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中國文學地理研究與學科建設

2020-09-07 09:16:21教育

文學地理學的研究在中國由來已久,但明確將其作為學科來建設發展,則是20世紀90年代後期的事。經20餘年發展,文學地理學學科在中國已初步建成。

  完善學科理論體系

  1997年,陶禮天提出了關於「文學地理學學科」的初步構想,認為文學地理學是「一門文學研究的邊緣學科」,「致力於研究文學與地理之間多層次的辯證的相互關係」(《北「風」與南「騷」》)。2006年,梅新林也提出了關於「文學地理學學科」的構想,認為文學地理學是一門「融合文學與地理學研究、以文學為本位、以文學空間研究為重心的新興交叉學科或跨學科研究方法,其發展方向是成長為相對獨立的綜合性學科」(《中國古代文學地理形態與演變》)。2008年,鄒建軍提出把文學地理學「作為中國比較文學建設的一個新的分支」來建設,指出文學地理學「有其特定的研究物件,那就是文學中的地理空間問題」(《關於文學地理學的研究方法與發展前景》)。2011年,筆者提出「建立一門與文學史雙峰並峙的文學地理學」,認為文學地理學的研究物件就是「文學與地理環境之間的關係」(《建設與「文學史」雙峰並峙的「文學地理學」》)。2012年,楊義提出文學地理學是一門「會通之學」,要會通「文學與地理學、人類文化學以及民族、民俗、制度、歷史、考古諸多學科」(《文學地理學的三條研究思路》)。

中國文學地理研究與學科建設

  上述學者的提法和表述雖各有差異,但已形成三點重要共識:一是主張把文學地理學作為一個學科來建設,而不僅僅是把它當作一個研究視角或方法;二是堅持文學地理學必須以文學為本位,而不是以地理為本位;三是地理學的「人地關係」理論被確立為文學地理學的科學基礎和立論前提,從而明確了文學地理學的研究物件就是文學與地理環境的關係。

  2011年11月,「中國首屆文學地理學暨宋代文學地理研討會」在江西南昌召開,與會學者聯名倡議籌建「中國文學地理學會」,會議明確了文學地理的研究目標之一,就是「建立一門與文學史學科雙峰並峙的文學地理學科」(《文學地理學開拓研究新思路》)。此後,「中國文學地理學會」連續召開了八屆年會,編輯出版了八本《文學地理學》輯刊,積極探討文學地理學的學科建設和基本理論問題。

  正是在文學界和文化地理學界眾多學者的啟發、推動和支援下,2017年3月,筆者出版了《文學地理學概論》一書。此書是筆者「多年來從事文學地理學的實證研究與理論研究的一個總結」,也多方吸收了國內外學者的相關研究成果。李仲凡評論說:「《文學地理學概論》作為一部開創性的文學地理學導論性質的著作,涵蓋了文學地理學主要的、基本的研究領域」,「為文學地理學學科的理論體系搭建起了基本的框架」,「《文學地理學概論》的問世……使得文學地理學比以往任何一個時候都更為接近學科的建成。」(《從蘇軾的〈食荔枝〉到文學地理學》)2017年12月,梅新林、葛永海出版《文學地理學原理》一書。二書體例不同,但基本立場是相通的:一是「以文學為本位」,二是「以文學空間研究為重心」,均體現了作者為建立文學地理學學科的理論體系所做的多方面探索。

  彰顯中國學者獨特貢獻

  綜觀中國學者的文學地理研究,有三個突出特點。第一是以實證研究為基礎的理論架構。中國學者的文學地理研究從一開始就帶有比較濃厚的實證色彩。實證研究就是講求證據,一切靠證據說話。中國學者的文學地理研究,不僅是對作家的出生成長之地與遷徙流寓之地,作品的產生之地與刊刻傳播之地,作品中的地名、地景(景觀)、地理意象等的研究帶有比較濃厚的實證色彩,而且對理論問題的探討也具有實證色彩。其中多是透過大量的實證研究得出一個結論,再根據大量的結論提煉出一個觀點、概念或理論,最後由這些觀點、概念或理論來建構文學地理學學科的理論體系。也就是說,不是從一個觀點(概念、理論)推匯出另一個觀點(概念、理論),不是用演繹法,而是用歸納法。中國學者的實證研究,與西方地理學的「實證主義思潮」有某些相通之處,它「沿著預定的路線積累知識」,因此「是一種穩健的過程」。「實證主義思潮的主要誘惑力是數量化:以數學或統計學的形式,即以一種意味著精確、可重複性以及確定性(孔德的確定)的方式表達研究成果。」(R.J.約翰斯頓《哲學與人文地理學》)同時,中國學者的文學地理學研究與學科建構也避免了西方「實證主義思潮」「長於事實而短於理論」的弊端。它講求實證,但也注重理論探討,並未「消除形而上學」,尤其是在分析文字的地理空間時,充分注意到了文學的虛構、想象和形而上的特徵。

  第二是中國式的話語體系。所謂話語體系,就是思想理論體系和知識體系的表達形式。20世紀初期以來,在中國流行的現代意義上的學科多是從西方引進的,因此這些學科的話語體系也是西方式的。但文學地理學不同,它是在中國建構的一個新興學科,其理論體系和知識體系是中國式的,用來表達這個理論體系和知識體系的概念體系也是中國式的。例如,「地理物象」「地理事象」「本籍文化」「客籍文化」「文學家的靜態分佈」「文學家的動態分佈」「瓜藤結構」「虛擬性文學景觀」「實體性文學景觀」「系地法」「現地研究法」「場景還原」「版圖復原」「邊緣活力」「地理敘事」「地理基因」等一系列概念,都是中國學者的原創。中國學者用這種中國式的概念體系,來表達中國式的理論體系和知識體系,併為這種表達建立了相應的規則,從而建立了一套初具規模的文學地理學學科的中國式話語體系。誠然,個別概念如「文學擴散」「文學源地」「文學區」「文學景觀」的創立,確實借鑑了某些西方智慧,但絕不是對西方文化地理學中的「文化擴散」「文化源地」「文化區」「文化景觀」等概念的簡單套用,而是同時汲取了中國智慧,根據文學與文化之間的從屬關係、文學自身的特點和內涵等創立的。

  第三是以青年學者為骨幹的專業人才格局。中國的文學地理學研究與學科建設,一直得到文學界和文化地理學界老中青三代學者的大力支援。20世紀90年代以來,文學地理學界形成了以青年學者為骨幹的專業人才格局。據統計,1990年以來發表的文學地理學論文,有三分之一是青年學者的學位論文(《文學地理學論著目錄索引》,如果再加上他們的非學位論文,及其他青年學者的論文,那麼至少有一半的論文是青年學者撰寫的。近30年來,文學地理學發展迅速,影響廣泛,這與廣大青年學者的積極參與是分不開的。學術史上的無數事實證明:一個學科只有贏得廣大青年學者的青睞,才會有光明的前景。

  強調學科獨立性

  一般認為,一個學科的成立取決於三個條件:一是要有學科的研究物件,二是要有學科的基礎理論和研究方法,三是要有一批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專業人員。按照這三個條件來衡量,可以說,文學地理學這個學科在中國已初步建成。

  誠然,國外也有文學地理研究,但是國外的文學地理研究主要集中在「地理批評」(文字批評)上,並未形成一個學科。馬晶指出:「相較國內對文學地理學學科體系建構的思考,國外在這方面表現似乎並不明顯。」(《學科定位:文學地理學基本理論問題研究》)

  國外的文學地理研究以法國為最早,成果也相對較多,例如法國學者迪布依和費雷分別出版過《法國文學地理學》(1942)和《文學地理學》(1946),但是文學地理學在法國並未建成一個學科。陶禮天指出:「儘管法國學界提出‘文學地理學’並出版了專著,但西方主流文學理論批評界並沒有認可‘文學地理學’。」(《試論文學地理學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早在1958年,法國文學社會學家羅貝爾·埃斯卡皮就曾這樣講:「幾年來,流行著文學地理學。也許不應該對它提出過高的要求:強調地理學,會迅速滑向地方主義。」(《文學社會學》)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文學地理學在法國的地位仍然沒有得到提高。2009年10月,法國巴黎第三大學學者米歇爾·柯羅在北京師範大學演講時說:文學地理學「可以為在法國大學界仍佔統治地位的文學史研究提供補充」(《文學地理學、地理批評與地理詩學》)。這說明文學地理學在法國仍然只是文學史研究的一個「補充」,而不是一個獨立學科。

  在美國學界,似乎連「文學地理學」這個概念都極少出現,他們用的是「地理批評」或「地理詩學」這兩個概念,也是側重於文字批評。因此可以說,文學地理學作為一項研究,中外都有;但作為一個學科,只有中國初步建成。

  (作者單位:廣州大學人文學院)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曾大興

歡迎關注中國社會科學網微信公眾號cssn_cn,獲取更多學術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