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2022-11-24歷史

實際上,宇文泰脫險之後,西魏中軍主力部隊很快就恢復了指揮,抵擋住東魏軍的沖擊,並逐漸占據優勢。

高敖曹一直是高歡麾下最驍勇善戰的將領之一,為人也頗為狂傲,雖然屢次敗於西魏軍之手,但一直對宇文泰非常輕視,認為宇文泰取得的勝利,都是僥幸得來的。此戰之時,為了振奮軍威,高敖曹特意在自己身邊,豎起華麗的旗羅傘蓋等飾物,彰顯自己的特殊。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高敖曹的這些飾物,在混亂的戰場上,也就相當於明確地給西魏軍指明了進攻的方向。因而,在宇文泰的指揮下,西魏軍向著高敖曹所在的方向,發動猛攻,很快將高敖曹所部,打得全軍覆沒。這時的高敖曹也不講威風了,單人獨騎,狼狽不堪地跑到黃河大橋南端的河陽南城城下,請求進城躲避。

不幸的是,河陽南城的守將高永樂,是高歡的族侄,和高敖曹有宿怨,見高敖曹落敗,趁機報復,緊閉城門,根本不放高敖曹進城。高敖曹在城下大喊大叫,要求城上放下一根繩子,讓自己爬上去也行。可惜,城上還是沒有回應。眼見西魏追兵即將追到,高敖曹急的拔出佩刀,猛砍城門。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見砍不開城門,追兵已經近在咫尺,高敖曹轉身藏到橋下。

西魏追兵追到,沒見到高敖曹,卻猛然見到高敖曹的貼身奴仆手裏拿著一條華麗的金腰帶,意識到這不是普通人能擁有的物件,於是逼問高敖曹的下落。奴仆膽怯,指出高敖曹藏身之處。高敖曹也知道自己逃不過去了,也就站出來,指著自己的腦袋表示:「來來來,送給你一個開國公的機會。」西魏追兵沖上來,一刀砍下高敖曹的首級。

可憐高敖曹,就這麽死於非命。

消滅高敖曹所部,斬殺高敖曹之後,西魏軍繼續進攻,又斬殺東魏西兗州刺史宋顯等人,俘虜東魏軍士卒一萬五千人,淹死在黃河中的東魏軍士卒,超過萬人。

高歡得知高敖曹的死訊,悲痛不已,追封高敖曹為太師、大司馬、太尉。不過,直接害死高敖曹的兇手高永樂,畢竟是高歡的侄子,所以,高歡只是將他痛打二百大棍,並沒有殺掉他給高敖曹報仇。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宇文泰得知高敖曹的死訊,當然興高采烈。不過,有意思的是,不知道是此時的西魏確實比較困難,還是直接斬殺高敖曹的西魏軍只是個普通士卒,宇文泰有點小氣,因而,雖然事後宇文泰獎賞了那個士卒萬匹布帛綢緞,但並沒有一次性給清,而是每年給一點。結果就是,數十年後,一直到宇文泰的兒子宇文覺建立的北周政權滅亡的時候,也沒有給到足夠的數量。

宇文泰這種行為,感覺和現今社會欠錢不還的老賴,或者作秀捐款多少多少卻不真給錢的詐捐行為,性質差不多,夠丟人的。

不過,雖然西魏中軍取得大勝,但當宇文泰得知自己一方的左右後三路大軍都已經潰敗或者後撤之後,孤掌難鳴,也只得放棄繼續進攻的機會,率軍回撤。

主力部隊突然後撤,西魏軍中幾員沖殺在前的猛將,沒來得及同時撤離,陷入險境。

王思政也是西魏一員猛將,手中一條長矛,在東魏軍中,橫沖直撞,左右沖殺,殺敵無數,可是,也因為沖殺太猛,深陷敵陣之中。王思政身邊的士卒都戰死了,本人也身負重傷,昏迷在地。好在這時已經是傍晚,東魏軍激戰一天,也開始收兵。王思政和狂傲的高敖曹正好相反,每次臨戰,都穿著破舊的戰甲和衣袍,因而,混亂的戰場上,東魏軍沒看出這是一員大將,王思政幸免於難。入夜之後,王思政的部下來戰場上尋找,王思政也恰好蘇醒過來,這才被救回,保住了性命。

西魏平東將軍蔡祐,在宇文泰擔任夏州刺史的時候,就追隨在宇文泰身邊,宇文泰非常信任、器重於他,以子侄視之。緊急時刻,蔡祐一直拼死沖殺。東魏軍發出重賞,要捉住蔡祐。無數身穿重甲的東魏軍,手執長刀,層層包圍上來。蔡祐沈著迎戰,指揮身邊僅剩的十幾個人,大量殺傷東魏軍後,成功沖出重圍,返回營地。隨後,蔡祐率領自己麾下收攏起來的兵馬迅速後撤,追趕大部隊。

驃騎大將軍李弼,因為深入敵陣,身上負傷七處,力盡被東魏軍生擒。李弼裝作昏迷不醒的樣子,趁守衛放松之機,突然躍上旁邊一匹戰馬的馬背,一路向西狂奔,逃出敵陣,返回關中。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宇文泰率軍保護著魏文帝後撤到弘農附近的時候,前方西魏軍失敗的訊息已經傳到弘農,因而,鎮守弘農的西魏軍棄城而逃,不知去向。前一天剛剛被俘虜的東魏軍莫多婁貸文殘部,趁機發動兵變,占據弘農,據城固守。

宇文泰立刻率軍攻城。好在東魏殘兵雖然占據城池,但畢竟人數不多,戰鬥力更不強,宇文泰很快重新占據弘農,布置防守事項。

此時的宇文泰,緊張、焦慮、惶恐摻雜,又累又困,但形勢緊張,錯綜復雜,身邊又缺乏足夠信任的人保護安全,以至於疲憊不堪到了極點的宇文泰,卻根本不敢睡覺。好在此時蔡祐率軍追了上來。見到蔡祐,宇文泰長出一口氣:「承先(蔡祐字承先),你一來,我終於可以放心了。」說完,枕著蔡祐的腿,宇文泰酣然入睡。

如果城門能被一把佩刀輕松砍開,那城池也就沒有任何防守的意義了

至此,河橋之戰算是落下帷幕。不過,究竟誰勝誰負,卻難以說清。說是東魏軍勝利了吧,卻死了大將高敖曹,死傷兵馬也有數萬之眾;說西魏軍勝利了吧,西魏左右後三路大軍先後敗逃,西魏主帥宇文泰緊張、焦慮到沒見到心腹將軍蔡祐,覺都不敢睡,這怎麽看也不是勝利者一方主帥應該有的表現吧?

只能說,混戰一番,各失真失吧。

稍稍休整之後,宇文泰留下王思政鎮守弘農,自己和魏文帝率軍迅速返回關中。因為此時的關中,也處於一片混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