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

2020-01-17 15:32:53歷史

導讀:說起斷案,世界歷史上是高手輩出。但要說斷案厲害到被稱為法醫學鼻祖的程度,全世界也沒幾個。而我們中國歷史上就有這麼一位,誰呢?宋朝的宋慈。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的大宋神探宋慈

宋慈其人

宋慈出身官宦之家,其祖父是唐代著名宰相宋璟,唐代有名的兩位名相之一,另一位是姚崇。宋慈在刑獄方面有如此突出的成就,可能跟他的父親宋鞏有關,宋鞏曾任廣州節度推官,也就是宋朝掌管刑獄的官員。

不過,宋慈是屬於大器晚成型的。他31歲考中進士,然後被分配到了浙江的鄞縣當縣尉。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宋慈的父親過世了。古時候講究百善孝為先,父親過世了,你得在墳前守孝三年。

就這麼著,宋慈就在家裡為父守孝,一呆就是三年。可等他守孝期滿,34歲準備再出山的時候,官位已經沒空缺了,只能先等著。這一等又是六年,等到宋慈四十,才被分配到了江西信豐縣,做了主簿。

不過,宋慈到底是後來成為法醫學鼻祖的人物。即便在這麼小的官位上,仍然兢兢業業,踏踏實實的工作。而且一干就是13年,一直到了53歲才幹上廣東提刑官。那這提刑官具體是幹什麼的呢?我們這裡科普一下。提刑官的職能有二,其一是監督稽核,看看地方官員處理案件是不是及時,判決是不是公正;其二呢,遇上疑難雜案,或者冤假錯案什麼的,他負責處理,也就相當於現在司法部門的總負責人。

從此以後,宋慈始終都在案件調查的第一線。各種各樣的冤假錯案,被他一一落實平反,上任八個月就解決了兩百多件,無一紕漏。後來他又去過江西、廣西,都是當提刑官,可以說後半輩子都在跟案件打交道。

也就是在這麼多年的辦案過程中,宋慈總結並使用了一些特殊的辦案方法。即使到了今天,其中的一些方法仍然具有借鑑意義。這也就是宋慈,被稱為世界級的法醫學鼻祖的原因。那麼宋慈都開創了哪些特殊的辦案方法呢?下面我們一一來說。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宋慈在案件調查方面有一些自己的創新

親臨現場

這個標題大家可能覺得很奇怪。親臨現場不是很正常的嗎?現在辦案辦案人員哪個不是親臨現場的呢?但這是現在,古代可不一樣。古代官員都是大老爺,到現場查案,開玩笑。古代官員查案根本不出現場,都是把屍體抬到府衙來審案。這就導致了很多的證據丟失,出現了不少冤假錯案。

宋慈打破傳統的第一步就是親臨現場。話說公元1238年的一天,宋慈接到報案,說一名泥瓦匠在自家的茅屋旁被燒死了。宋慈到現場的檢驗發現,屍體的右手邊有一個不大明顯的圖案,一看就是死者生前的畫的,這個圖案到底什麼意思呢?

很顯然,現場經過大火焚燒,滅火時又被水沖洗過,大部分物品都被破壞了,那宋慈還有什麼辦法能破案呢?這就要說到出現場的重要性了,宋慈拿出了酒和醋,然後讓人把屍體移開,接著把屍體原來在的地方清理了一下,然後把酒和醋潑了上去。

這其實是利用酒和醋的揮發性,看看屍體所在的地面上有沒有血跡,從而判斷死者在被火燒之前身體有沒有出過血。結果,沒一會地面就出現了血跡。跟屍體一對比,正好就在太陽穴的位置。

接著,他又去檢查死者的太陽穴。果不其然,太陽穴上赫然出現了刀傷的痕跡。宋慈據此認為,這個泥瓦匠是先被人殺了,之後被人點火焚屍。那麼凶手會是誰呢?此時,宋慈開始調查走訪,瞭解死者的一些情況。結果從一個鄰居口中得知,泥瓦匠前段時間都在當地大戶魏獨厚家砌牆,魏府的管家田七還來過他們家。

這個線索讓宋慈想起屍體旁的圖案,似乎特別像是一個沒有寫完的田字。後來經過進一步調查發現,原來是泥瓦匠在給魏獨厚家砌牆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他們家不為人知的祕密。為了掩蓋祕密,魏獨厚就讓管家田七殺害了泥瓦匠,最後還焚屍滅跡。

這要不是出了現場,現場很多證據都會丟失,這件案子就很難查清。所以,宋慈堅持認為,辦理人員必須得親自到現場去觀察,這是他的第一大創舉。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宋慈用酒和醋檢驗屍體有沒有受過傷

直面開棺驗屍

很對人對這個標題感到疑惑,開棺驗屍都明白,那為什麼要強調直面呢?這裡有兩個原因,一是古人特別忌諱這個,入土為安嘛,沒有人同意別人把下葬好的家人再挖出來,這就得直麵人家的拒絕;其二,就是即便同意了,開棺驗屍也是需要勇氣的。宋慈就規定了,但凡開棺驗屍不允許戴口罩,要直面氣味和死者的樣貌,因為這裡頭往往就藏著破案的線索。

公元1232年的一天,宋慈接到一起報案,說一個鄉紳在洞房花燭夜忽然死了。之前已經判定死者是中毒身亡,投毒者就是新娘,判決秋後處斬。可是宋慈看了卷宗之後,認為此案疑點重重,決定重新查辦此案。

首先就是開棺驗屍。此時,死者已經下葬多時,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檢查發現屍體呈褐色,有些腫脹。接下來,宋慈利用銀釵驗毒,印證死者確實是中毒身亡。可究竟中的什麼毒呢?當時是沒有辦法進行解剖驗毒的,不過宋慈有自己的方法。

他找來了一些糯米糰子包在布里,然後塞到屍體的口鼻,包括耳朵,肛門等地方,把整個屍體都封閉起來。這樣一來呢,屍體體內的一些氣體就會往外頂出來了,這毒素也會隨之沾染到糯米糰子。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糯米糰子都變黑了,可是仍然看不出是哪一種毒素。與此同時,宋慈又檢查了屍體的腫脹情況,發現兩側肢體並不相同,左側明顯要比右側稍微輕一些,同時還發現了屍體左腿上有兩個很小的黑色斑痕。

這時,宋慈判斷死者是死於蛇毒。可問題是,她是偶然被毒蛇咬傷,還是有人利用毒蛇作案呢?於是,再繼續追查下去發現,原來是死者家隔壁的養蛇戶龔三,垂涎新娘的美貌,起了歹心,利用毒蛇把新郎給殺害了?

這要是不開棺驗屍,要不是聞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本來的如花美眷一個被毒死,一個被問斬,而凶手逍遙法外,那真是太冤太慘了。宋慈的這個創舉,等於是給當時的法醫,定了一個新的工作規範,不放過任何破案的可能線索。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宋慈開棺驗屍,查出新娘是被毒蛇咬死的

公開檢驗女屍

這個創舉大家就很容易明白了。古代封建思想盛行,男女授受不親,看身如破身嘛,尤其是宋代,尤為嚴重。男女之間別說接觸了,說話、看一眼都不行。那還是生前,要是死了,尤其是女性屍體是絕不可能被男人看到的。可是這個辦案人員基本都男的呀,不讓看還怎麼破案呢?

宋慈就規定,必須看。他要求屍體不分男女,必須全身檢查。除了女性的私密部位,由接生婆檢驗之外,其他的辦案人員必須親自去檢查。

話說公元1240年的一天,有一位老人抱著女兒的屍體來到公堂。說女兒跟人吵架,被人打死。宋慈一看是女屍,立馬叫來了接生婆,首先檢驗死者有沒有懷孕,或者是遭受性侵的跡象。排除了這兩種可能之後,宋慈就開始檢查女屍身上的淤痕。經過仔細查遍全身之後,宋慈覺得很奇怪,他發現這個少女傷痕竟然都不在致命的部位。說白了,少女身上的傷痕根本就不致命。

進一步檢查發現,少女身上受傷的地方皮肤都比較光滑。這不對勁,但凡是被暴力打擊或受傷淤血的部位,按說都會比其他地方要腫脹一些,皮肤摸起來也會硬一點、粗糙一些。由此宋慈判斷,少女體表的傷痕都是偽造傷。同時,宋慈發現少女面部和指甲都呈青黑色,因此判斷她是中毒而亡。

聽到宋慈的分析,少女的父親終於是害怕了。他承認了女兒身上的傷都是他偽造的。因為他的女兒是在和別人吵架時被毆打,氣不過服毒自殺了。而老漢不想自己女兒死得如此沒「價值」,乾脆偽造了更大的傷痕,想以此來誣陷欺負女兒的人。這下真相大白了,要是不準觀察觸碰女屍,不就讓人蒙受不白之冤了嗎?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經過宋慈的檢驗,女子不是被打死的

法醫昆蟲學

宋慈剛剛轉任廣西提刑官那年,他接到一起慘不忍睹的報案。說是有人被殺死在田邊。到達現場檢查後,宋慈判斷這很有可能是仇殺。同時,宋慈勘驗了屍體,他發現死者的傷口雖然很小,但是很深,而且邊緣整齊,凶器應該是鐮刀。

宋慈立刻就派差役去貼告示,讓老百姓把自家的鐮刀都交上來。如果有誰敢藏匿,對不起,說明你就是殺人凶手。很快,全村的鐮刀都收上來了,有觀眾可能會笑著宋慈怎麼那麼傻呀?難道凶手會傻到把帶血的鐮刀交上來嘛?殺人痕跡肯定洗乾淨了呀。

宋慈當然知道,那他要幹什麼呢?只見他把所有的鐮刀整齊的放在地上,然後什麼都不做,就在那等。沒過多久。就有蒼蠅飛過來,而且是越來越多,全部都落到了鐮刀之上。神奇的是,他們都只落在了一把鐮刀上,而這正是宋慈想要的結果。

接著,宋慈信心滿滿地宣佈,這把落滿蒼蠅的鐮刀的主人,就是殺人凶手。一向嚴謹的宋慈,為什麼僅憑這些蒼蠅就判定凶手是誰的呢?其實並不複雜,他就是利用了蒼蠅對於血腥味和腐敗物質的敏感性,人聞不出來,蒼蠅可以。這就可以分辨哪一把鐮刀是殺人凶器。由此,宋慈找到了真正的凶手。

案件的真相是凶手找死者借錢,沒想到對方不借,他惱羞成怒,一氣之下動了殺心。這起「晒鐮案」的告破,成為歷史上第一例有記載的,人類有意識地利用昆蟲偵破的案件。宋慈自己或許是萬萬沒有想到,他的一個探索,竟然讓他成為法醫學的一個分支學科,也就是昆蟲學的創派始祖。

神探大器晚成,甚至沒有被正史記錄,卻被稱為世界法醫學鼻祖晒鐮案是人類第一次有意識的利用昆蟲破

《洗冤集錄》

除了前面說的這些方法之外,宋慈還開創了實驗破案法、犯罪現場重建等等。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把這些所有的方法結合案例寫成了一本《洗冤集錄》。這本書可以說是世界上第一部法醫學的專著。自那以後,南宋到清末歷代官府都把它當作屍傷檢驗的指南。

不過有一件事很奇怪,按說宋慈算是宋朝大牛人之一吧,可是這等人物竟然在《二十四史》裡頭沒有記載。哪怕是後來紀曉嵐在修四庫全書的時候,也只是在摘要當中提到了宋慈的著作。至於宋慈本人,那都是隻字未提。

這是為什麼呢?答案其實讓人有點痛心。原來在那個年代,宋慈開創的這些手段,需要頻繁和死人打交道,這導致他的社會地位低下。雖然他是一個官員,但是主流社會根本看不上他,自然就不屑於將他寫入正史。

值得欣慰的是,儘管宋慈本人沒有被史冊記載,但是他所倡導的辦案理念,和系統詳實的檢驗方法還是留存了下來,甚至按照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法醫學系周毅武教授的說法,僅憑肉眼在進行屍體的死亡原因,和死亡方法的判定方面,咱們現代並沒有超越宋慈的那個時代,真是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