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萬千讀者力薦【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情節生動有趣,老書蟲們的珍藏

2022-09-17歷史
萬千讀者力薦【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情節生動有趣,老書蟲們的珍藏

第三章 秦溫亂黨

「鉆草垛子?粗俗!」男人嗤之以鼻。

顧希音握緊雙拳控制住暴發的沖動,一邊用手指攏著頭發一邊氣呼呼地道:「我先走了,你晚上自己來,反正偷得也輕車熟路了!」

話說出口,就聽男人悶笑:「給我留門。」

顧希音跺跺腳走了。

離開之後,顧希音往家裏走去。

路上她心事重重,別人和她打招呼她都很勉強地答應。

收拾了今天要去寶善堂賣的藥材,她坐在屋檐下的小杌子上,托腮發呆。

算了,還是先起來準備些吃食吧。

面缸裏只剩下一層,她刮了又刮,恨不得把頭埋進去舔一舔,最後才得了二斤左右的白面。

用老面把面和好,把面盆放到炕上,拉過被子蓋好等著發酵,約莫著等趕集回來就可以包包子了。

泡了幹蘑菇和木耳後,顧希音狠狠心,把炕上的席子掀開,從炕沿的小洞裏摳出一小塊銀角子。

「希音,你準備好了嗎?」

外面傳來了鄰家閨蜜許如玉歡快的喊聲,兩人之前約好了一起去鎮上賣藥趕集。

「好了,好了,這就來。」顧希音小心翼翼地把銀子收起來塞到腰間,拍拍手走出去,背上裝滿藥材的竹筐。

「這麽多藥材啊,你發財了。」許如玉見狀羨慕地道,扶了扶自己背後的小竹簍,很不好意思地道,「我的輕,回頭我幫你,咱們換著背。希音,我也學你采藥,你生不生氣呀?你該生我氣的……」

看著她臉色發窘,眼滿是愧疚,顧希音笑吟吟地拉著她的手:「傻如玉,山又不是我的。我可以采藥,你自然也可以。你不采,也被別人采去了。」

「村裏人都盯著你,否則你自己,早就發財了。」許如玉恨恨地道,「我也是……不對。但是我知道這樣不好……」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沒什麽不好,快走吧。」顧希音拉著她一起走出去,動作利落地鎖了門。

她從來沒想過吃獨食,她也不想發財,她只求在這異世暫時安定下來。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她一個孤女,能夠在村裏立足,靠的就是對別人有用處。

集市喧囂熱鬧,集頭貼著密密麻麻的通緝文書,顧希音站在下面仰頭看了許久,只覺得所有人都長一個模樣,兇神惡煞像門神一樣。

最近朝廷裏出了大事,漏網之魚有點多,這些吃白飯的東西!

神仙打架,她為什麽也要遭殃!想到那個不明身份的男人,顧希音心裏發沈。

有認識的人和她打招呼,顧希音回過神來,笑瞇瞇地同人說話。

「顧姑娘啊,你一個人住要小心些,秦溫亂黨,指不定就流竄來了。那些人可是殺人不眨眼呢!」

「嗯呢,謝謝嬸子。」

「走吧。」許如玉等著用藥材換錢,拉住她急沖沖地往寶善堂而去。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寶善堂的路掌櫃見顧希音來,笑著和她說話,甚至沒有看她的竹筐,直接問:「今天是多少錢的?」

「三百八十文。」顧希音爽朗笑道,「有一株上好的黨參,值三百文的。其他的不值錢,零零碎碎加起來八十文,還有如玉的,她的少,收拾的幹凈,您給她二十文吧。這樣一共四串錢,回頭我們自己分。」

許如玉進了這裏就不敢說話了,縮在一旁,崇拜地看著顧希音,毫無壓力地跟自己眼中很厲害的路掌櫃攀談。

「行。」路掌櫃吩咐小夥計給她們拿錢,招招手對顧希音道,「來,希音啊,路叔有個事得問問你。」

顧希音知道他是想問疑難雜癥,狡黠一笑:「路叔,咱們老規矩。」

可以探討病癥,但是不能讓人知道。

她在村裏表現出來的醫術,僅限於看個頭疼腦熱而已。

她勢單力薄,只有謹言慎行,步步小心。

她害怕陷入醫患糾紛,這個時代的宗族制度,一旦出現什麽治療問題,她會被唾沫星子淹死。

路掌櫃讓小夥計招呼許如玉喝茶,自己帶著顧希音進去。

「是這樣的,有個員外發燒,用了多少藥都不退燒……」

一刻鐘後。

「哦,原來如此!」

路掌櫃恍然大悟,拍手叫絕:「希音啊希音,你真是個巫師!要不是你的身份,我一定讓你到寶善堂坐堂!」

什麽男女之分,在她的醫術面前不值一提。

顧希音自嘲道:「我這身份算什麽?大家都知道就是個空架子,那邊早把我忘了。好啦路叔,咱們不說這些,我要趕緊走,去聽說書!」

「你什麽時候迷上了說書的?」路掌櫃遺憾之余笑道,連聲喊小夥計,「給希音兩盒點心,你師母特意交代的那個。」

顧希音笑著徐過,拿了點心和錢,拉著許如玉一起出去。

許如玉聽說要去勾欄聽說書的,連連擺手:「你花那個錢幹什麽!十文錢的茶水費都夠買半斤肉了!」

顧希音把她的二十文錢塞給她,笑嘻嘻地道:「沒事,我發財了,請客。」

說著,硬是拉著許如玉走了進去。

交了二十文錢,顧希音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又花了五文錢跟茶博士買了一盤炒花生。

「這才幾個花生就敢要五文?」許如玉咋舌,狠狠心拿起一個花生,「我倒是要嘗嘗這金貴的花生。」

顧希音捂著嘴樂。

「今日咱們來說說,‘秦溫之亂’……」醒木一拍,說書先生唾沫橫飛、激、情四溢地開講。「話說秦驍原是我朝大將軍,溫昭是……」

許如玉急了:「怎麽還講‘秦溫之亂’?上次趕集咱們倆不是在外面聽了好長時間嗎?幹嘛今天還破費這個銀子?你也是,明明識字,怎麽不看看外面掛的牌子!」

秦溫之亂鬧得很厲害,前幾天村裏還來人挨家挨戶搜尋找逆黨呢!

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

小m愚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