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辛亥革命前後,汪精衛與袁世凱交往曖昧,汪精衛自始至終不反袁

2020-05-15 21:35:00歷史
辛亥革命前後,汪精衛與袁世凱交往曖昧,汪精衛自始至終不反袁

「相見恨晚」

汪精衛名兆銘,「精衛」是他在同盟會主辦的《民報》上發表文章時用的筆名。宣統二年(1910年)三月,汪精衛等在什剎海旁的銀錠橋埋炸彈謀炸攝政王載灃,事洩被捕。武昌義兵一起,東南各省相繼獨立,清廷為安撫人心,實行大赦,釋放政治犯,兩廣總督張鳴岐專電奏請開釋汪精衛。這樣,經過一年半牢獄生活的汪精衛,於1911年11月6日被清廷開釋。當時,北京各界人士聚集牢獄門口,爭看曾在獄中留下名句「引刀成一快,勿負少年頭」而名噪一時的汪精衛,途為之塞。

武昌起義後,北方清廷統治搖搖欲墜,在河南洹上「養疾」隱居兩年的袁世凱趁勢復出。復出後的袁世凱想借用南方革命聲勢,壓清室退位,並以此把持局勢,來和革命黨談條件。

汪精衛的出獄,在革命黨人和袁世凱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樑。袁世凱讓親信樑士詒在南北之間居中策劃。由樑士詒和楊度介紹,汪精衛被邀到北京錫拉衚衕見袁世凱。汪精衛於是成為革命黨人和袁打交道的第一人。那年袁世凱53歲,汪精衛29歲。

汪精衛於晚飯後七八時謁袁。袁、汪初次相見,賓主座談,相見恨晚。袁世凱盛讚汪精衛「勇氣可比荊軻,容貌可比潘安」,又稱汪是「海內大文豪」,彼此互送高帽,談至十一二時始告辭。次夜,汪精衛、魏宸組(魏與汪精衛、李石曾同為「京津同盟會」的核心人物)謁袁,討論中國君主、共和何者適宜。汪、魏言:「中國非共和不可,共和非公(指袁)促成不可,且公非擔任不可。 」袁初謙讓,後半推半就,雙方相約裡應外合,推倒清廷。

為籠絡汪精衛為自己效力,袁世凱還指令自己的大兒子袁克定和汪精衛結拜為兄弟。汪精衛後移天津租界旅館居住,對外說是籌辦報館,暗地為南方革命黨人通訊息,袁克定往來京津,傳達情報,汪精衛成為袁世凱的一枚重要棋子。那時候,孫中山尚在歐洲,國內革命大計由黃興主持,黃興贊同汪的活動,乃成默契。在袁世凱掌握了北方的軍政大權之後,這一步棋對袁世凱攫奪大總統的寶座是至關重要的。

辛亥革命爆發後,袁世凱自河南彰德南下,進駐湖北孝感,親自督促北洋軍猛攻武昌,形成南北武裝對峙局面。北洋將領馮國璋率部進兵漢陽,炮擊漢口,南方革命軍抵擋不住,革命軍都督黎元洪欲兵退嶽州,形勢對南方革命軍十分不利。為挽救危急的形勢,黃興急電汪精衛,汪精衛轉告袁克定,囑電其父令馮國璋停止進攻,否則取消合作。袁世凱心領神會,立予接受。隔江停戰之後,南北和議開始。

在南北和議期間,汪精衛和袁世凱暗通款曲,發揮其個人影響,有意無意地助袁世凱竊取革命果實。

首先,在袁世凱的指使和革命黨部分領導人的默許下,汪精衛和楊度於1911年11月15日聯合發起成立「國事共濟會」,並發表宣言。宣言的主旨是:要求南北兩方停戰,組織臨時國民會議,解決君主民主問題。由於宣言中充滿了「如果革命延續下去,必將招致外人瓜分或引起內亂」的謬論,因而招致革命黨人的普遍反對。因此,「國事共濟會」成立僅20天的光景,就不得不宣告解散。 但汪精衛和楊度在解散「國事共濟會」後,仍暗中加緊活動,繼續致力於實施「國事共濟會」的主張。汪精衛擁戴袁世凱,可謂不遺餘力。

其次,1911年底至1912年初,北方的革命黨人幾次在通州、灤州發動武裝起義,後院失火,袁世凱驚慌失措。汪精衛卻以同盟會北方領導人的身份,派人四處阻止。他強調,現在正值停戰議和之時,「吾黨京、津、保一帶同志,自應遵守諾言,不可有所行動」。在此時,汪精衛之庇護袁世凱,已到了不惜扼殺革命火種的地步。

在和議期間,同盟會內部在讓位給袁世凱的問題上是大有分歧的,1911年歸國後被各省代表推為臨時大總統的孫中山反對和議,認為「革命之目的不達到,無和議之可言也」。但南京臨時政府中的立憲派和舊官僚,卻乘時而起,大力渲染各國列強幹涉的恐怖氣氛,逼迫孫中山讓步。孫中山在各方面輿論的包圍特別是革命黨內部一些領導人的催促下,為顧全大局,終於不再堅持己見。最終南北雙方達成協議,清帝退位,孫中山讓出臨時大總統席位,袁世凱上臺。

袁世凱的統治鞏固後,凶相畢露,孫中山等革命黨人也認清了袁世凱的狼子野心,對袁世凱不再抱幻想,認為「非去袁世凱不可」。李烈鈞、黃興在孫中山催促下,於贛、寧地區相繼起兵反袁。當時響應孫中山號召的,還有湘、粵、皖、閩等五六省,史稱「二次革命」。

為鎮壓「二次革命」,袁世凱派北洋軍第六師入江西,南北交戰。在此革命生死關頭,汪精衛不分是非曲直,貌似公正地呼籲停止用兵。「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黃興、李烈鈞、陳其美等人被通緝,逃往國外。逃往日本的孫中山,在東京重新組建「中華革命黨」,針對袁世凱的復闢帝制陰謀,策動第二次討袁。汪精衛夫婦因滯留法國巴黎,沒有加入中華革命黨,一切反袁鬥爭,自然與他無涉。

在法國逗留兩三年後,1915年汪精衛夫婦相偕離法返國。國內高漲的護法反袁形勢,並沒有激起他多少鬥爭熱情,他依然置身於討袁活動之外。直到袁世凱在舉國聲討下,做了83天皇帝夢,羞憤斃命前,汪精衛自始至終不反袁,袁、汪仍然保持著相當的友誼,彼此心照不宣,餘意綿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