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第二次科索沃戰爭,可能打不起來:武契奇根本不想打

2022-08-02歷史

根據路透社報道,7月31日,位於巴爾幹半島南部的科索沃地區情況突變,當天,科索沃當局釋出了一項命令,宣布在科索沃地區境內全面禁止塞爾維亞族人使用塞爾維亞身份證和塞爾維亞車牌照,不出所料,此舉引發科索沃境內塞族人全面反彈。部份塞族人在北部聚居區建立路障,禁止科索沃艾爾巴尼亞族人進入塞爾維亞村落,而科索沃方面也不甘示弱,據說準備派出臭名昭著的、由所謂的「科索沃解放軍」改編而成的「科索沃保護部隊」特種部隊強行闖關,雙方沖突一觸即發。7月31日晚上,據稱科索沃北部地區的村落「響起了鐘聲」,在當年的科索沃沖突中,這是「科索沃解放軍」對塞爾維亞族人展開大屠殺的訊號,再加上「科索沃保護部隊」禁止塞族離開科索沃,科索沃和塞爾維亞頓時謠言四起,宣稱科索沃部隊要故伎重演,對塞爾維亞族展開大屠殺。

那麽,塞爾維亞的科索沃地區,到底發生了什麽,局勢又將如何進展呢?其實這兩邊的矛盾可以一直從公元前說起,塞爾維亞古國在公元前,是科索沃的艾爾巴尼亞族前身伊利亞人的地盤,但是緊接著,從北方來的斯拉夫人也進入了這一地區,由於斯拉夫人的文化和生產力發達,很快在這裏站穩了腳跟,同時對伊利亞人也就是艾爾巴尼亞人占據了優勢地位,這些南支斯拉夫人隨後演化成了塞爾維亞人。

雙方一開始相安無事,但是等到鄂圖曼帝國滅了東羅馬之後,勢力開始深入巴爾幹半島,並奪取了塞爾維亞和艾爾巴尼亞古國,由於塞爾維亞人信奉的是東羅馬正教,和鄂圖曼信仰的伊斯蘭教不對付,因此一直被鄂圖曼土耳其各種花式打壓,而科索沃包括艾爾巴尼亞的艾爾巴尼亞族人就想得開了,大不了假意改信伊斯蘭教,將來再悔過嘛,於是紛紛改宗從天主教轉投了伊斯蘭教,自此成為了鄂圖曼帝國在當地的皇協軍,和塞爾維亞族的矛盾就此產生。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鄂圖曼帝國碎了一地,徹底從巴爾幹半島結束,當地東正教塞族和伊斯蘭教艾爾巴尼亞族的矛盾逐步凸顯出來,雙方沖突不斷,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又給本來已經劍拔弩張的科索沃局勢又加了一把火,在墨索裏尼的操縱之下,科索沃被強行劃進了大艾爾巴尼亞聯邦裏,而科索沃的塞族人則紛紛加入了鐵托率領的南斯拉夫人民軍部隊。法西斯勢力如日中天的時候,科索沃的艾爾巴尼亞族跟在後面一溜神氣,把科索沃的塞爾維亞族人紛紛趕出了家園,但是等到法西斯勢力快要被殲滅殆盡,蘇聯紅軍和南斯拉夫人民軍打來的時候,科索沃的艾爾巴尼亞民族主義勢力的末日就到來了,最後,科索沃也被劃進了統一的南斯拉夫裏,但是由於當地的艾爾巴尼亞穆斯林數量較多,因此,在大南斯拉夫國家版圖內,科索沃始終保持著一定程度上的相對獨立性。

但是,等1980年鐵托死後,科索沃問題突然激化,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後續上台的南斯拉夫領導人采取了激進的大塞爾維亞主義,打破了原有的、塞爾維亞族和其它各族之間脆弱的平衡;另一方面北約尤其是德國的挑唆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總之不管什麽情況,反正1989年米洛舍維奇輕率地宣布取消科索沃的自治地位,雙方矛盾徹底爆發,當地的塞爾維亞族人紛紛逃離科索沃。

1996年,所謂的「科索沃解放軍」趁著代頓協定簽署、巴爾幹局勢緩和的當兒,突然發難,大肆屠殺當地的塞爾維亞族民眾,南聯盟軍隊隨即開入科索沃,又對「科索沃解放軍」反殺了回去,雙方摩擦到了1999年,終於使得北約在1999年3月到6月,對南斯拉夫猛烈轟炸了78天。北約的轟炸結束後,南聯盟終於服軟,科索沃基本上重新恢復了原有的自治地位,並向著「事實獨立」一路狂奔。2002年,科索沃進行了首次選舉,選出了總統和總理,在2003年又在西方國家的協助下,手把手地搞出了一套還算完善的政體和意識形態學說,2008年,科索沃總理哈辛正式宣布科索沃獨立。由於和塞爾維亞的談判一直沒有達成協定,因此,塞爾維亞並不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地位,但也插手不了科索沃地區政局,雙方就這麽一直對峙到現在。

既然明白了科索沃問題是怎麽來的,那麽,現在的科索沃局勢,只是科索沃的艾爾巴尼亞族和塞爾維亞的塞爾維亞族之間漫長矛盾的最新表現,只不過直接因素有兩個:

一是目前的這個科索沃現任領導人是個大科索沃民族主義者,之前就有準備強制性在境內換發科索沃車牌、導致塞爾維亞族大規模抗議的前科,還有過打算讓科索沃整體並入艾爾巴尼亞這種驚人之語,一言以蔽之這是個腦瓜子不怎麽好使的主兒;

二是美國在後面挑唆,7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剛剛到了普里斯提納,還會見了所謂的科索沃「總統」,緊接著科索沃就出事,矛頭直指塞爾維亞族和背後的塞爾維亞共和國,中東有句俗話說得好,「如果有兩個鄰居在打架,那一定是昨天有一個英國人分別拜訪了他們」,這話放在美國身上是同樣成立的,尤其是在塞爾維亞和俄羅斯和中國關系都不錯、對目前的反俄制裁也沒什麽太大反應的情況下,美國有充足的理由讓科索沃蹦出來挑事兒,就這麽簡單。

至於這件事之後會怎麽辦,大機率是涼拌,畢竟,就算是武契奇,也早已經沒了當年米洛舍維奇那一言不合說幹就幹的心氣,同樣是個能茍就茍、只要這顆雷別炸在我的手裏那一切都好說的主兒。這從武契奇的表態中就已經看出來了,人家鬧著要磨刀霍霍,他忙著跟人家談判,各種花式呼籲和平,已經說明了塞爾維亞其實是完全沒有做好打的打算和準備。再說了,塞爾維亞現在也沒有打的本錢,人家還是想融入歐盟的,再說科索沃的軍事實力雖然不行,但是科索沃背後依然還是有北約罩著的。再加上塞爾維亞根本沒有出海口,周圍的領空都被一圈虎視眈眈的國家盯著,一旦打起來,連武器裝備都運不進去。因此,目前的武契奇除了一萬遍地呼籲和平其實也沒有別的辦法了,這大概就是小國的悲哀,咱們只能這麽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