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2020-05-11 17:03:43歷史

亙古亙今,中國湧現出無數憂國忘家之人,他們或是在戰火中竭力尋求太平,或是痛心於風雨飄零的山河社稷,抑或是懷著理想抱負欲盡己之力成就一個盛世。

共同的期盼匯聚成勢不可擋的力量,是中國不計其數的灰暗時刻裡費盡氣力才可窺見的一絲光亮,卻總能在千鈞一髮之際綻放光彩。

正如林毅夫,新中國成立後的艱難時期,他奮不顧身從臺灣遊向大陸,為的是中國的早日統一和繁榮發展。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遊向大陸

1952年10月15日,林毅夫出生在臺灣宜蘭,父親為他取名林正義,在當時惡劣的社會條件下,寓意著期盼正義的到來。

1949年,國民黨在解放戰爭中戰敗,大批國民黨人狼狽不堪、匆忙逃往臺灣,自基隆港上岸進駐臺北。

蔣介石此人道貌岸然,欺瞞臺灣民眾:「過去一年,實為平生所未有最黑暗、最悲慘一年,唯自問一片虔誠,對國家、對人民之熱情赤誠,始終如一。」

事實卻是,他的一紙「戒嚴令」將臺灣推進了一個名為「白色恐怖」的深淵。

起初,中國人民解放軍欲要乘勝追擊,徹底分裂國民黨,從而解放並收復臺灣取得祖國統一,但朝鮮戰爭拉長了此項程式,也延誤了這個好時機。國民黨從此成功立足於臺灣,並積極進行改革措施,促進經濟發展,為臺灣社會轉型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在此背景下,臺灣迎來了一個矛盾的時代,明明社會發展漸入佳境,但政治力量仍然作為一種不可控因素在人們心中籠罩著一層陰霾。

少時的林毅夫便成長於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其實像他一樣,臺灣的一代50後皆是如此,著名音樂人羅大佑、前臺灣掌權者馬英九,從他們的生平事蹟不難推測出那時臺灣的特殊社會狀況。

然而正是應了那句老生常談——「艱難困苦,玉汝於成」,林毅夫的家鄉位於當時較為落後的宜蘭,且他家境清苦,但他年少有志,在家人的支援下,後就讀於臺灣大學。

在臺灣大學讀書期間,他經常參加學生運動如保和運動,而且對於時事和臺灣處境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不遑多讓地,臺大成為他今後發展的一個重要開端與節點。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在意料之外的是,林毅夫並沒有完成在臺大的學業。軍訓期間他在成功嶺集訓,過了四五週他便決定「棄筆從戎」,之後進入陸軍軍官學校學習,並以僅低於第一名0.01分的成績畢業,隨即留校入職。

1979年5月16日,林毅夫游泳逃到對岸大陸,他利用上尉連長的職務之便,下達宵禁令:

禁止駐地官兵在晚上點名後走出營房,同時以執行任務為藉口,嚴禁對可能出現在海中泅水游到對岸的人實行射殺,為自己逃向大陸提供了相對安全的外部環境。

當時千辛萬苦投奔大陸的林毅夫也一度很艱難,有人對他的來歷頗有微詞,更有人懷疑他是特務。

他在北京大學的導師董文俊也曾回憶:「當時我們分析,收下他,最壞的結果,是發現他是個特務,可經濟系又沒有什麼情報。」

而讓北大真正接納他的是他表現出的有理想、講信念、求上進、有分寸的品格。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決意回大陸,結果如何

回到大陸後,林毅夫考慮到臺灣迴歸問題,決定在北大攻讀中國經濟專業,想要為中國大陸和中國臺灣的共同經濟進步身先士卒。

在一次講座中,他偶然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西奧多·舒爾茨做翻譯,獲得了舒爾茨的青睞,並且受到推薦進入美國芝加哥大學成為舒爾茨的學生,這是他走向學術殿堂的重要關節。隨後,他學成歸國,在經濟領域不斷創就新高。

的確,一場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的迴歸可以說是完全改變了林毅夫的人生軌跡,不只對於他個人,對於臺灣乃至整個中國都是極為有利的。然而,此事也造成了他永遠的人生遺憾——未能回到臺灣為父親奔喪。

2002年,父親逝世,他回臺灣的申請卻遭到了臺灣當局的爭論,一時間在臺灣社會引起了太多激烈反響,最終只得由妻子帶著他的悼文回臺灣奔喪,他也終生都帶著沉痛與遺憾,為無法生前盡孝,也為身後不能親身見父親最後一面,甚至短期內都不能回到臺灣進行祭拜掃墓。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林毅夫的這一決定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但要問他因為什麼鋌而走險?他榮獲的每項成就告訴我們,他做的每一次經濟理論研究向我們敘說,中國的經濟現狀也向我們展示,他是為那份家國情懷。

這不在於黨派組織,也不算是對某種事物或宗教的信仰,他見證了六七十年代的中國臺灣,他接觸到了六七十年代的中國大陸,心底的期盼便一發不可收拾,他渴望的是一片祥和的家園。

新中國成立後,游泳從臺灣偷回大陸:不為金銀錢財,只為家國情懷

臺灣本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即使相隔海域,大陸人民和臺灣人民同屬於一個祖先的事實不會改變,海峽兩岸共同傳承中華民族的精神財富,浸潤在中華民族文化中成長,我們接受同一套價值體系,理應向著統一美好的中國進步。

林毅夫當年義無反顧地拋下臺灣的一切,離開了此後三十餘年讓他魂牽夢縈的家鄉,孤注一擲的他應該也是帶著這樣的念想,「長期的分裂,對大陸不利,對臺灣不利,對整個中國的歷史更不利……中國早日實現統一,是我輩有志青年無以旁貸的責任。

這是他對於這次回大陸的基本覺悟,而他也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從中國經濟領域方面出發,潛心研究經濟理論,力求同時對大陸經濟和臺灣經濟做出全面細緻的瞭解和方案,在大陸他受到了更甚於臺灣的周到支援,也為中國的統一和繁榮富強展開一條康莊大道。

文/枕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