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2020-09-18 08:21:47歷史

雙槍李向陽,對一代中國人來說,那是一種象徵。日軍原63師團機槍手齋藤邦雄所作的《陸軍士兵上屯衝寶物語)(翻譯過來應該是《陸軍步兵漫話》)。齋藤把自己所見所聞的八路軍寫得十分生動。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一次,有一個大約20人的分遣隊,由士官率領,駐紮在山西省的山區某地。從裝備來說,這個據點最重型的武器就是一挺輕機槍!應該說是很不像樣的。不過,由於附近屬於礁保治安區(指經過日軍反覆清剿,確認已經沒有八路軍活動的地區—筆者注),這樣的裝備也足夠了。

如此,每天並無戰鬥,而且與總部遠離,軍紀自然不能保持得很好。從隊長以下,整個據點都處在一種鬆弛的狀態在荒涼的山區駐紮,自然沒有什麼娛樂。也許因為這個原因,老兵們白天喝酒,晚上通宵打麻將也是家常便飯。因為打麻將上了癮,據點的哨兵有時候也會加入進來,導致沒人站哨。這簡直是要命的大意啊。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有一天晚上,作為隊長計程車官又和老兵們一起熱火朝天地打上了麻將,正打得熱鬧,忽然有3名憲兵闖了進來。看到這些當兵的居然在打麻將,憲兵們顯得又驚訝又生氣,勃然大怒在日本軍中,當兵的最怕憲兵,在這樣荒唐的時候被憲兵抓個正著,一時從隊長以下,所有的官兵都進入了石化狀態,下來「憲兵」們的舉動卻令人驚異,他們立即控制了分遣隊的武器,並且叫來更多的同伴。

他們衝進炮樓深處,開始用手槍給已經睡覺的日本兵「點名」。其實如果有時間想一想,立刻會覺得不對—荒山野嶺的哪兒來的憲兵呢?再說,真的有憲兵來,也得先通知吧,不然,怎樣保障他們的安全呢,炮樓上睡覺的日本兵發現情況不對,試圖起來反抗,連槍都沒有摸到就被打倒。士官隊長等打麻將的4個人也被當場射殺。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結果,除了逃跑的和被俘的,整個據點的日軍都被消滅,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仨「憲兵」,都是「李向陽」扮裝的因為環境艱苦,所以真實的李向陽們面臨的處境遠不是電影中那樣輕鬆自如,甚至,有的時候要冒被俘的危險。

齋藤說到的一個「李向陽」,是被他所在的旅團抓獲的「大物」(日語中「大獵物,大人物」的意思),因為是」大物」,旅團為了表功,將其送到了師團那裡。而師團也認為此人是個「大物」,為了表功,決定將這個「李向陽」送往北平受審。這下子,就麻煩了要說,日本人對押送這樣一個「大物」的事情,還是比較上心的,特別配置了一個警備班。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但中間還是出了問題車快到保定的時候,這個「大物」說是要上廁所。日本兵給他摘了手銬,送進廁所,說「快快地」。要擱現在,一聽犯人要上廁所,會更小心,所謂上廁所,是他們最好的脫逃機會。抗戰時候的日本兵,對這種事情基本沒概念。

日本兵沒概念,加上這個「大物」一直沒有什麼反抗表現。所直到犯人進廁所半個鐘頭沒出來,押運的警備班才發覺不對。於是,砸開廁所衝進去—當然,人,早就沒了。這怎麼能行呢?

好不容易抓一個「大物」,愣給放走了,這如何交差呢?有日本專家計算過,當時車速一百公里左右,此人跳車99%死亡,剩下1%的可能性也是重傷。然沒有找到屍體,但日軍方面還是按照此人跳車身亡結案的。過了一段時間,日軍得到情報—這個「李向陽」還活著,還在八路軍裡活動!證據很確鑿!這是怎麼回事兒呢?前線的日軍想不明白了,這個八路軍不是被抓住了嗎?不是押送北平了嗎?怎麼又冒出來了?專家都判斷摔死的居然活過來了。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他們一個電話打到旅團情報室核實,旅團情報室打電話給師團,其實他們自己也明白,這「李向陽」肯定是跑了。最後,旅團情報室得到的解釋是「那個李向陽’一早已經押送北平處死了,你們得到的情報是八路軍故意做的虛假宣傳,不要上當!」軍令如山,長官說雞蛋是樹上長出來的,那……就是樹上長出來的唄。

這個「大物」應該是原冀中軍區第十軍分割槽司令員,行署專員朱佔魁。1937年永清淪陷後,任保衛團團長的朱佔魁加入八路軍,是大清河根據地的創始人之一。1941年11月,朱佔魁在戰鬥中被俘,1942年,朱脫身回到根據地。朱佔魁和老鄉說起,他從車窗出去後沒有跳車,而是翻上了車頂一直到車快進站,減速的時候才跳車,所以只傷了腿。朱會武術,這個描述合情合理,但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隨機應變,日本專家愣沒想到!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另外,還有一件事讓齋藤印象深刻,那就是一個姓劉的偽軍隊長對八路軍的評價。因為兵力不足,日軍在華北大量使用偽軍,劉隊長,就是一個土匪出身的偽軍隊長。齋藤曾奉命到劉隊長的隊伍上幫他訓練士兵,一來二去,兩個人竟然成了朋友,無話不談。

有一天,齋藤和劉隊長討論起「國家大事」來。出乎意料的是,劉隊長竟頗有見識。劉隊長說,日本人是待不長的。因為外國人在中國就沒有能待長的。而齋藤竟然會跟著點頭,說對,我也覺得我們在這兒待不長,那你說,我們走了,誰能在中國做主呢?劉隊長說,共產黨,八路軍啊。這下子,齋藤不能接受了這是1942年呢,在華北,剛剛打完「五一大掃蕩」,趾高氣揚的日本兵並不認為八路軍戰鬥力特別強:而且,國民黨兵力也比共產黨多,這劉隊長怎麼會認為八路軍能成氣候呢?難道這劉隊長是地下黨?

抗戰時期,日軍眼中的土八路

配圖

當然不是,這位土匪出身的劉隊長自有其道理,他說:「我們中國自古有句諺語,叫做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可這個八路軍啊,偏偏是‘好人當兵’,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所以我說啊,你們走了,定是八路軍得天下。」

多年以後,齋藤回憶起來,不禁感嘆道:劉隊長雖然不懂大道理,卻有著「暴力團親方」(即黑社會老大)那種硬直的敏銳呢。也許,這就叫硬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