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南唐後主李煜最有水平的一首詞【破陣子】,可謂剛柔並濟

2022-08-05歷史

稍有點文學知識的人,對李煜李後主恐怕都不陌生。他的名氣來源於他極有特色的詞,留下很多難以超越的名句,如「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李煜是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後世稱為李後主,他繼任國主後臣服於宋。975年降宋,第二年被押到汴京,978年被毒死。李煜(937-978)被稱為「詞中之帝」,他的詞主要有兩種風格,在進入宋朝前,多描寫宮廷生活、男女艷情,風格比較細膩綺麗;入宋以後,多寫亡國之痛、身世之悲,因發自肺腑,往往比較感人。

南唐後主李煜

他後期的詞比他前期的成就要高,我們共同賞析一首,個人認為是李煜詞裏最有深度、最有水平的一首詞【破陣子】,這首詞稱得上剛柔並濟,有獨特的藝術魅力。全詞如下: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裏地山河。鳳闕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幹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如剛才所說,這首詞剛柔並濟,頭兩句就十分有氣勢,自南唐建國到李煜作這首詞實為三十八年,這裏用四十年為概數,聽起來順耳。三千裏也如此,非實指。南唐的地域大概包括今天的江西全省,福建、安徽、江蘇部份。

這兩句從大處落筆,回憶自己國家往日的繁華,遼闊氣象。下面兩句是進一步具體描寫怎麽樣好,宮殿好、裝飾好,各種花花草草美不勝收。最妙的就是下面這句「幾曾識幹戈」,筆鋒一轉,之前的「鳳闕龍樓」、「玉樹瓊枝」全部倒塌。

李煜可能一聲嘆息,哪裏想得到戰爭這回事兒呢,此時他也許有些悔恨自責。但如果能重來的話,他大概依然如此。從詞的下半段可以體會到一點。「一旦歸為臣虜」,這句跟上句「幾曾識幹戈」,銜接的很緊密,有敘事感。

然後自己「沈腰潘鬢消磨」,沈腰指日漸消瘦。出自【晉書沈約傳】,沈約懷才不遇,跟好友寫信稱自己老病身體不佳:百日數旬,革帶常應移孔,以手握臂,率計月減半分」。「潘鬢」,潘嶽【秋興賦序】: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見二毛」。後用潘鬢代指未老而頭發白。這裏李後主也是如此,心情不舒暢導致身體不好。

最後幾句很經典,「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這首詞的「柔」就體現在這幾句,尤其最後一句。這句有點諷刺,國破之時,好像李煜還在宮裏玩,「倉皇辭廟」,匆忙到宗廟告別,這時自己的樂隊,演奏著離別的曲子,讓人更加傷感。他也落淚,可是「揮淚對宮娥」,不知他是為國破而落淚,還是為再也不能跟這些「宮娥」玩樂而垂淚。

揮淚對宮娥

有的寫作「垂淚對宮娥」,不如「揮淚」好,顯得有動感。總之整首詞,讀起來即雄放有氣勢,又不乏悲戚之情,這種剛柔並濟的表現,應該是李煜詞裏最具水平的一首。且有很強的敘事結構,讓人感受到作者的內心,加之精妙的文筆,搭配起來很動人,非常流暢,這首詞如果提煉一個關鍵詞,那應該是「苦澀」。你以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