞呢?《明史·輿服志》記載:「正德十三年,群臣大紅儲絲羅紗各一。其服色,一品鬥牛,二品飛魚,三品蟒,四、五品麒麟,六、七品虎、彪;翰林科道不限品級皆與焉;唯部曹五品下不與。」皇帝的常服以黃色的綾羅為主,上面著龍、翟紋及十二章紋。

「烏紗帽」,本來是老百姓和官員的共用品

但是,明朝中期以後,宦官弄權、外戚干政,官員腐敗嚴重,曾經廣受推崇的「衣冠禽獸」自然也為百姓們所痛恨。第一個將「衣冠禽獸」擲入「糞坑」的是明代陳放元,他在《金蓮記》中將這個詞以貶義詞展示在老百姓的面前,即「人人寫我為衣冠禽獸」。此後,人們漸漸就淡忘了「衣冠禽獸」的本義,而把它作為貶低或嘲弄他人的專用詞,與貪官汙吏一道臭不可聞。不過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不代表鍋和灶都不要了。「衣冠禽獸」作為官員的標誌,還是有可取之處的。這在隨後的清朝,還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和豐富。

「烏紗帽」,本來是老百姓和官員的共用品

清朝的官制在中國大陸古代封建社會中是最具代表性、最完善的,分九品十八級官階。其官服也是最具特色的,不同的服飾代表著不同的官階。文官一般以飛禽圖案做補,朝冠上用不同的寶石來顯示等級。如一品為仙鶴補,朝冠頂飾東珠一顆、上銜紅寶石,吉服冠用珊瑚頂;之後,隨官品等級的層次由高到低,二品為錦雞補,三品為孔雀補,四品為雲雁補,五品為白鷳補,六品為鷺鷥補,七品為鸂鶒補,八品鵪鶉補,九品為練雀補。武官則是用不同的動物來做補,朝冠也用寶石來顯示品級。如一品用圖案作補,朝冠頂飾東珠一顆、上銜紅寶石,吉服冠用珊瑚頂;而九品則是海馬補,朝冠陽文鏤金頂,吉服冠用鏤花素金頂。(文/蔡駟讀歷史 圖/源於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