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絕密書信披露刺殺汪精衛內幕

2020-11-21 21:33:30歷史
絕密書信披露刺殺汪精衛內幕

孫鳳鳴的紀念碑立好之後,華克之(前排左二)與孫鳳鳴後人的合影。

1935年11月1日上午九點半,南京市湖南路,戒備森嚴的國民黨中央黨部內突然響起三聲震耳的槍聲,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兼外交部長汪精衛應聲倒地。行刺者是以晨光通訊社記者名義入場的徐州銅山籍志士孫鳳鳴,其行刺後亦中槍被擒,次日身亡。

  在徐州市銅山區的檔案館內,儲存著各種相關歷史資料。其中有孫鳳鳴後人與當時刺汪事件的組織者與唯一倖存者——華克之關於此事件的書信往來。多封書信揭開了當時刺汪隱情。

刺汪槍手之孫

現住徐州銅山

  在徐州市銅山區的檔案館裡,有一支美國製造的51型派克金筆,還有厚厚的一沓書信。

  這支金筆就是當時刺殺汪精衛的志士孫鳳鳴,擔任晨光通訊社記者時的貼身之物,也是其唯一遺物。在收入檔案館之前,這筆屬於銅山區黃集鎮小合子村的村民孫大林,他的祖父就是刺殺汪精衛的孫鳳鳴。孫大林現已年過六旬,他對記者說,這支筆是華克之轉交自己的。華克之就是當年晨光通訊社的創辦人,刺汪事件的指導者、刺殺汪精衛組織中的唯一倖存者。事實上這支筆是孫鳳鳴加入通訊社時,華克之送給孫鳳鳴的,孫鳳鳴又在刺殺汪精衛當天臨行前將這支鋼筆交予華克之。

  而那多封珍貴的書信,則是孫鳳鳴去世後,其孫孫大林與刺汪的倖存者華克之的書信往來。這些書信還原了一個「壯士一去兮復返」的悲壯史實。

  記者在銅山區檔案館諸多資料中見到了刺汪當天的新聞報道。當時正值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開幕式禮畢後,眾人在第一會議廳門口攝影,就在此時發生了刺殺。

孫鳳鳴是以晨光通訊社記者的身份參加這次會議的,在攝影時他趁著人員擁擠秩序混亂,開槍擊中汪精衛。由於很多媒體都在現場,包括《中央日報》、《申報》、《大公報》、《中央社》等各家媒體記者均以目擊者的身份作了詳盡報道。

在這些報道中,可以看出,汪精衛三槍全中。其中,一槍中左臂,一槍中左頰,一槍打在背部的脊椎骨上,慘叫聲中汪精衛應聲倒地,現場大亂。中委張繼攔腰抱住孫鳳鳴,張學良將他手中的槍踢落,汪精衛的衛兵還擊,孫鳳鳴當場中槍被擒。

  根據歷史資料記載,汪精衛在九年之後的1944年,因孫鳳鳴行刺留在其脊椎骨中的子彈中毒,死於日本名古屋。

刺殺行動

前後共有三次

  據孫大林介紹,在刺殺行動之前,婚後無兒女的孫鳳鳴將從大哥那裡過繼而來的兒子(即孫大林的父親),送到香港避難。

  在華克之信中,他對孫鳳鳴的後人說,你爺爺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刺殺汪精衛的。在他被擊倒後,士兵從他身上只搜出六角毫洋和可作為自殺用的鴉片煙炮一枚,看樣子是服用後多下來的一枚,說明他早有求死之決心。

  孫大林也經常在信中與華克之進行交流。在1987年的一封信中,華克之與孫大林說起了這次行動的計劃。他們的行刺目標是國民黨政要,前後共三次。

  第一次是1934年12月,國民黨四屆五中全會在南京召開,當時孫鳳鳴第一次攜槍採訪,由於人群擁擠,政要匆匆退場,行刺未能得手。

  第二次是1935年春,國民黨在江西廬山主持軍官訓練團,華克之前去打探,但因警戒太嚴而放棄行動。

  第三次便是孫鳳鳴在南京國民黨中央黨部刺殺汪精衛一事。華克之在信中說,孫鳳鳴刺殺汪精衛的事件是經過多次研究後決定的。

為何是孫鳳鳴

執行刺殺

  那麼,這次刺殺行動為何是孫鳳鳴出手呢?在孫大林和華克之的信中,以及華克與當地一位研究這段刺殺歷史的研究員董堯的交流中,記者摸清了這其中的脈絡。

  孫鳳鳴原名孫鳳海,1905年出生,因為家中貧困,他只上過幾個月的冬學(抗戰時期的一種群眾教育機構),16歲出外謀生,投身國民革命軍。在十九路軍中,他由戰士升至班長、排長、代理連長。華克之在信中說,其間,孫鳳鳴練得一手好槍法,可「百步穿楊」。由於在軍隊中耳聞國民黨對外不抗日,卻把精力集中在對內發動戰爭上,孫鳳鳴以及幾位熱血青年決心將矛頭對準國民黨政要。

  曾經擔任銅山縣政協文史辦主任的董堯,曾就行刺事件與華克之進行過多方面的交流。他告訴記者,華克之、孫鳳鳴、賀坡光、張維等人經常在出租房(他們自稱其為危樓)內談論時事交流思想。孫鳳鳴意志堅定,堅持要懷揣利刃充任荊軻,他表示高超的射擊對刺客來說最為重要,以此說服其他人。最後,大家考慮到孫鳳鳴的思想、道德、情操、膽識都相對更突出,於是決定遂其心願。

為接近汪精衛

成立通訊

  那麼,應該怎樣接近目標呢?為了四處打探訊息,「危樓志士」們決心成立一個通訊社,並將孫鳳鳴打造成一名優秀的記者。於是,1934年11月,一個名為「晨光通訊社」的牌子,掛在了南京陸家巷23號。

  董堯對記者說:「當時晨光通訊社有小中央社之稱,小有名氣。」就這樣,經過半年多的時間,孫鳳鳴在大家的幫助下,已經可以獨立進出各大機關,進行採訪、交換材料並出席各種招待會。

  董堯告訴記者,在兩次行動失敗後,「危樓志士」們將目標鎖定1935年的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刺汪行動當天,華克之在出發時將一支西班牙六響小左輪手槍交給孫鳳鳴。

蔣介石指示

要救活孫鳳鳴

  在華克之與孫大林的信中,他曾經提到,汪精衛中槍倒地後,喘著粗氣對蔣介石說:「蔣先生,你今天大概明白了吧,我死之後,要你單獨負責了。」

  汪精衛的妻子陳璧君則抓住蔣介石說:「你不要汪先生幹,汪先生可以不幹,為什麼派人下此毒手?」

  據研究員董堯稱,當時不明所以的蔣介石惱羞成怒,表示一定要留活口問個清楚,以便還自己清白。於是,他要手下一定要奮力搶救孫鳳鳴。醫生奉命每小時注射強心針,無奈孫鳳鳴早有求死之心,最終離開人世,年僅30歲。

  孫鳳鳴的妻子也在事發後被捕入獄,性格剛烈的她受盡酷刑卻不吐一字,最終英勇就義。

而當初一起策劃刺殺行動的其他人,也均遭逮捕,先後被捕的有40多人,其中10多人被殺害。僅華克之隱姓埋名躲過一劫。

書信揭開

孫鳳鳴身份之謎

  董堯表示,當時因為南京當局始終查不清晨光通訊社的背景,關於孫鳳鳴的身份和來歷也成了一個不解之謎。當時關於刺汪事件流傳有三種說法,一是刺殺汪精衛是共產黨指揮的暗殺;二是蔣介石與汪精衛之間的矛盾導致蔣介石方實行刺殺;三是國民黨資深人士舉旗易幟的李濟深等人所謀劃的刺殺。

  這些說法,隨著晨光通訊社的人相繼被殘害而死無對證。

  然而,在華克之寫給孫鳳鳴後人的信中,華克之對於刺殺汪精衛的動機以及對這次刺殺的性質其實已經挑明。

  華克之在信中介紹,刺殺汪精衛是自發自願的愛國行為,這些人沒有任何組織,只是因為愛國,看到日軍頻頻進犯,卻不見國民黨採取合作方針,因此決定在國難關頭,透過奉獻自己來促成國共合作。

  他在信中對孫大林說,此事與歷史上各種刺殺不同,因為這是不帶個人恩怨的舉動。「此事發生在‘一二·九’學生運動以前,是有起到了促使人民覺醒,堅持反對內戰,團結抗日的要求,你爺爺孫鳳鳴是真正的抗日愛國英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