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御史趙炳麟傳18:汪精衛刺殺攝政王,趙炳麟當選​股員長

2020-07-15 11:58:22歷史

#廣西名人##全州華文頭條#1908年8月27日(光緒三十四年八月初一),清廷頒發《欽定憲法大綱》,以是年至1916年共9年為預備時期。1909年2月17日,清廷命各省正式成立諮議局。廣西巡撫張鳴岐要趙炳麟推薦人才,他推薦翰林院陳樹勳(字竹銘,廣西岑溪人)、唐尚光(字星航,廣西全州人)兩編修及蔣繼伊(字伯文、全州人)僉事回桂籌辦。臨行之際,廣西籍京官數百人在京口為之餞行。唐景崇令趙炳麟代大家贈言。

他在贈言中闡述自己的觀點:「政治無一不從保民入手」,「樂民之樂,憂民之憂」。又說廣西近年兵燹初平,土地荒蕪,四民失業,衣食不足,遑論教育?是以民間沉迷煙賭,不知讀律讀書,而官吏亦以治匪者治民,不以教養為事。數十年來,凡殺人如麻、暗無天理者,多稱能吏。希望諸君回鄉佐助張鳴岐興利除弊,倡導教育,「持以堅忍,處以鎮靜,毋以任重地難稍生旁貸之志,執守法律百折不回。他日吏治秩然,民風不變,西南門戶不至洞開。」字裡行間,洋溢著他對家鄉人民的赤子之情。

陳樹勳後來擔任諮議局議長,唐尚光任副議長。他們將廣西的憲政活動搞得非常活躍,指責省督撫苛捐重稅,要求改革賦稅制度;嚴斥廣西賭博氾濫成災,導致貧者日增,富者日少,商務衰落,提出要改革省政,為維護監督權力,廣西諮議局開全體辭職先例,震驚朝野。10月,除新疆外,各省諮議局同時開幕,立憲派的活躍分子差不多都成了諮議局議員。執掌朝政的攝政王載灃,為穩固自己的地位,也極力標榜開明,多次重申堅持立憲的宗旨,但對何時召開國會卻表現不積極。

在外有異族恐嚇威逼入侵,內有官居要職袁世凱之流專橫跋扈的1908年,趙炳麟在給曾與他一道在翰林院任編修的光緒狀元(1894年)張謇(1910年成為立憲派的領袖)回信時表示,治國之道有兩個辦法,一則是自上而下,必有英明之君主勤奮而為民工作,官吏不敢為虐,如此可以治;一則自下而上,必有完全之議會監督行政,官吏不能為虐,如此也可以大治。自上而下者君主必須英明,若君主知識稍差,弊端百出,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辦法;自下而上者,監督之權必須公佈全國,若官吏不能治事安民,則不能在其位繼續工作。這樣的話,即使君主只是有一般的水平,則國家可以大治。

趙炳麟感嘆地說,他從翰林至擔任御史,就此事上疏七次,竟沒得到多少人附和!但張謇在設國會問題上與趙炳麟意見大多相同。他1909年被推為江蘇諮議局議長。以張謇為首的立憲派認為國會遲遲不開,有可能引發革命,造成國家局勢不穩。張謄同江蘇巡撫瑞澄商議:由張謇出面聯絡各省諮議局,由瑞澄出面聯絡各省督撫,分別請朝廷速開國會和速設責任內閣。在陳樹勳的領導下,廣西諮議局立刻響應張謇發起的請願活動,並派出得力的議員吳錫齡為代表參加請願。立憲派議員、臨桂人秦步衢等還發動8757人聯名呈請速開國會。廣西巡撫張鳴岐與各地總督、巡撫聯名致電軍機處,主張內閣、國會同時設立。12月,16省諮議局代表齊集上海組成國會請願同志會,公推直隸的孫洪伊為會長領銜代表。

該會所定的《簡章》,明確以「請求政府即開國會為目的」。並宣稱,該會「非到國會成立之日,不得解散」。1910年1月30日,16省代表第一次赴京請願遭拒絕。

4月,發生了同盟會會員汪精衛刺攝政王未遂事件。在汪精衛等革命派看來,如果清政府的預備立憲獲得成功,那革命派的民主共和理想就無法實現了。因此,他與很多革命者都認為,要用一次劇烈的行動,向海內外的華人顯示,清政府的立憲是假立憲,不可能獲得成功。4月2日,汪精衛、黃復生想透過暗殺清政府事實上的最高統治者攝政王載灃,來振起渙散的人心,造成革命的時勢。但汪精衛等人刺殺載灃未遂被捕,此事轟動全國。按照大清律法,汪精衛犯的是「謀大逆罪」,必死無疑。在獄中,汪精衛寫下了一首《被捕口占》的詩歌,其中有言:「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表達了從容就義的決心。但清廷怕處死汪精衛引來更多革命黨抱著炸彈來報仇,於是攝政王聽從善耆的建議,改處死為永遠監禁。武昌起義爆發,清政府為挽回人心,便開放黨禁,釋放在押政治犯。於是,汪精衛和黃復生在1911年11月6日被清廷釋放。這是後話。

汪精衛行刺事件的發生,讓攝政王進一步意識到立憲的重要性。宣統二年五月初十(1910年6月16日),在國會請願同志會的發動下,各省立憲派代表進行第二次請願。攝政王於二十一日下發諭詔,仍以「財政困難,災情遍地」為由,堅持「九年籌備完全」再行降旨定期召集議會,再次拒絕了請願。

但請願活動還是產生了一定的效果,三個月後,經攝政王同意,於1910年9月23日在京師法律學堂,成立了清末立憲運動的議會準備機構----資政院。總裁溥倫為議長,副總裁沈家本為副議長,金邦平為秘書長,用抽籤法將議員總數196人分為六股,第一至四股各33人(第三股實32人),第五、六股各32人,因沈家本奉旨充副總裁,故不在各股議員之列。隨後各股議員推選股長與理事:第一股股長為趙炳麟,理事沈林一;第二股股長許鼎霖,理事孟昭常;第三股股長勞乃宣,理事顧棟臣;第四股股長莊親王,理事陳寶琛;第五股股長睿親王,理事雷奮;第六股股長陶葆廉,理事汪榮寶。

1910年10月3日(宣統二年九月初一)資政院第一次舉行開院禮,攝政王載灃也親臨會場主持開院典禮。時全體議員合影。資政院會場議員人數起初訂為二百名,欽選、民選各一半。監國攝政王載灃代行蒞選,頒諭嘉勉議員。欽選一百名由皇帝指派,民選一百名由各省諮議局選出。由於新疆省未開諮議局,故應選的2名議員闕如,實際應民選的議員只有98名,清廷也相應減少欽選議員至98名,其中宗室王公世爵14名,滿漢世爵12名、外藩王公世爵14名、宗室覺羅6名、碩學通儒10名、納稅名額10名、各部院衙門官32名,趙炳麟屬衙門官的欽選議員。

這196名應選議員以外,還有資政院總裁、副總裁、秘書長各1人皆為欽選,且皆享有表決權。10月4日,資政院第一次常年會正式開會議事。10月6日、7日,相繼選舉預算股、決算股、稅法公債股、法典股、陳請股、懲戒股各股專任股員及股員長、副股員長。因趙炳麟在立憲運動中的出色表現,被選為資政院陳請股股員長,同時,正式開始議事。

10月7日藉資政院開院之機,請願代表發動第三次聲勢浩大的請願活動,領銜上奏的是東三省總督錫良,共十八個總督、巡撫、將軍、都統聯署。

速開國會也是趙炳麟所期望的,為了響應接二連三的請願活動,10月19日,陳請股股員長趙炳麟委託議員方報告了各省諮議局聯合會陳請速開國會說帖的理由。在資政院期間,他上《論資政院用人宜慎疏》,提出瘋癲痴呆者、犯罪入獄者、公權被剝奪者等六類人不得成為貴族院議員。

10月22日,為防止奕劻之流專權,趙炳麟提出各省人民代表請速開國會的說帖,交院會議議決。當天議事日程表第四項為提議陳請速開國會議案。議員羅傑首先發言,認為「國會速開一事,為中國大陸存亡問題」,並對此案提出三點意見:「一、此案不決,諸案均不能決,要求本院議員全體贊成透過;二、要求議長從速上奏;三、要求到院政府特派員暨中國大陸有氣力之人,設法使攝政王見信即允速開」。隨後議員江辛、牟琳、於邦華、陶鎔相繼發言,均表示贊成,要求即行表決。

當副議長沈家本宣佈「如有贊成請開國會者起立」時,出席此次會議的141名議員全體「應聲矗立,鼓掌如雷」,並齊聲三呼:「大清帝國萬歲!大清帝國皇帝陛下萬歲!大清帝國立憲政體萬歲!」全場震動。

全體表決通過後,副議長沈家本又指定議員趙炳麟、陳寶琛、孟昭常、汪榮寶、許鼎霖、雷奮6人,起草請速開國會奏摺稿,準備具奏清廷。議員許鼎霖表示:「今日因為速開國會一事全體贊成,無一反對者,真可為中國前途賀。」

趙炳麟起草後,由汪榮寶進行了修改。宣統二年九月,趙炳麟與汪寶榮合作上《為資政院起草請速開國會疏》,強調建設國會的重要性,提出「欲預備立憲法基礎,非速開國會不可。」「有國會則有責任內閣,無國會則無責任內閣。責任內閣者憲政之本也。國會者又其本之本也。」他以日本開國會消除內亂,朝鮮不開國會無監督機關而滅亡的事例,說「世界政體漸趨一體,立憲者昌,不立憲者亡,歷史陳跡照然可睹。而立憲法政體之要義,實以建設國會為第一。」對於朝廷提出的五年立憲建設國會為立憲政體的計劃,他覺得時間太久,不利於國家穩定,故「伏乞皇上毅然獨斷,明降諭旨,提前設立上下議院,以維危局而安群情。」

10月26日,當天議事日程表第一項為陳請速開國會具奏案。首先,秘書長朗讀了奏稿。接著,汪榮寶說明了與趙炳麟等人起草此奏稿的主旨。一是奏稿概述了各省諮議局聯合會、各省人民代表孫洪伊等和海外華僑代表湯覺頓等三件陳請書的大意,並附上原本;二是從資政院的立場說明設立兩院制國會的好處和國會不得不開的理由;三是資政院請求皇上「毅然獨斷,把上下議院提前設立」。隨後,仍用起立法表決,到會171名議員「全體起立」,一致透過。隨後,資政院具奏。

速開國會案雖然因為清廷對國會請願運動的壓制,沒有取得迅速進展,不過,經趙炳麟等人的推動,11月4日,朝廷宣佈將召開國會的期限縮短3年,也算是將召開國會的時間向前推進了一些,即將原定1908-1916年共9年為預備立憲時期,提前到宣統五年(1913)召開國會。同時令國會請願代表團「即日散歸」。但是,老天留給清王朝的時間已是不多了。

1910年11月7日開會時,廣西諮議局派出的代表吳賜齡說:在立憲國家,議案表決之後,皇上裁可「不過是名義上之裁可」,沒有不實行的道理。「今本院具奏案主張明年速開,而王大臣議定要宣統五年,則這議案效力全失,所謂資政院‘立議院基礎’、‘養議院精神’者何在?」他指責朝廷違背以前的許諾,贏得場內一片掌聲。」

在資政院成立期間還有兩件事是值得一提的。

1910年10月3日,各省諮議局第二屆常年會如期召開。湖南諮議局以巡撫楊文鼎發行公債,不交局議,有違法侵權行為,致電資政院核辦。資政院支援湖南諮議局,奏劾巡撫楊文鼎故意違背諮議局章程。1910年11月9日,資政院在會議開議前宣佈朝廷諭旨,認為「湖南發行公債系奏經度支部議準之件,該撫未先交諮議局議決,系屬疏漏,既經部議奉旨允准,著仍遵前旨辦理」。

資政院的核議沒有任何結果,引起了議員們的普遍不滿。此事牽涉到資政院的議政許可權、效力及其與政府的關係問題。20多名議員紛紛發言,強烈要求軍機大臣,尤其是領班軍機大臣慶親王奕劻到院接受質問。軍機大臣沒人敢來。11月20日,資政院又為雲南諮議局與雲貴總督爭執的鹽斤加價案和廣西諮議局與廣西巡撫爭執的限制外籍學生案具奏請旨。當日朝廷降旨,令督辦鹽政大臣及民政部察核具奏。

訊息傳出,資政院議員異常憤慨,認為「本院決議上奏之案,乃交行政衙門議奏,是以行政機關蹂躪立法機關之獨立,實為侵奪資政院許可權」,紛紛主張「根據院章,彈劾擬旨之軍機大臣」。11月22日,在資政院會議上,議員易宗夔認為關於雲南與廣西兩案的諭旨,兩道均由軍機大臣所擬,並副署軍機大臣,把立法機關所議決的案子交行政衙門去察核,「是侵資政院的權,違資政院的法」,資政院應按照院章第二十一條上奏彈劾軍機大臣。許多議員相繼發言,也都表示要彈劾軍機大臣。

在資政院彈劾軍機大臣事件中,廣西派出的代表吳賜齡也是勇猛異常,在政府特派員出面代表軍機大臣進行解釋時,吳賜齡說:「此次彈劾案如軍機大臣自己見得不是,就應自己辭職;若以資政院為不是,就應奏請解散資政院,斷無調和之理。」抱著不怕解散資政院的決心,彈劾到底,決不妥協。隨後表決,到會134名議員中有112人贊成,以絕對多數通過了彈劾軍機大臣案。最後由議長指定趙炳麟、沈林一等6人為起草員,具體負責起草具奏摺稿。但奕劻已經容不下趙炳麟了。

圖為桂林廣播電視臺《文化桂林》欄目攝製組的記者們與地方史學工作者、全州縣紹水鎮領導和村裡講歷史故事的老人在趙氏門樓與古村大門入口合影

蔣廷松

《湘江作證》第十四回:黃克誠虛心討計策 軍團長出謀守界首

奇怪,全州此村有許多精美的古墓石碑,為什麼沒有墓?

廣西灌陽山歌:詠新圩阻擊戰

探訪河北省承德市神秘的雙塔山,這地方真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