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夢露「自殺」內幕:邂逅肯尼迪兄弟,傍黑手黨大哥,寫秘密日記

2020-06-09 23:41:14歷史

山姆·莫尼·吉安卡納,人稱「美國教父」,是美國曆史上最大的黑社會頭子,他的勢力滲入到各個行業,直接控制著全國大部分賭博業、娛樂業、色情業、建築業以及毒品、寶石、軍火走私等。

1960年,莫尼從他所控制的工會中,拿出200萬美元的「黑錢」,支援肯尼迪競選總統。黑手黨將肯尼迪送上總統寶座之後,便開始了他們的「收割季節」。

但是,新總統肯尼迪並不甘於受人擺佈。他上臺後,立即任命自己的弟弟羅伯特·肯尼迪為司法部長,執掌美國政府的生殺大權。這樣既能擺脫黑手黨的控制,又能鞏固自己在白宮的地位。

肯尼迪的這一任命,立即引起了黑手黨的不滿和恐懼。莫尼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

肯尼迪是美國曆史上被認為最傑出的總統之一,然而從青年時代開始,他就是一位眾所周知的好色之徒。在他身邊,平時至少有3到5個情婦的同時存在。

黑手黨頭目莫尼經過巧妙地安排,把一個女人送到了肯尼迪的身邊。

這個女人就是好萊塢有名的「豔星」瑪麗蓮·夢露。

一脫成名

夢露原名諾瑪·瓊·莫頓森,她幼年時,生父便拋下了她和她母親,同另一位女人私奔了。她的母親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精神崩潰。

當她成人之後,出落成一位風姿綽約的大美人兒。於是,她便來到好萊塢,尋找自己的出路。剛到好萊塢時,夢露既沒有背景,又沒有金錢,唯一的本錢便是她那漂亮的臉蛋和一身性感。

於是,好萊塢一位強有力的人、製片商喬施恩克便看上了她。施恩克當時已是一個70歲的老人了,從此,夢露便在喬·施恩克的「栽培」下,一步一步地脫穎而出。

一開始,由於夢露剛剛出道,喬·施恩克只是讓夢露拍一些「商業片」。這些所謂的「商業片」,其實就是賣座的色情片。

夢露當時的確是這樣的一位女人,喬·施恩克透過製片人哈利·科恩,為夢露專門拍攝了許多每張電影票只賣兩角五分錢的商業片,同時,他們兩個人也都從夢露身上得到了滿足。

到了1953年,夢露那「兩角五分錢」的生涯結束了,原因是她在此之前拍攝過一套轟動一時的裸體掛曆和一部全裸的影片《夏娃的一切》。當這位全裸的「夏娃」把她的「一切」都奉獻給了製片人和觀眾後,她便由此而一舉成名,緊接著另一部轟動影城的影片《尼亞加拉》,終於讓夢露躋身於明星的行列。

在50年代末到60年代,夢露為了追名逐利,她不顧一切地在「征服男人和白色騎士」,於是,她也「被征服了」。那些她想象中的「救命恩人」,最後都變成了她的迫害者,她被欺騙過無數次。

夢露出名後,引起了中央情報局的興趣,同時又為黑手黨所利用。於是無論是胡佛,還是黑黨的頭目莫尼及其同夥,都不擇時機、地點和手段地同她尋歡作樂,並用她作為誘餌去達到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中央情報局就曾多次用夢露為誘餌,成功地籠絡了從亞洲到中東地區的許多政界要人和國家領袖。

邂逅總統肯尼迪

肯尼迪上臺之後,一開始還並沒有發現夢露這個人物,因為他當時身邊有許多數不清的歌星、影星和模特兒及名門閨秀。

1962年5月29日,是肯尼迪45歲的生日。這一天,在肯尼迪的私人別墅裡,一場盛大的生日晚會開場了。被邀請的嘉賓都是經過挑選的,而其中女性的比例是男性的兩倍,真是美女如雲。

當晚會一開始,夢露在眾多的女賓中一出現,就讓肯尼迪著迷了。肯尼迪身穿便服,不顧眾人的目光,手持酒杯擠過來,把手中的酒杯親自送到夢露的手中。

當時,夢露在受寵若驚,他挽著總統的手高唱「祝您生日快樂,總統先生,您是我的星辰。」肯尼迪也似乎陶醉了,他拉住夢露的手。

晚會結束後,夢露馬上被人秘密地用車送到了機場,那裡停著總統的專機。夢露剛一下車走進機艙,早就候在那裡的總統就逼了上來,將夢露一把擁入懷中。

這一切正是莫尼和其他的黑手黨頭目所期望的。同肯尼迪正式發生關係之後,黑手黨又開始策劃對司法部長羅伯特·肯尼迪的威脅,因為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已對黑手黨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邂逅總統弟弟羅伯特

肯尼迪家族所有的男子都承傳了其父之風,對女人的嗜好並不亞於政合。因此黑手黨就投其所好,又把夢露推進了羅伯特的懷抱。

夢露與羅伯特相識也是在一次宴會上。那是羅伯特姐姐的家裡。那一天,肯尼迪競膽大包天地帶上夢露,來到姐姐家中。他們剛一進門,就發現弟弟羅伯特也在那裡,正在同小外甥傑克玩跳棋。

當肯尼迪把身邊的夢露介紹給他時,羅伯特幾乎是驚呆了。他幾乎沒有想到,華盛頓還有如此迷人的女人他沒有見過。於是,從這時開始,他的眼睛便一直沒有離開過夢露的胸脯。

當他的小外甥還要同他繼續玩棋時,羅伯特幾乎要拒絕了。但是,這位少不更事的小杰克便撒起嬌來纏住不放。就在這時,夢露離開了肯尼迪,非常善解人意地前來「解圍」了。

她在羅伯特的對面坐下來,一邊哄著傑克,一邊面對這位大名鼎鼎的司法部長說:「部長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就讓我來同傑克玩玩好嗎?

羅伯特一聽,便笑著說:「豈敢勞你大明星的大駕,我還付不起出場費呢!這樣吧,我們來玩一把,您有興趣嗎?」

夢露很得體地說:「這可要看傑克讓不讓位子,要是傑克不同意,還是不玩為好。」

誰知羅伯特一聽,竟話中有話地說:「管他什麼傑克不傑克的,難道您就只願同傑克玩,而不願同我玩玩麼!」

這時,夢露也聽出了這個「傑克」指的是誰了,她便也很乖巧地說:「既然部長先生有這番興趣,就不必擔心什麼傑克不傑克了。小杰克,看我同舅舅玩一把,好嗎?」

夢露在話中故意點了一下「小杰克」,其弦外之音也就不言而喻了。既然有「小杰克」,當然有個「大傑克」,羅伯特會意地笑了,便來了興致,大聲說:「小杰克,你也一邊去吧,讓我們玩個精彩的!」

於是,一個堂堂的司法部長,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拜倒在這位豔星的真絲裙下。

羅伯特這時已經是7個孩子的父親,但他對夢露的那份激情依然像一個毛頭小青年一樣。於是,弄得夢露真的為他動了真情,沒日沒夜地神魂顛倒,就連對肯尼迪也少了興趣。

從此以後,她就這樣周旋在兩個「肯尼迪」之間,真的成為美國獨一無二的女人。她往往中午在白宮的小餐廳,同肯尼迪甜甜蜜蜜地共進午餐,晚上又同羅伯特在他的海濱別墅中卿卿我我。

從此,她很少拍片了。她現在缺的不是金錢,而是一份人間真實的感情。但是,她漸漸地發覺,要獲得這種情感對她來說已經是不可能了。

但無論是大肯尼迪還是小肯尼迪都不能做到這一點,而只是把她當成一種玩物,除玩弄她的肉體之外,還玩弄她的感情。因為他們都知道她與黑手黨的關係,便想利用這種關係來利用黑手黨,去幹那些他們不宜乾的勾當。

夢露的秘密日記

夢露終於徹底認識了這些大人物,原來他們也是同那些曾經和自己上過床的男人一樣,都是一樣的貨色,一樣地卑鄙和齷齪。

於是,夢露便開始收集一些關於他們的罪證,以便在他們完全翻臉的時候,作為一種要挾的手段,以此來保護自己。

有一天,夢露正在臥室裡打開臺燈,整理這些東西,她把這些資料都抄寫在一個紅皮日記本上,這時,羅伯特悄悄地進來了。

他以為夢露一定在床上睡覺,他想這正好少了許多過程。但是,當他輕輕地推開門時,卻發現夢露並沒有睡覺,而是坐在那昏暗的燈光下寫東西。

羅伯特感到非常驚訝,他平日看到的夢露總是那樣熱情奔放、風流不羈,甚至有點瘋瘋癲癲,沒想到今天的夢露竟是如此斯文、寧靜,坐在那裡就像一位女中學生一樣。

當他開門時,卻不小心撞響了掛在門楣上的一串風鈴,夢露嚇了一跳。她抬起頭來,發現羅伯特就站在門口,更是一緊張,連忙說:「你…你怎麼進來的?」

她一邊說一邊把正在寫的日記本慌里慌張地收起來,東張西望地準備藏在什麼地方。司法部長羅伯特一見到這種情況,當然知道夢露的驚慌,並不是由於自己的突然到來,而是出於一種另外的原因。這個原因就是那個日記本。

羅伯特笑著說:「親愛的,瞧你這驚慌失措的樣子,我為什麼不可以來呢?來抱抱我好嗎?」他一邊說,一邊走了過去對夢露說:「來,給我看看是什麼東西?」

夢露連忙藏到背後說:「沒有什麼,我的隱私,你懂嗎?親愛的。」

羅伯特見夢露那不自然的神態,便動手去搶。他一把抱住夢露,然後把她摔在床上,但夢露的兩隻手還緊緊地藏在背後,就是不肯交出來。

羅伯特便把她翻過來,終於從她的手中奪回了這個日記本,急急忙忙地翻了起來。他發現上面寫的有關於夢露與他們兄弟倆的情感交往,也有許多他們無意中透露的國家機密和政府醜聞。這裡面有關於黑手黨的材料,還有他們決定如何謀殺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的陰謀。

羅伯特翻了翻之後便往口袋裡塞。夢露一見便像發了瘋一樣地上前來搶,結果被羅伯特一腳踹倒在地毯上。羅伯特揚長而去了。

從此,無論是肯尼迪還是羅伯特,都沒有再來找過夢露。夢露的電話也打不出去,也沒有人打電話來,更沒有什麼人來拜訪她,再也不要說什麼製片商找她去拍片。

在這「軟禁」般的日子裡,夢露開始吸毒,變得神情恍惚,人也日漸憔悴和消瘦。夢露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像自己的母親一樣,被人送進瘋人院。便準備舉行一次記者招待會,把心中的秘密全抖出去,把這兩個肯尼迪的惡嘴臉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於是,她透過她的管家莫蕾同山姆·莫尼取得聯絡,要他們幫她最後一次,她會把一切知道都告訴他們。

所謂的「自殺」

7月底,莫尼同白宮通了一次電話,要求對夢露「解禁」。莫尼的要求得到同意之後,心煩意亂的夢露便在第二天就飛往塔奧湖畔的卡爾瓦納旅館。她剛一住下,就來了一大群昔日的朋友,他們在莫尼的帶領下前來看她。

夢露一邊忘情地喝著酒,一邊向莫尼傾訴著內心的苦悶。莫尼見她淚流滿臉,知道她快要醉了或者已經醉了,便叫人把夢露扶進了隊室。過了一會兒,莫尼推開了臥室的門走了進來,他拉亮了臥室中所有的燈。莫尼看到夢露那一頭金色的捲髮,就像大海的波濤一樣在那裡翻卷,其中一卷小小的「泡沫」遮住了夢露一隻美麗的眼睛。

這是一個銷魂的夜晚,它將會令夢露回味終生。就在夢中,夢露這個笨女人也在感激莫尼,終於答應了支援她舉行一次記者招待會,讓她總算找到了一個報復的機會。但是,她哪裡知道,這正是莫尼「借刀殺人」的伎倆。

原來,早在夢露回到好萊塢的時候,莫尼得到訊息,說羅伯特週末來找夢露。於是莫尼便決定,即使羅伯特不動手,他也會動手的。只要是夢露死了,就能栽贓羅伯特。

莫尼立即派出幾個殺手,乘飛機來到了加利福尼亞在聖弗蘭西斯科機場著陸。這幾位殺手中有兩個職業殺手,這幾個人是奉莫尼之命來謀殺瑪麗蓮·夢露的。

到了夢露的住宅附近,莫尼立即命令幾個殺手,在可以監控的範圍內裝上了電子監視裝置,等待司法部長羅伯特的到來果然,在當天下午5時半左右,羅伯特出現在夢露的房間裡,他身邊還帶著一個人。

莫尼手下的那些殺手透過竊聽得知,對於羅伯特的到來,夢露表現出一種強烈的憤怒,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她對羅伯特大聲說,即使你奪走了我的日記本也沒有關係,那裡的內容全在我心裡。

這時,竊聽電話裡又傳來羅伯特的聲音,他對那個隨行的人員說,快給她一針,將她幹掉,看她今晚還能開什麼記者招待會,讓她胡說八道不成了…

很顯然,這位隨行人員中有一位醫生。緊接著而來的便是一陣廝打的聲音,只聽到夢露在大喊大叫,又哭又鬧,漸漸地便沒有了聲息。竊聽的殺手們知道,這位司法部長已經得手,他正同那位醫生悄然離去。

果等到夜幕降臨之後,莫尼立即帶著他的殺手又一次來到夢露的房間。他發現這位美麗的女人就像在卡爾瓦納的旅館裡一樣,此時正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頭上的捲髮依然是那樣美麗動人,像波浪一樣金光閃閃,但是她已經昏過去了。

種種跡象表明,夢露是被麻醉了,剛才那位司法部長定是命令他的隨行生,給她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品,讓她無法去開什麼記者招待會。不過,他還並沒想謀殺她的意圖,只是為了阻止她那種瘋狂的行為,讓她動彈不得。

莫尼立即命令手下的幾個殺手,全都戴上隨身帶來的橡皮手套到這裡,莫尼立即把這個女人拖下床來,按在地毯上,然後開啟她那性感的嘴巴,灌進了大量的安眠藥片。

僅僅這樣,莫尼還覺得不保險,他又命令這些殺手,將夢露背朝地翻轉過來,在她的肛門裡塞進一支化學栓劑。

這種栓劑是芝加哥的一位化學工程師配製的,當時的想法是準備用來對付古巴的領袖卡斯特羅的。如果過多地強制注射一些致命的藥劑,會在這個女人白嫩的皮肤上留下針眼和腫塊,而使用這種栓劑既不可能留下任何痕跡,又讓世界上最高明的醫生都不會產生搶救這個女人的念頭。

因為這種栓劑含有大量的劇毒,當它進入體內之後,碰到40度以上的高溫,那層外殼就會馬上溶化,其中的藥液會立即被周圍的毛細血管吸收,然後進入血液之中,但沒有任何東西從肚子裡流出來。

在肛門裡塞進這種栓劑,同體外注射劑的效果是一樣的,而且不會留下任何針眼之類的東西。總之,這是一種完美無缺的武器,它完全可以給人留下一個自殺的假象。

做完這一切後,他們又把這差不多是殭屍的女人翻轉過來,然後又抬到床上去,把她的頭移頭邊,成是一種取開水的樣子。

接著,他們把床頭櫃上的開水杯打翻在那裡,讓那半杯開水一滴一滴地滴到地毯上。最後莫尼還老練地看了看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才帶著幾位手下人離開了夢露的房間。

他終於和司法部長一道,共同完成了一件轟動一時的新聞,共同謀殺了一個自己曾經愛過、玩過的迷人的女人。

結局

夢露的死並沒有引起各路記者的關注,也沒有引起警方當局的忙亂。一位電影演員在自己的臥室裡自殺了事情就這麼簡單。而且這種「自殺」的結論完全是「一邊倒」,沒有引起任何爭論和異議。

無論是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還是司法部都沒有興師動眾地進行調查。因為司法部長自己乾的事,即使心中無底也會想到過度的麻醉也會讓人死去。

總統肯尼迪聽到這個訊息後,先是一驚,他不明白這個女人為什麼會「自殺」。但是,當他的弟弟告訴了事情的經過(僅僅只是前一半的經過)之後,他也無話可說了。他同樣以為麻醉過度也可以置人於死地。

因此,最好是以「自殺」的名義才可以風平浪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