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文明:重傳承推動中醫藥發展

阿圖姆綜合 | www.atoomu.com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強調,支援中醫藥事業傳承發展,這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中醫藥事業發展的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也是對中醫藥工作者的極大鼓舞和鞭策。”兩會期間,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於文明委員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就政府工作報告中感受最深的內容說到。

推動中醫藥 怎樣發展中醫藥 中醫藥的發展方法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中醫藥事業的發展,不斷加強中醫藥改革發展的戰略謀劃和頂層設計,把中醫藥發展列為國家戰略,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的出臺,有力地推動了中醫藥事業發展,中醫藥事業發展迎來新的戰略機遇期。

站在新時代的歷史起點上,如何發展中醫藥?怎樣加強中醫藥傳承工作?發展中醫藥事業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在哪?中醫藥為什麼要“走出去”?如何才能行穩致遠?今年兩會期間,於文明帶來的《關於加快制定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條例的建議》《關於發揮中醫藥作用,做實做強基層醫療服務的建議》《關於設立中醫藥“一帶一路”專項基金的建議》《關於推進中醫藥文化國際傳播的建議》等提案,也許能給我們答案。

傳承發展是責任使命也是基礎工作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中西醫並重,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為新時代推動中醫藥振興發展提供了遵循、指明瞭方向。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援中醫藥事業傳承發展。“兩個重要報告都強調‘傳承發展’,這是黨中央、國務院對中醫藥工作的戰略部署,也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於中醫藥發展的重點要求。”於文明說。

傳承發展是當前中醫藥工作的重點,創新應建立在繼承的基礎上。“沒有傳承的創新,猶如無根之木、無源之水。推動中醫藥發展,必須把傳承的根基築牢,系統傳承中醫藥的理論知識和寶貴經驗,在繼承基礎上創新發展,做到‘古為今用、洋為中用’。”於文明說。

中醫藥理論在如今臨床疾病防治中怎樣發揮作用,傳統炮製技術怎樣傳承保護,名老中醫學術經驗怎樣保護和應用等一直是於文明關注的課題。此次參會,他再次呼籲加強對中醫藥傳統知識的保護。

於文明以為,中醫藥傳統知識是中華民族的寶貴資源,是中國古代科學瑰寶,是中醫藥傳承發展的核心要素。怎樣建立一個與現代知識產權制度並行,又相互補充的制度,解決現代知識產權制度不可以保護中藥炮製技術和名醫名方、驗方特殊療效的“弊端”,是今後傳承工作的重要課題。

近年來,有關部門已認識到中醫藥傳統知識專門保護的重要性,特別是中醫藥法和戰略規劃綱要中都作出了明確要求,但涉及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的核心問題還需要進一步理清和明確。保護什麼,怎麼保護,惠益分享機制和形式以及權益主體客體怎樣理清界定等問題,急需在國家層面、保護技術層面和學術層面確立法規制度。

於文明建議,在國家層面加快戰略研究,制定《國家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條例》,建立健全傳統知識保護制度。他指出,要做好這項工作,必須加強戰略研究,必須在國家戰略層面加強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制度的頂層設計,特別是準確界定中醫藥傳統知識的內涵及外延,明確保護什麼以及怎麼保護等一系列問題,確定權利主體、客體和主要內容,制定相應的權利限制範圍和權益,在兼顧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的同時,鼓勵創新研究和發展應用,明確惠益分享機制和形式。

推動中醫藥 怎樣發展中醫藥 中醫藥的發展方法

提高服務能力是切入點也是工作重點

傳承發展中醫藥,突出特色優勢,提高中醫藥服務能力,是中醫藥事業的價值所在,也是工作重點,而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服務人民健康事業。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著力保障和改善民生,人民群眾獲得感不斷增強。”“要在發展基礎上多辦利民實事、多解民生難事,兜牢民生底線,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在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時,人民大會堂數十次響起熱烈掌聲。報告中十幾次提及“民生”一詞,體現了中央政府對民生事業的親切關懷。

於文明以為,總理報告強調的“提高醫療衛生服務質量,下大力氣解決群眾看病就醫難題”,是政府工作重點,也對中醫藥工作提出了進一步要求。

建立基本醫療保障制度,提高醫療服務的公平性和可及性,為城鄉居民提供安全、有效、方便、價廉的醫療衛生服務,是醫改的重要目標。“中醫藥具有‘五種資源’優勢,在基本醫療保障制度中,在維護群眾健康,保障和改善民生中有安全、方便、效驗、經濟的特點,可以在保基本、強基層和控費用方面發揮作用,放大醫改的惠民效果”,於文明說,“隨著政府供給側結構調整,中醫藥以其特色優勢和‘五種資源’的特殊地位作用,將在基本醫療和非基本醫療中進一步發揮作用。”

據北京市調查統計,北京市三級中醫醫院平均每診療人次費用為194.34元,而綜合醫院為303元;骨折中醫閉合復位收費僅80元,而西醫開放手術收費889元;當中藥飲片處方比例增加5%時,醫療保險報銷的費用可減少2230萬元。

推動中醫藥 怎樣發展中醫藥 中醫藥的發展方法

參與服務“一帶一路”是國家使命也是發展機遇

近期,一則止咳糖漿在國外受熱捧的新聞引起了廣泛關注,中醫藥“走出去”問題再度進入公眾視野。關於中醫藥為什麼要“走出去”和怎麼“走出去”的問題,於文明談了他對政府工作報告的一些學習體會。於文明表示,中醫藥“走出去”,既是響應總書記的號召,參與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要求,也是讓世界認識中醫藥、瞭解中醫藥的機會,同時還有利於加強國際學術交流,促進中醫藥原創思維與現代科技融合,讓中醫藥更好地為人類健康服務。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戰略舉措,順應時代發展的要求,特別是國家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審議通過了《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2016—2020年)》,為中醫藥參與服務“一帶一路”指明瞭方向,提出了要求。規劃明確,到2020年,中醫藥“一帶一路”全方位合作新格局基本形成,與沿線國家合作建設30箇中醫藥海外中心,頒佈20項中醫藥國際標準,註冊100種中藥產品,建設50家中醫藥對外交流合作示範基地。中醫藥的醫療與養生保健價值被沿線民眾廣泛認可,越來越多的沿線國家提出與中國加強合作。

規劃實施一年多來,在外交部、財政部、發改委等部門支援下,中國已建立了17個海外中醫藥中心,中醫藥已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特色組成部分,促進了沿線國家民心相通。

但是,由於中醫藥國際專項經費數額較小,政府財政資金使用受限,導致規劃難以發揮最大效用,難以更好地參與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促進中醫藥國際化、市場化執行。基於此,於文明今年再次呼籲,要建立中醫藥“一帶一路”專項基金,引導社會資本積極參與,充分發揮財政資金與社會資本的協同作用,激發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讓中醫藥更好地助力於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

於文明表示,今年是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是改革開放40週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施健康中國戰略及“十三五”規劃承上啟下的關鍵一年,我們應當認真落實黨的十九大報告和政府工作報告對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的要求,發揮中醫藥在服務人民健康、加快實施健康中國戰略中的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