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不忍放手的【大明第一紈絝】,讓人贊不絕口的細節,引發集體共鳴!

2022-09-18歷史
不忍放手的【大明第一紈絝】,讓人贊不絕口的細節,引發集體共鳴!

第三章 本性難移

丞相府。

倒座房。

這裏是府中下人所住的地方,車夫平日裏白天無事的時候就住在這裏,晚上將一夜風流之後的胡非送回府之後才會回家與家小同住。

一間狹小的房間內,車夫一家圍坐在一張桌子前,胡非也在列。

桌子上擺滿了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連胡非看著都有些口水直流了,可是車夫一家卻無人敢動筷,因為他們實在摸不透面前這個二世祖到底想幹什麽。

「吃吧,別楞著了,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胡非指了指桌上的菜肴,笑著說道。

「少...少爺,您這到底是什麽...意思啊?」

「您這樣,真的折煞小人了。」

阿水看著胡非,遲疑著說道,一臉緊張。

「沒什麽意思啊,關了你們這麽久,本少爺於心不忍,再說我重傷的確跟你沒有半點關系,是胡惟庸那個老東西不明事理,放心吧,有我在,你們不會有事。」

「趕緊動筷子,再不吃我可生氣了!」

胡非故意板起了臉說道。

一聽胡非要生氣,阿水頓時後脊一涼,急忙招呼家小動起了筷子。

對於阿水這樣的家庭來說,一輩子可能都沒有吃過這麽豐盛的飯菜,所以除了阿水還有些坐立不安之外,其他人已經一陣狼吞虎咽,恨不得一口氣將桌上的菜全都吃完。

尤其是阿水的那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兒子,由於不會使用筷子,居然直接上手開始抓著吃。

「小家夥真可愛啊。」

胡非笑了笑,伸出手摸著小男孩的頭,緩緩的說道。

他是真的覺得這個小男孩可愛,仿佛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經歷。

可是他這副樣子,在熟悉他的阿水眼中,就好像是見了怪物一般,而且是一頭即將吞噬自己兒子的怪物。

「少...少爺,賤子無禮,還請少爺不要怪罪他這麽沒有規矩。」

阿水一邊咀嚼著口中難以下咽的飯菜,一邊苦著臉說道。

「沒事,沒事。」

胡非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你被抓的事,最好爛在肚子裏,不要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知道嗎?」

胡非一邊撫摸著小男孩的頭,一邊笑著說道。

雖然他沒有看著阿水,可是這話很明顯是對阿水說的。

「知...知道,少爺放心,我什麽都不記得了!」

阿水楞了一下,急忙點著頭說道,手腕一抖,碗筷差點脫手。

「我可以相信你嗎?」

胡非突然轉過了頭,盯著阿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

阿水渾身一顫,急忙放下了碗筷,直接跪在了地上,與此同時,他的家人也急忙跪在了地上。

「少...少爺放心,小人絕不會胡言亂語,請少爺放心!」

阿水跪在地上,顫抖著說道。

「好了,繼續吃吧,不必行這麽大的禮,別把孩子嚇壞了。」

胡非笑出了聲,擺了擺手說道。

阿水點了點頭,遲疑著站起了身,招呼家人繼續拿起了碗筷,可是自始至終都沒有再敢看胡非一眼。

「我出去一趟,等他們吃完了,送他們回家。」

胡非起身向外走去,經過秦海身邊的時候,淡淡的叮囑了一句。

「是,少爺。」

「您要去哪兒啊?」

秦海急忙躬身答應了一句,然後好奇的問道。

「突然覺得有些口渴,去去就回。」

胡非隨口答了一句,徑直離開。

聽聞這一莫名其妙的回答,秦海有些茫然。

看著胡非離開的背影,秦海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一臉疑惑,他有些不明白,重傷初愈的少爺,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像是換了一個人。

...

丞相府。

當胡惟庸帶著太監總管龐玉海回到府中的時候,恰好遇上正打算將阿水一家五口送回家的秦海。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老爺。」

看到胡惟庸回府,秦海心頭一緊,急忙行禮,面色緊張。

沒有經過胡惟庸的同意就放了阿水,他的心裏一直在忐忑,正不知道該怎麽跟胡惟庸解釋。

「見過老爺。」

阿水顫抖著拉著家人跪在了地上,臉色一片蒼白。

胡惟庸楞在了相府門口,看著眼前這一幕,心裏又驚又喜。

驚得是阿水居然從密室中被放了出來,喜得是一路上正不知道該怎麽把這件事瞞過去,可是回到家中卻發現一切都已迎刃而解。

「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

胡惟庸看著秦海,緩緩問道,不停地使著眼色。

「回老爺,按照少爺的吩咐,正要送阿水一家回家。」

秦海瞟了一眼站在胡惟庸旁邊的龐玉海,緩緩答道。

雖然他不認識龐玉海,可是看龐玉海的穿著打扮,就知道是宮裏的人,再看到胡惟庸一直使著眼色,立刻會意,於是只是簡單明了的說出了自己要去做什麽。

一個字不少說,一個字不多說。

「噢,也好,這段時間他們一家也跟著受了驚,既然現在非兒無礙,他們也不用繼續守在這裏了,也該回去了。」

胡惟庸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雖然臉上一副輕松的樣子,可是心中卻不由得再次震驚,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又救了自己一次。

可是無論他怎麽想都想不通,兒子為什麽好像算出了所有事一樣,一切都已安排妥當。

這還是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嗎?!

緊接著,胡惟庸扭頭看向了龐玉海。

「龐公公,這位便是那名車夫,自從犬子受傷之後,他們一家便一直守在府中,終日為犬子祈求上蒼保佑,犬子能夠傷愈,他們也有一份功勞。」

胡惟庸指了指阿水,笑著介紹道。

「原來如此,那胡相,老奴這便走個過場?問問他?」

龐玉海笑著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胡惟庸笑了笑,示意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麽。

龐玉海看向了跪在地上,身子微微顫抖的阿水。

「擡起頭來。」

龐玉海盯著阿水,沈聲說道。

阿水遲疑著,緩緩擡起了頭,看向了龐玉海,一臉畏懼。

「有人說胡相為了懲罰你將胡相之子摔落馬車之事,而將你全家老小全部抓了起來,可有此事?」

龐玉海盯著阿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

聽到龐玉海的話,阿水全身一震。

站在一旁的胡惟庸和秦海也是面色一變,全都屏住了呼吸。

「沒...沒有。」

阿水顫抖著回答。

「到底有還是沒有,敢有半句虛言,便是欺君之罪!」

龐玉海面色一沈,厲聲問道。

「沒有!少爺重傷,小人深感自責,便帶著家小前來府上為少爺祈福,並無被抓之說,幸得上蒼眷顧,保佑少爺大難不死,小人全家都很高興。」

阿水脫口而出,甚至臉上還露出了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龐玉海皺了皺眉頭,依舊一眨不眨的盯著阿水,似乎想要看穿阿水笑容之下隱藏的東西。

「龐公公,你看,本相所言非虛吧?哈哈...」

胡惟庸看了看緊張的阿水,笑著說道,打斷了周圍略顯壓抑的氛圍。

龐玉海收回了目光,微笑著頷首行禮。

「少爺呢?怎麽樣了?」

胡惟庸接著扭頭看向了秦海,轉移了話題。

可是聽到胡惟庸的話,秦海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澀。

「問你話呢!」

胡惟庸露出了一絲疑惑,再次問道。

「回稟老爺,少爺出府了,說是...說是口渴了...」

秦海猶豫著,低聲答道。

聽到秦海的回答,胡惟庸一時間楞在了原地,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剛剛傷愈就又跑出去廝混了。

大明第一紈絝

冷煉笙

歷史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男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