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知否】:明蘭巧施連環計,她的睿智你能讀懂幾分

2022-08-05歷史

(一)

對於生母衛小娘的死,明蘭雖對林噙霜有所懷疑,可苦於沒有證據,直到她從宥陽老家回來,在玉清觀中,姨母帶她與當初伺候衛小娘的小蝶相認。小蝶說,衛小娘的死,除了林棲閣,別無他人。然後,她帶來了當初給衛小娘瞧過脈象的郎中。

郎中說,當時瞧完孕婦,就去找掌家的小娘回話,告訴她,孕婦胎身有些大,但不是什麽大問題,只要看住孕婦,令她不可滋補,清淡飲食,多行多走,定能平安生產。當她告訴郎中,當初的那個小娘已難產而死,一屍兩命,郎中大叫不可能,只要按他的方法做,定能平平安安。

明蘭一下子明白了,為什麽當年小娘有孕時,流水一樣的補品端上來,本以為是林噙霜發了善心,沒想到那倒成了催命的毒藥。小娘生產時,穩婆借故溜掉,屋內連點熱水都沒有,如果沒有林噙霜的允許,穩婆怎敢不顧孕婦的生死?偌大的一個盛家,竟只有她一個八歲的女娃跑到街上找郎中,說起來,豈不是個笑話?

明蘭讓郎中簽字畫押,她只想要個公道,只想為小娘討個說法,讓自己的小娘可以安息。

(二)

明蘭把小娘的牌位放在了玉清觀裏,她試探盛紘,說盛紘為天子門生,陽氣重,讓盛紘滴幾滴指尖血在朱砂中,自己可以重新將小娘的牌位再描寫一下,盛紘卻以明蘭不該讓父親傷自己為由,說明蘭不知輕重,胡言亂語。

小桃問,老爺不肯滴血怎麽辦,明蘭說,本來就是編的。然後問小桃,如果讓她為小娘滴幾滴血,她可願意,小桃說,衛小娘生前對自己那麽好,有好吃的,都給她留著,當然願意。

連小桃都願意為小娘做點事,而作為枕邊人的盛紘,卻連幾滴血都不願付出,他又怎麽可能為小娘主持公道?也是個不堪托付的人!

(三)

墨蘭看攀附齊衡無望,便把目光瞄向了永昌伯爵府吳大娘子的嫡子梁晗。永昌伯爵府乃京中數一數二的富戶,又有爵位在身。那梁晗雖不一定襲爵,可吳大娘子的私房錢也夠他吃三輩子的,如果再弄個蔭封,自己跟著弄個誥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吳大娘子註意到明蘭,是在她舉辦的一場馬球會上,明蘭為給嫣然姐姐奪回母親遺留的金簪拼盡全力,吳大娘子評價明蘭:「堅圓凈滑一星流,月杖爭敲未擬休」,她覺得明蘭在球場上英姿颯爽的樣子,很有自己年輕時的風範。況明蘭是在盛老太太膝下養大的,盛老太太,勇毅侯獨女,她養大的孩子自然也不一般,如果給自己當兒媳,定能把兒子的後院收拾得幹幹凈凈。

一場場馬球會、捶丸、雅集,吳大娘子想盡辦法約明蘭,把好東西全塞給她。

「明蘭要嫁到永昌伯爵府做大娘子了,元若哥哥負我,難道連梁晗也負我?」墨蘭嫉妒得要發瘋。「沒下聘,就是還沒定,一切都可以從長計議。」林噙霜勸道。

明蘭派丹橘把吳大娘子送的毛皮送去給墨蘭,墨蘭氣得讓女使扔到外面去。什麽破皮子,難道我們林棲閣沒有?

「破皮子,這些可都是上好的東西,價值連城的貨色。你們是沒瞧見,今日在梁府,那伯爵娘子拉著我們六姑娘的手,一刻都不肯松開呢,還特意讓梁公子出來相見。我們人都走了,還追出來,送了一車子好東西,這才叫真本事呢。怕是我們六姑娘指頭縫裏流出的這麽點子東西,都夠你們林棲閣攢半年了吧。」一番話,氣得墨蘭沖上來甩了丹橘一記耳光,並怒氣匆匆地沖向明蘭的院子,不僅打了明蘭,還用摔破的瓷片劃傷了明蘭的臉。

事情鬧到了盛紘那裏,明蘭說,這都是因為前日弄臟了四姐姐的衣服,她才會記恨自己,並故意說出墨蘭在外面想私會外男。

「你妹妹制止了你,護住了盛家的臉面,你不感激你妹妹,竟還毀了她的臉,你再落個悍妒的名聲,你還有什麽前程?」盛紘氣憤地訓斥著墨蘭,並罰她去跪祠堂。

明蘭本想讓父親因為墨蘭的事,惱了林小娘,可林噙霜手段了得,不僅自己沒受牽累,還哄得盛紘心軟,讓墨蘭只在院中禁足。

這是因為事情太小,那就把事情鬧大,大到護不住。明蘭深知父親的為人,只有把事情鬧到足夠大,他才可能處置林噙霜。

(四)

明蘭讓女使們穿著新衣服,搬著東西從墨蘭門前經過,墨蘭派女使詢問緣由,並交代,找那個蠢的小桃問。小桃說,王大娘子說,因為吳大娘子經常來家裏,讓女使們穿得鮮亮點,方不辱了盛家的門楣。

什麽時候吳大娘子經常來家裏了?竟沒有人對自己說起過,墨蘭心急如焚。「吳大娘子怎麽想不重要,重要的是梁六郎怎麽想!」林噙霜勸道。

林噙霜給盛紘提到墨蘭的婚事,盛紘給墨蘭選了耕讀人家的舉子文炎敬,這讓林噙霜母女大跌眼鏡。為了得到永昌伯爵府的富貴,林噙霜教給墨蘭自己借孕上位的那套,讓墨蘭故技重施。她打聽到永昌伯爵府什麽日子上香,什麽地點,什麽時辰,讓墨蘭扮成女使的模樣,故意在梁晗面前摔倒,裝作偶遇。明蘭又讓姨母在中間推波助瀾,讓墨蘭得以與梁晗順利私會。

明蘭知道最想林噙霜倒台的就是王大娘子,那麽多年,王大娘子被林噙霜壓得喘不過氣來,好好一個大娘子竟不如妾室活得體面。

明蘭便在屋裏放了三個大缸,盛滿水,養了荷花,並告訴如蘭,這是得了玉清觀道士的指點,改一改自己的黴運,也有利於婚事。

如蘭把明蘭在屋裏放水缸的事當笑話向王大娘子講起,王大娘子是信奉神佛的,決定也去為兩個女兒祈福,繼而發現墨蘭與梁晗的奸情。

「梁家如果肯娶墨兒,可以說他們早就有婚事,舉止親密些也無妨。如若不然,恐怕明蘭跟如蘭兩個女兒都嫁不出去。別說是那窮秀才,就是山村野夫也未必肯娶這樣人家的女兒。盛家丟人了,長柏就丟人了,長柏要是丟人了,他的大娘子海氏哪還有臉啊?我要你們王家,盛家,海氏,還有老太太家,統統去給我想辦法!」林噙霜一番話,讓盛紘幡然醒悟,他恨她那麽多年騙了自己的感情,他恨她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整個盛家的生死。

林噙霜打板子後被扔到了外面的莊子裏,明蘭帶著墨蘭送她的那副舐犢情深圖去探望她,林噙霜以勝利者的姿態面向明蘭。

「我從來沒想嫁入永昌伯爵府。」明蘭低聲說。你沒想嫁入永昌伯爵府,那你與吳大娘子相交是為了什麽?你知道了什麽?你想幹什麽?林噙霜的聲音裏充滿了恐懼。畫本身不會殺人,明蘭用了誅心之法,讓林噙霜在臨死前亦在擔憂與惶恐中煎熬自己。

林噙霜死訊傳來的那天,明蘭帶著所有的證據跪到祖母面前:「林噙霜害死了我小娘,一屍兩命,證據確鑿。」祖母驚呆了,她打了明蘭一記耳光,後又心疼地抱緊了她,這之間層層疊疊,稍出一點差池,明蘭就會身敗名裂。

明蘭道:「殺母之仇,不共戴天,什麽容貌,什麽名聲姻緣,都算什麽東西,就算我死了,從墳裏爬出來,也要報仇。」

明蘭為給小娘報仇,可謂把後宅中的算計做到了極致,在不動聲色中將對手一步步推向深淵,比起林噙霜那些細枝末微的伎倆,她的城府才是深不可測。只是,這一切皆拜盛紘所賜。誰不想在父母的疼愛下慢慢長大?誰不想長成明媚盛開的花?當小娘被害死的那一刻,明蘭就失去了這個機會,誰能指望靠守拙自保的女孩,心中會滿是燦爛的陽光?

人生難免經歷痛苦掙紮,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她再也不是那個遇事躲避的六丫頭,而是成長為十八般武藝都精通的盛明蘭,遇到再大的困難,都會保持微笑,遇到再大的風浪,也要學會遠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