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當年那個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照料47年,後來他怎麼樣了?

2020-03-15 21:32:28歷史

我們閱盡鉛華,只為呈現不一樣的歷史。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開始全面發動侵華戰爭。十四年抗戰,十四年辛酸史,軍民死傷無數。抗戰期間,在多方戰場及各大戰役眾,我軍曾俘虜過數以千計的日軍士兵。需要指出的是,在抗戰結束後,一些傷殘日軍士兵並沒有回到本國,而是在中國留了下來,今天子淵要講的就是父子兩代人救助日本傷兵的感人故事。

當年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收留照料47年,回國後他如此報答▲侵華日軍舊照

日本戰敗投降後,中國大部分地區的普通民眾又得以迴歸戰前平靜生活,河南省南召縣太山廟鎮樑溝村村民孫邦俊就是其中之一。一天,孫邦俊和妻子準備將從山裡挖來的山貨帶到集市上販賣,偶然發現路邊有一個行為極其怪異的乞丐。孫邦俊看見這個乞丐後,就一直觀察著他,只見他不停地向來往的行人乞討吃食,卻又用手遮住面部。畏畏縮縮之態,好似深怕行人看見他。善良的孫邦俊跨步上前問候他,這才得知原來此人是遺留在華的日本傷兵。

當年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收留照料47年,回國後他如此報答▲上世紀河南農村舊照

抗戰打了十四年,人民就受了十四年的罪。作為中國人,每個人無不痛恨日本侵略者,恨不得飲其血、啖其骨。孫邦俊雖也極其痛恨日本兵,卻看見眼前這個傷兵唯唯諾諾、衣衫襤褸的可憐模樣,就怎麼也狠不下心來了。心地善良的孫邦俊從乾糧口袋裡拿出兩個窩窩頭,遞給了這個日本傷兵,傷兵興高采烈地接著,吃完窩窩頭後,傷兵沒有走,一直跟在孫邦俊夫婦身後。淳樸善良的孫邦俊夫婦見狀後一番商量,決心將這日本傷兵帶回家中。可是誰也沒想到,傷兵這一住就是整整47年。

當年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收留照料47年,回國後他如此報答▲「小門野郎」舊照

很快,孫家收留了一個日本鬼子的訊息不脛而走,鄰裡鄉親們都很難理解孫家夫婦的做法,有一些言辭偏激的人還罵孫邦俊是漢奸,還立誓說自己再也不會同其來往。孫邦俊夫婦只得挨家挨戶地向鄰裡鄉親們解釋,侵華時期不少日本士兵也是被迫拿上槍支彈藥加入這場戰爭的,他們和中國人民一樣,都是戰爭中的受害者。隨著時間推移,加上日本傷兵從不生氣鬧事,鄉親們也就漸漸接受了他。有時,還有鄉親們給孫家夫婦送去多餘的衣物吃食,並給日本傷兵取了個「小門野郎」的外號。幾年後,新中國成立,當地政府知道這件事後,派專人慰問孫邦俊一家,並破例給日本傷兵上了戶口。

當年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收留照料47年,回國後他如此報答▲上世紀五十年代農民舊照

不過,收留日本傷兵的舉動確實給孫邦俊的家庭帶來了很多困難和負擔。這名日本傷兵在戰場上受傷後便患上偏癱之症,生活不能自理,當初日軍戰敗回國時,是將他遺棄在中國的。孫家夫婦收留日本傷兵後,無微不至地照料他,在八個月後,傷兵的偏癱竟然奇蹟般地治癒。不過因為照顧傷兵,孫家卻債臺高築,生活愈發艱難。後來,孫邦俊的兒子孫保傑以優異成績考上南召師範學校,卻在政審中因家裡有侵華傷兵而沒通過,失去了上大學的資格。1964年,孫邦俊臨終之際留下遺言,希望兒子孫保傑可以善待家裡的「老憨叔」,有條件的話幫「老憨叔」找找親人,好讓他能落葉歸根,孫保傑含淚答應。

當年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收留照料47年,回國後他如此報答▲中日友好代表團訪華舊照

因為家中有這位「老憨叔」要照顧,孫保傑要娶妻生子時,很多女孩兒都不願意嫁過來,直到孫保傑三十多歲了才娶上媳婦。「改革開放」後,孫保傑夫婦決心將此事公之於眾,以尋求社會力量的幫助。1992年4月,日本博州中日友好訪問團來南陽訪問,同行的一名叫津田康道的日本人聽聞了這件事,看到了孫保傑提供的照片,認為這個「老憨叔」很像自己之前的戰友。經過對「老憨叔」進行DNA鑑定,最終確定他就是失蹤多年的石田東四郎。石田東四郎,秋田縣增田町人,1937年畢業於東京農學院,後被強徵入伍前往中國參戰。

當年被遺棄的日本傷兵,河南農民收留照料47年,回國後他如此報答▲石田東四郎晚年近照

很快,孫家兩代人照顧日本傷兵的事,在中日兩國引發了強烈反響。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淳樸善良的孫家兩代人一心一意、無私奉獻的救助日本傷兵,讓大家都感慨萬分。石田東四郎回鄉拜祭時,當地居民都對孫家照顧石田東四郎一事充滿肯定,並提議增田町與中國河南省南召縣太山廟鎮兩地締結友好關係。此外,日方還在社會各界籌措金,在中日兩國分別建立友好植物園與友好學校。中日兩國友好學校每年會設定部分全額獎學金學生名額,以為南陽培養優秀人才與促進中日兩國友好溝通交流。常言道「好人有好報」,一個不經意的善舉,促進了兩個國家的友好,這個故事至今道來仍令人唏噓感慨。

參考資料:

《傷兵東四郎》《生者的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