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曾經叱咤風雲的一代權臣伯顏,最終被自己的侄子拉下政壇

2022-11-19歷史
曾經叱咤風雲的一代權臣伯顏,最終被自己的侄子拉下政壇

稍微熟悉元朝歷史的人都知道,蒙古人重名的實在太多,像伯顏、也先帖木兒、脫脫之類的,都是十分常見的名字,搞得人暈頭轉向。整個元朝,最有名的伯顏有兩個,一個是元世祖時期滅掉南宋的那位,而另一個則是元順帝時期的權臣,最後慘死在流放途中,因此遺臭萬年,而整倒他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親手養育的侄子,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就讓我們先從伯顏這個人說起吧。

伯顏出生於蒙古蔑兒吉部的貴族家庭,十四歲時就奉元成宗之命侍奉當時還是皇侄的武宗,後跟隨武宗北征,屢立戰功。1309年,元武宗即位,不到三十歲的伯顏就因擁戴之功被授任尚書平章政事,成為宰相。仁宗即位後,伯顏因為武宗舊臣的身份被排擠出朝廷,任職地方。1326年,伯顏改任河南行省平章政事,負責統領江淮諸軍。

1328年,泰定帝病死於上都,燕鐵木兒趁機在大都發動政變,並派親信明裏董阿前往江陵迎接武宗之子圖帖睦爾入京即位。明裏董阿在路過河南時,將迎立之事告知伯顏,伯顏認為這是個東山再起的好時機,於是極力支持,並積極在河南招兵買馬、積聚糧餉,以備征調。不久,圖帖睦爾一行路過汴梁,伯顏率行省百官前往迎接,並扈從圖帖睦爾進京。不久,圖帖睦爾在大都即位,是為元文宗,伯顏因功被授任錄軍國重事、禦史大夫、中政院使,在外漂泊了近二十年的伯顏終於如願以償的再次榮登高位。

曾經叱咤風雲的一代權臣伯顏,最終被自己的侄子拉下政壇

之後,憑借顯赫的家世,伯顏在文宗朝混得風生水起,歷任中書左丞相、知樞密院事。後又官拜太傅,先後加任昭功宣毅萬戶、忠翊侍衛都指揮使、徽政院使,一時間身兼數職,權傾朝野,成為除了燕鐵木兒之外的第二號重臣。1333年,元文宗病死,在皇後的堅持下,燕鐵木兒前往廣西將皇子妥歡帖木兒迎入京城,但因為擔心這位皇子年長難治,貪心的燕鐵木兒遲遲不願立他為新君。

不久,燕鐵木兒因縱欲過度而死,為了提升威望,伯顏立即擁立妥歡帖木兒即位,是為元順帝。順帝即位後自然對伯顏十分感激,升任他為中書右丞相、上柱國、監修國史,不久又總領禁軍,成為順帝朝第一人。

1335年,燕鐵木兒之子唐其勢因為不滿伯顏當政,陰謀發動政變。伯顏奉詔討賊,誅殺唐其勢等人,並親自率軍討伐上都,盡滅叛黨,自此開始專權。隨著順帝日益年長,伯顏明顯的感覺到來自君權的壓力。為了避免重蹈燕鐵木兒家族的覆轍,伯顏將自己的侄子脫脫引入朝中擔任禦史大夫,同時掌管順帝的一支禁軍隊伍,以便監視順帝的行蹤。

但這次伯顏卻打錯了算盤,這個侄子不僅沒有成為他的眼線,反而成了他的掘墓人。脫脫雖然一直在伯顏家養大,但他自幼拜名儒吳直方為師,熟讀史書,又親眼見到燕鐵木兒家族的悲慘結局,擔心伯父的功高蓋主遲早會讓整個家族陷入危機。同時,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脫脫對伯顏罷黜、仇視漢人官吏、輕視儒學很是不滿,隨即向吳直方請教對策。吳直方以「大義滅親」的故事勸導他,並告訴他「大夫但知忠於國家耳,余復何顧焉」,意思是你只要去做你認為對國家有利的事,其他的就不用考慮。脫脫聽後深受觸動,隨即主動與順帝的親信世傑班、阿魯交好,最終獲得了順帝的信任,開始秘密商議整倒伯顏的計劃。

1339年,伯顏前往應昌公幹,脫脫與世傑班、阿魯密謀在東門外將他擒獲,但最終因為覺得沒有勝算而取消了計劃。

不久,河南行省的一名官吏範孟假傳聖旨誅殺省臣,事情牽連到廉訪使段輔。伯顏一直以來對漢人很是仇視,於是以此為借口,授意禦史們上書元順帝,建議將擔任廉訪使的漢人全部罷黜,並下令今後漢人不得擔任廉訪使。脫脫對此很是不滿,想要阻止卻沒有辦法,就再次向吳直方求教。吳直方認為漢人可以擔任廉訪使是祖宗成法,不可廢止,建議脫脫以此為借口向順帝進言。脫脫聽後覺得有理,就照著吳直方所說的告知順帝,伯顏的請求因此被駁回。伯顏探知這是脫脫的主意,大怒,自此開始懷疑脫脫。

曾經叱咤風雲的一代權臣伯顏,最終被自己的侄子拉下政壇

後來,伯顏為了進一步專權,又擅自將德高望重的宣讓、威順兩位親王貶謫,元順帝因此更加憤恨不平,決意盡快向伯顏下手,就召脫脫前來問計。得到了皇帝的授意,脫脫信心大增,立即與世傑班等人密謀,制定了在伯顏入朝時將其擒獲的計劃。為了保證成功,脫脫借著自己掌管一隊禁軍的便利,調來大批侍衛把守宮門。誰知這樣以來動靜太大,反而讓伯顏提前警覺,於是召來脫脫責問,脫脫十分害怕,只得謊稱是為了加強順帝的安保。伯顏自然不會輕信,自此對脫脫更加懷疑。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伯顏出入宮門時都會帶著大批護衛,致使脫脫更加無法下手。

1340年二月,伯顏請順帝前往柳林狩獵,脫脫等人認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決心下手。經過秘密商議,順帝故意稱病不去,伯顏不知緣由,就帶著太子燕帖古思前往。等到伯顏離開京城,脫脫等人立即將京城四門的鑰匙收走,並召集宿衛封鎖城門,同時派人帶著將伯顏貶為河南行省左丞相的詔書前往柳林傳旨。伯顏聞訊大怒,立即帶著手下人大批衛士來到城下質詢。脫脫當即在城門上宣讀聖旨,聲稱只罷免伯顏一人,其他人等都赦免無罪。伯顏手下的衛兵們一聽,立即四散而逃,伯顏走投無路,只得乖乖的成行。

但元順帝和脫脫不可能就這麽輕易的放過他。不久,還在赴任路上的伯顏收到了聖旨,下令將他就地革職,流放南恩州陽春縣。三月,曾經不可一世的伯顏在憂憤中病死於龍興路的驛館,終年六十歲,一代權臣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侄子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