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炙手可熱的【嫡女重生:侯門毒夫人】,唯美場景,追完秒變檸檬精!

2022-11-18歷史
炙手可熱的【嫡女重生:侯門毒夫人】,唯美場景,追完秒變檸檬精!

第四章 行如羅剎

這不是她現在的手。寧珂萱甚至還能清晰的回憶起「生前」所有記憶力,破敗不堪院落的殘忍折磨、父親自刎在她面前、不過幾月大的璽兒摔死在她的面前。一樁樁一件件看似她能搶救,可當時的她,卻是個無濟於事的廢人。

頹敗和無能為力一下充斥著寧珂萱渾身上下,她痛楚的將雙手緊緊握成拳狀,她咬緊下顎為的就是分散那幾乎聚成怨恨的情緒。

「姑娘?姑娘你可別嚇奴婢!」錦麗看著寧珂萱邊臨崩潰的模樣,嚇得錦麗是扯著嗓子一嗷嚎起來,不顧主仆之分,硬是摟著身軀瘦弱的寧珂萱自顧自心疼的拍著後背。

猝不及防的懷抱撞醒了寧珂萱,細長的柳眉微不可見的蹙起,手上推人的力道稍重了些。側頭詢問一向心思穩重的錦倩,強打起精神追尋問道:「現在什麽時候?」

「已經過夜裏子時了,姑娘身子還有哪不適?」錦倩連同錦麗一般,目光裏盡是擔憂和心疼,只不過她比錦麗要更穩重一些,只是坐在床榻邊沿小心翼翼的看著臉色慘白的寧家嫡女。

「這是什麽時候?」寧珂萱沒有問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加重了語氣眸色冷淡的看著錦倩又追問道。

錦倩怔在原地看著二小姐。她突然覺得二小姐身上,有一股子沈穩的氣質,可她是瞧著姑娘長大的,小小年紀又哪裏來的這般沈著冷靜余帶威嚴的氣質?

這邊錦麗讓兩名二等丫鬟退下去打點其他事物,沒察覺出來錦倩的不對勁,自個兒則轉身替寧珂萱捂了捂被褥,替錦倩回答道:「姑娘,今年乃崇啟十九年年底兒,過些日子便是崇啟二十年年初了。」

崇啟二十年,榮昌伯府大房主母病逝一年有余,長房嫡女當初泣不成聲昏於堂前,故大病,余後一年病情微轉。

寧珂萱瞳孔微微一震,這是上天讓她重活一世?連上天都看不慣她前世悲慘嗎?寧珂萱垂下頭來,青絲掩住她瘦弱的臉龐,嘴角不自覺勾起自嘲的笑意。

好,很好。那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當年是怎麽哄騙她走上不軌路,如今她便一一奉還了去!為了她的孩兒,為了讓二房的人也嘗嘗夫厭子棄,罪孽滿滿的人統統都逃不過!

「姑娘莫要再想那些事兒了,夫人過世已有一年有余,余下該做的便是好好活著。」錦麗皺了皺眉頭,她擔憂二小姐謀了不該想的想法,忍不住多嘴說了一句。

錦倩瞪了一眼錦麗,她已經很克制不在二小姐面前提這等事了,怎的這丫頭還不懂得識人臉色?

寧珂萱渾然沒有察覺兩個一等丫鬟之間的目光交流,她重活一世,實則早就看淡了母親離世這個事實了。她掀起被褥,一雙白凈的小腳落在榻邊,清麗的嗓音覆蓋上一層沙啞,「扶我更衣,我要去祠堂。」

「是。」錦倩回答的果斷,她起身外屋去給二小姐找孝衣。獨留錦麗欲言又止的站在內屋,想勸卻又不敢勸。

寧珂萱深深的記得,當年母親去世還未過頭七。繼祖母劉氏和二房毛氏站在祠堂,冷眼旁觀她的悲苦,仿若在看一場鬧戲。毛氏拿著府中中饋假意聲稱府邸不可一日無主。

瞧瞧,這是有多恨長房的人。主母停靈未有七日,劉氏就帶人來作妖了。只不過……可惜了!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寧珂萱的眸色閃過一絲陰狠,她重活一世斷不可能在讓劉氏活的稱心如意!劉家人、寧家二房的人當年做了那麽多對不起她和她父親的事情。

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爺不收她們那群賤命,她寧珂萱收!

錦倩捧著孝衣走進來時,寧珂萱正站在窗旁執筆借著燭光寫著什麽。錦麗朝錦倩使了一個眼色後,才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道:「姑娘,今兒夜裏著實冷了些,奴婢給您熱了湯婆子,多帶幾個去祠堂可好?」

寧珂萱早已聽到錦倩進屋的動靜,她沈心寫完好幾張宣紙後才肯罷筆。轉過頭時,錦倩與錦麗二人均是暗吸一口氣。

昏暗的燭光下映的寧珂萱挺拔的鼻梁倒出傾斜的陰影,嬰兒肥的臉蛋在陰影下略顯削瘦。一雙黑白分明的眸瞳此時散發著犀利的目光,昏暗氛圍下孱弱的身體卻意外顯現幾分挺拔堅不可摧之勢,不怒自威的氣質赫然綻放。

這哪裏是個待字閨閣姑娘家該有的氣質?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深宮裏養出來的貴人!

「不必了。」寧珂萱罔若沒有發覺錦倩二人微妙的表情,她很是自然的擡下顎將腰側系帶逐一扯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被她不知不覺中帶了一絲雍容。

外頭冰雹與小雨正一塊嘩啦啦的下著,與屋內還算暖和的氛圍截然相反。祠堂陰冷潮濕又是一排排白燭,環境別說有多陰冷幽森了。二小姐大病初愈若不揣著個暖爐去,錦麗怕這跪下來隔日就該陪著見夫人了。

寧珂萱的換衣動作極快,在錦倩靈巧的雙手下,柔順的三千發絲被挽成半挽小髻,烏黑發髻上插著幾朵小白花,襯的稚嫩還未張開的五官極為憔悴。

她要的就是賣可憐。

錦麗、錦倩束著雙丫髻,穿著絨毛邊馬甲。開頭領隊的兩個二等丫鬟,她們執著白燈籠緩緩的往白紗飄揚的祠堂走去。潮濕的綠地垂著雨珠在道路兩側,前有丫鬟掌燈,中間走著一位身穿素色孝衣,發髻簪著素簪的少女。

這等場面看起來極為詭異,空空無也的道路上,唯獨只有這五個人緩緩的走著。寧珂萱垂眸回憶起當初母親逝世之後的事情。一時之間,鵝卵石鋪砌的小道上,只有裙袂擦過地面窸窣聲。

突然,寧珂萱措不及防擡眸看向青瓦紅墻的屋檐上,這一舉動嚇著走在她右側的錦麗,「姑娘?」

朱砂圍墻上樹影微微搖動著,寧珂萱疑神的收回目光,倏爾又恢復清洌的神情,「無礙,走吧。」說著,她攥緊了寬袖加快了步伐往祠堂走去。

往後能否先登一步得到扳倒劉氏的機會,就看這一次了!

寧珂萱的目光逐漸犀利,前頭領路的丫鬟仿佛感受到姑娘低氣壓的心情。她們心雖有疑惑,但想想姑娘身子尚且還不利索,心情難免有些低沈。只不過這低沈中,仿佛還摻雜著些許的戾氣?

而讓丫鬟以為二小姐是個病秧子的寧珂萱一路幾乎狂走到祠堂,面對祠堂上兩排的牌位在昏暗的燭光勉強能照亮每個牌碑上的字,寧珂萱很快就尋著母親的牌位,在目光觸到「寧李氏」時瞬間渙散。當年母親病逝,她仿佛就像一只幼崽失去了母親的關懷,天地間唯獨只剩下她一人,無所事事、不知所措。

嫡女重生:侯門毒夫人

酥眠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