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好評如潮的私藏讀物【戰王盛寵:本妃有點冷】,熬夜吃狗糧也覺得甜!

2022-11-18歷史
好評如潮的私藏讀物【戰王盛寵:本妃有點冷】,熬夜吃狗糧也覺得甜!

第四章 父親,夫人這是要逼死我啊

慕千兮剛剛話落,就見張氏身邊的管事嬤嬤榮嬤嬤冷著一張臉過來了,她仰著鼻孔,一副命令的語氣:「夫人叫你馬上過去正院。」

說完,就像是看死物一般高高在上地看了慕千兮一眼,冷哼一聲離開。

有什麽樣的主子,就有什麽樣的奴才,張氏不待見慕千兮,她手下的人對慕千兮這個小姐更是敷衍得不能再敷衍。

慕千兮沒有過去,拉著琴書去找出之前給原主用留下的傷藥,給琴書的臉抹了藥。

「小姐,你真的不過去?」琴書擔心地問。

慕千兮搖了搖頭,「我記得這個時候,我那父親也該下朝了,你去請他過來一趟,就說我要被打死了。」

「小姐!」琴書擔憂地道:「不準說死!」

「說說罷了,趕緊去。」慕千兮心頭一暖,失笑道。

琴書雖然不知道自家小姐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但怕自家小姐吃虧,於是飛快地去找慕安成。她離開不久,院子外面就響起張氏尖銳的聲音。

「慕千兮!你這個小賤蹄子!翅膀硬了,連本夫人都使喚不動你了是不是!」

慕千兮看著張氏身後浩浩蕩蕩的奴仆,默默地將放在一旁的鞭子又拿起來,敵我力量有點懸殊,還是小心一點為好,免得陰溝裏翻了船。

張氏走進來一看,慕千兮居然還在屋子裏坐著,頓時一口氣憋到嗓子眼,不爽地道:「你就是這樣學規矩的?沒看見母親來了嗎?榮嬤嬤,去,給我好好教教三小姐!」

張氏帶的都是她院子裏的心腹,說話做事絲毫不掩飾對慕千兮的惡意,而且盡管李嬤嬤和慕嬌嬌都說慕千兮大變了樣,她還是沒有將慕千兮放在心上。

在張氏眼裏,十幾年都沒有蹦跶起來的螞蚱,還能翻了天了不成?

慕嬌嬌看著榮嬤嬤帶著幾個粗壯的婆子向慕千兮走去,站在張氏旁邊笑得一臉得意,「三妹妹,女孩子就是要懂規矩,娘也是為了你好,你可千萬不要記恨呀。」

「哼!連李嬤嬤和你都敢打,還會不記恨我?」張氏冷笑道:「今天就給我好好教訓教訓她!免得又忘了府裏的規矩!」

幾個婆子並榮嬤嬤,一下子往慕千兮身邊撲過去。

慕千兮冷笑一聲,先是一讓,讓一個婆子撲了個四腳朝地,又是一鞭子甩出去,直接打在領頭的榮嬤嬤身上。

「還不快點動手!」榮嬤嬤吃了虧,一個唾沫吐在地上,狠聲道:「不識好歹的小賤蹄子,夫人關心你才教養你,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慕千兮忍不住大笑出聲:「不知尊卑的老巫婆,關心我怎麽一來就想教訓我?關心我那二姐姐也是這樣教養她的嗎?」

慕千兮這一手指桑罵槐,氣得張氏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說,承認慕千兮罵的人是她?不說,她心裏咽不下那口氣!

還是慕嬌嬌跺著腳罵:「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勾引了元鑫哥哥就算了,還這樣說我娘!虧得我娘把你養這麽大!」

「榮嬤嬤!打她!狠狠地打她!免得她不知天高地厚!」慕嬌嬌插著腰,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樣子多麽像一個潑婦。

然而慕千兮鞭子舞得虎虎生風,一鞭一個人,抽得幾個奴仆根本不敢近身!

張氏不滿地挑眉,示意另外幾個人一起上,她就不信,還治不了一個懦弱無能的小賤種!

張氏絲毫沒有察覺到,一個穿著朝服的男子,已經走進慕千兮的院子。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慕千兮背對著張氏,看了個正著,一下子將鞭子往榮嬤嬤手裏一放,一眼望過去,就像是榮嬤嬤拿著鞭子在打她似的。

她則飛快地擠開張氏和慕嬌嬌,沖向了外面。

「父親!父親!救命啊!夫人這是要逼死我啊!」慕千兮捂著心口,一副心疾發作的病弱樣子,沖到慕安成身前。

跟在慕安成身後的琴書急忙扶住她,哽咽道:「小姐!小姐你怎麽了!你不要嚇唬奴婢!」

而在慕千兮身後,榮嬤嬤拿著鞭子和幾個婆子沖出來,和慕安成撞了個正著!

「張氏!你這是在幹什麽!」慕安成眉心一跳,心頭忽然有了不妙的感覺,背著手大喝道。他早就給張氏說了,千兮要和齊家聯姻,留著有大用,這段時間更要好好對千兮,她居然敢背著他這麽做!

「老爺……」

「父親!不怪夫人,都是我不好!」

慕千兮將將依靠在琴書身上,打斷張氏的話,一臉虛弱,絲毫看不出剛剛舞鞭子的淩厲。

「都怪我今天看李嬤嬤和碧枝不懂尊卑,擔心她們對二姐姐也是這樣,伺候得不周到,替二姐姐教訓了一下。」

「沒想到誤傷了二姐姐,夫人護女心切,讓人打罵我也是應該的。」慕千兮在心裏面呵呵兩聲,臉上的表情卻是一臉知錯了的柔弱無措,「只是我這身子,真的不爭氣啊……」

說著,她捂著心口,臉色越發白了。

「胡說!明明是你打了我,還不聽娘的話,娘才讓榮嬤嬤教你規矩的!」慕嬌嬌聽到慕千兮顛倒黑白,就像打了她院子裏的李嬤嬤一樣不講道理,頓時氣得不管不顧地就嚷嚷道。

「二小姐!我家主子平日裏連拿個凳子都費力,怎麽會打你!本來幫您教訓了一下兩個奴才,您不感激就算了,還給夫人告狀,害得我家主子險些沒了命!您怎麽對我家小姐這麽狠心啊!」

琴書扶著慕千兮,抹著眼淚,一副被人逼狠了的樣子哭訴道。

慕千兮默默在心裏給琴書點了個贊。

「閉嘴!主子說話,哪有丫鬟插嘴的道理!」慕嬌嬌擡手就想打人。

「夠了!」慕安成頭都大了,一聲厲喝,「嬌嬌!這是你妹妹!你要愛護她!」

他轉過身,又對張氏道:「張氏,教導兮丫頭也不能任由下人打罵,將人遣散了吧。」

其他的,慕安成竟是也不多說。

慕千兮心頭只覺得替原主感到不值。

她從原主的記憶裏就知道這個父親對原主是漠視的,只看得到原主身上和齊家聯姻的利益。

相比起一個有心疾活不長的慕千兮,他更喜歡未來有著無限可能的慕嬌嬌,或者是一貫討喜的庶長姐慕月玫。

但是原主對這個父親飽含孺慕之情,經常躲在路上悄悄看他,用自己能得到的最好的布料給他做鞋子,每年生辰都給他親手做禮物……

只是慕千兮沒想到,張氏這般明目張膽地打她教訓她,慕安成居然兩句話就輕飄飄揭了過去。

「爹爹!你偏心,憑什麽要娘將人遣散了,明明是慕千兮做得不對!她根本就不將我和娘放在眼裏!」

慕千兮明白自己低估了慕安成的偏心,正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麽做,沒想到慕嬌嬌就上趕著跳了出來。

戰王盛寵:本妃有點冷

涼音小荷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