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委身死敵曹操:賈詡張繡如何在亂世中,賣出好身價?

2022-08-02歷史

一言可以興國,片語亦可危邦。

三國亂世,軍閥割據,這是一場拿生命作賭註的遊戲,作為輸家大多數人都沒有什麽好下場。在亂世之中,如果無力爭霸天下,那就要想個辦法把自己賣出個好價錢。

在這方面,三國亂世有兩個人做得非常好,一個是漢中的張魯,一個是南陽的張繡。

今天我們就來說一下,南陽的張繡集團是如何把自己賣出個好價錢的。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張繡在三國各路軍閥中實力不算很大。他在後世的名聲之所以響亮,就是因為他殺了曹操的兒子曹昂。這麽一個人,最後卻能夠投靠了曹操,確實讓人匪夷所思。

當年董卓被殺之後,留下了一個實力強大的西涼軍閥集團。這個集團裏頭的人,後來在賈詡的指導之下,甚至反攻長安,挾持天子,稱霸一方。

但是後來由於內外交困,這個集團四分五裂。張繡跟他的叔叔張濟就屬於這個西涼軍閥集團的一份子。公司破產之後,他們兩個人就滿世界流浪,到處找工作。

後來就這樣一路遊遊蕩蕩,漫無目的地跑到了南陽盆地。

南陽盆地是當年東漢開國皇帝漢光武帝的龍興之地,誕生了無數開國功臣。

東漢建立之後,這些開國功臣上百年來,一直持之以恒地往這個家鄉砸錢投資。導致南陽盆地雖然是一個市級單位,但他卻有吊打一個省的實力。

張繡他們這個窮得叮當響的流亡軍團,一來到南陽盆地,就想著搶劫。結果,被荊州牧劉表的手下打得鼻青臉腫,張繡的叔叔張濟也在一次攻城戰中被亂箭射殺。

眼看著這幫人就要繼續流亡了。此時有人向劉表道喜,恭喜他殺了張濟。

可劉表卻說:客人遠道而來,我們沒有招待好,反而讓人家喪命,這是我們的過錯啊。我只接受吊唁,不接受道賀。

劉表這一手異常高明,訊息傳到了張繡的軍團之後。上上下下都稱贊劉表,反而忘記了之前的仇恨。

這時候張秀身邊的謀士賈詡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就明白劉表示有意想要招攬他們。於是就親自去面見劉表,簽了合約:張繡軍團留在南陽盆地,為劉表看家護院。劉表要為他們提供糧食和武器。

本來就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可沒想到,這個流浪軍團剛剛安頓下來不久,就禍從天降。

這個時候,漢獻帝也回到了山東,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把帝國的首都定在了許昌。

許昌這個地方,距離南陽盆地也就是一腳油門的距離。所以後來關羽的勢力剛剛伸進南陽盆地,就威震華夏,嚇得曹操想要遷都。

所以,為了新首都的安全,必須要擴充套件戰略縱深,南陽盆地的張繡必須要解決掉。賈詡看得很明白,他們睡在了曹操的床邊,曹操說什麽都不會放過他們的。

就算能夠擋住曹操一次兩次,也會面臨他無休止的騷擾。所以他們就做出了一個決定,投降。反正賣身給劉表跟賣身給曹操也沒什麽區別。打工嘛,不寒磣。

拒絕惡性收購,證明自身價值

可曹操剛剛接受了張繡的投降,就跟張繡的嬸嬸睡在了一起,這種事情是很侮辱人的。

不僅如此,曹操還花費重金收買張繡手下的大將胡車兒,這明顯就是要分化瓦解對方賴以生存的軍隊,毫無誠意可言。

面對曹操的惡性收購,賈詡決定還以顏色,他們聯合劉表連夜發動的突襲。

精明一世的曹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自己的大兒子,自己的侄子曹安民,還有自己的愛將典韋全部戰死。賈詡和張繡把曹操得罪得這麽狠,萬一以後曹操天天來搞他們怎麽辦?

賈詡是三國亂世最頂尖的聰明人,他當然看得清楚這一點。

他從來就沒想過能夠永遠抵抗曹操,甚至,他居然還想著要把自己賣給曹操。但是不能夠像白菜一樣把自己廉價地給賣掉。說不定哪天曹操記起仇來,他們就會不明不白地消失。

既然想要讓曹老板高價收購張氏集團,那自然要讓他明白這個集團的價值。

果不其然,曹操跑回去舔完傷口之後,馬上就帶領兵馬過來報仇。張繡集團的西涼軍在賈詡的指揮下,打了一場漂亮的城市防禦戰。曹操拿他們沒有辦法,於是就準備撤軍。

在曹操逃跑的時候,張繡堅決帶兵去追擊,結果被曹操殺了個回馬槍,打得大敗。張繡灰溜溜地回來之後,賈詡又讓他繼續追殺,結果這一回卻把曹操殺得大敗。

找準時機,賣出高價

賈詡之所以一口吃定曹操會放下血海深仇,高價收購他們,就是因為曹操處於中原四戰之地。

北邊有天下第一軍閥袁紹,東邊有反復無常的三姓家奴呂布,南邊有亂臣賊子袁術,臥榻之側,又有他們這麽一根難啃的硬骨頭。

別的不說,當時天下的明白人都知道,曹操和袁紹遲早就有一場總決賽。袁紹的實力遠遠強大於曹操所以面對袁紹,曹操肯定會全力以赴,到時候他的後防就會空虛。臥榻之側的南陽盆地的態度變得非常重要。

甚至可以這麽說,他們扼住了曹操的咽喉。要是他們投靠了袁紹,出兵威脅一下許都,就夠曹操喝一壺的了。

所以,袁紹與曹操對決前夕,正是自己身價最高的時候。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投靠曹操,曹操才會開出天價,不再計較以前的恩怨。

果不其然,後來就在官渡決戰之前,賈詡拒絕了袁紹的招攬,投到了曹操的陣營。

而此時的曹操,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當眾表示過去一切既往不咎,並且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張繡的兒子,還把賈詡提拔成了自己身邊的參謀,跟郭嘉荀彧平起平坐。

賣身能賣到這個地步,也是曠古絕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