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2020-01-08 21:51:12歷史

正統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朱祁鎮親徵瓦剌兵敗被俘,留在京城監國的郕王朱祁鈺在於謙和孫太后的支援下即位,明英宗朱祁鎮被遙奉為太上皇,被囚近一年後,明英宗朱祁鎮重返京城,不僅被幽禁南宮,且朱祁鈺對其防範甚嚴。七年之後,明代宗朱祁鈺病重期間,石亨等人發動「奪門之變」,明英宗朱祁鎮成功復闢。那麼,面對明英宗的復闢,朱祁鈺為何卻無力阻止?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土木堡之變」後朱祁鈺即位,八年之後朱祁鎮復闢成功

正統十四年(1449年)六月,瓦剌太師也先率軍南下,在權宦王振的極力慫恿之下,明英宗朱祁鎮不顧群臣反對,命郕王朱祁鈺留京監國,自己親率大軍出征。結果,由於王振的獨斷專權,大軍在土木堡遭遇慘敗,就連明英宗朱祁鎮自己也淪為了瓦剌俘虜。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軍隊慘敗,皇帝被俘,當此危急存亡之際,時任兵部左侍郎的于謙在建議朱祁鈺抽調軍隊、糧草入京備戰的同時,為了防止也先以皇帝朱祁鎮相要挾,同時為了穩定朝局,于謙聯合大臣奏請皇太后同意,郕王朱祁鈺即位稱帝,是為明代宗,同時遙奉朱祁鎮為太上皇。此後,在於謙的指揮下,明軍力挫力挫也先大軍於北京城外。

北京保衛戰後,也先見無法從朱祁鎮身上得到好處,又多次被明軍打敗,於是南下與明廷議和,並表示願意放皇帝回京。對於朱祁鎮返京,明代宗打心底是牴觸的,在於謙的勸說之下,朱祁鎮這才得以返回京城。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對於重返京城的朱祁鎮,朱祁鈺其實並非沒有防備,也正因如此,返回京城的朱祁鎮便迅速被幽禁於南宮之中長達七年。七年裡,朱祁鈺不僅對南宮嚴密封鎖,甚至加派錦衣衛嚴加看管,就連食物都只能通過小洞遞入,朱祁鎮的皇后錢氏甚至不得不依靠做些女紅來維持生計。

在此期間發生了一件事情,孫太后在扶立朱祁鈺為帝之前,率先立朱祁鎮之子朱見深為太子,孫太后此舉極為明顯,那便是保證皇位留在明英宗這一脈,而朱祁鈺不過是臨時代為執政罷了。然而,隨著皇位的穩固,朱祁鈺並不想將皇位交回朱祁鎮這一脈,因而在景泰三年(1452年)將朱見深太子之位廢除,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儲君,可惜朱見濟在次年便夭折了。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到了景泰八年(1457年),明代宗朱祁鈺突然患病,臥床不起,人心惶惶之際,石亨、曹吉祥、徐有貞等人率兵擁立朱祁鎮復位,史稱「奪門之變」,而朱祁鈺在位期間深受重用的于謙、王文等人則先後被下獄、處死。

朱祁鈺對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卻無力阻止其復位

從前文可見,朱祁鈺對於重新返朝的朱祁鎮其實並非沒有防備,然而縱觀整個「奪門之變」,朱祁鈺卻可以說是毫無抵抗之力,這又是為何呢?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政變取得了孫太后的支援

1、政變過程太過順利。我們來看看發動「奪門之變」的主要成員,其中石亨不僅深受朱祁鈺重用,而且是此時武將集團的領軍人物之一,而且直接掌握著皇城鑰匙;右都督張軏則直接掌管京營,可以就近調兵;宦官曹吉祥則利用宮中之變,趁機取得了孫太后對復闢之事的支援。此外,朱祁鎮太上皇的身份,也令宮中侍衛不敢擅自抵抗,在這幾人的聯手發動之下,整個政變過程兵不血刃、極為順利,朱祁鈺根本來不及反應。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于謙

2、朝臣因立儲而分化。早在景泰三年(1452年)那次易儲,其實便已經有朝臣明確反對,例如貴州道監察御史便因此而被下獄杖死,就連皇后汪氏也因此被廢,雖然朱祁鈺通過試探和賄賂朝臣而壓制了反對聲音,但由於兒子朱見濟在成為儲君次年便夭折,卻使得此事再起波瀾。景泰八年(1457年),朱祁鈺病重期間,朝中大臣再度因為立儲而分為兩派,其中大學士王文、宦官王誠等擁立襄王朱瞻墡世子(朱祁鈺沒有其他兒子),而吏部尚書王直、禮部尚書胡濙、兵部尚書于謙等則傾向於復立朱見深。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3、朱祁鎮的太上皇身份。雖然朱祁鈺對於朱祁鎮極為忌憚,並對其進行諸多限制,但他畢竟還擁有著太上皇的身份,在皇帝朱祁鈺臥病在床的情況,面對太上皇發動的兵變,宮中衛士根本不敢擅自抵擋,這使得他能夠順利進入奉天殿。同樣的,朝中大臣在上朝後見到皇帝換人,雖然一時間驚疑不定,但在朱祁鎮做出朝臣仍然擔任原職的承諾後,便迅速接受了這一事實。更為重要的是,由於朱祁鈺無子,他百年之後皇位重新回到明英宗這一脈幾乎是眾望所歸,朝中大臣對於朱祁鎮的復闢其實並不牴觸。

明代宗朱祁鈺對於朱祁鎮防範甚嚴,為何對「奪門之變」卻無力阻止

除了以上幾點之外,朱祁鈺對於政變之事沒有足夠防範也是重要原因,而這一點或許是由於他認為自己已經對朱祁鎮限制到了極點,不認為對方有足夠的實力和能力發動政變,這也導致了政變發生時,朝廷根本沒有做出有效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