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2020-09-02 12:46:07教育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2006年,一個叫邁克爾·普鳴教授計劃在哈佛大學講授中國哲學。

一開始,校方覺得這是個冷門課程,沒怎麼在意。

2007年,再次開課時,教室人滿為患,連臺階上都坐滿了。校方沒辦法,只能把這門課移到了哈佛大學最大的教室(能容納1000人),才勉強夠用。

聽課的學生普遍反映:

這門課太有衝擊力了,改變了我的固有認知,讓我看到了從未想過的各種可能性。

和我一樣,你可能會很好奇:

一個美國的學校,一個美國的老師,給一群美國的學生講中國古代哲學,教室不僅座無虛席,還講的讓學生有如此感慨,他都講了些什麼?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為學生剔除大腦中的偏見:中國哲學是「偽哲學」

一直以來,西方主流對中國哲學偏見很深,說中國哲學缺乏系統性和邏輯性。

近代哲學家馮友蘭先生為了讓西方人更好的瞭解中國哲學,在這兩點上做了大量工作,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

但普鳴教授認為,沒有系統性和邏輯性正好是中國哲學難能可貴的地方,誰規定哲學就是西方人認為的那個樣子?

只有去除偏見,才能在中國哲學中吸取到營養。

普鳴教授教導學生:

西方哲學追求的是概念和邏輯,主題都比較抽象,如自由意志、生命的意義,這些其實很難具體指導我們的日常行為,具體操作起來比較難;

但中國哲學一般都發生在生活中,從沒有脫離過生活,比如《論語》會關注人吃飯、走路的舉止行為,這樣一來,思想就真正貼近了生活。

中國哲學提出了一個非常基礎,但是很有智慧的問題:

你如何面對你的日常生活?

顯然,這比高高在上的西方哲學更接地氣。

西方哲學就好比上帝站在雲端,隔著厚厚的雲層,對你的生活指指點點;

而中國哲學就像住在你隔壁的智者,時不時拍拍你的肩膀:你這樣做,生活就能更好。

其實,東西方哲學不同的側重點也很好理解:

西方哲學是一群沒有生存壓力的富二代們創造出來的,如康德、黑格爾、叔本華都是有錢人,這群人天然更關心形而上學的東西;

而中國哲學家們則紮根於農民大眾的勞苦生活,如孔子、老莊、荀子,這些人則更在意生存本身。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告訴學生:中國哲學裡的禮儀比日本的要好很多

在我們心裡,中國古代的禮儀感覺很繁瑣,是禁錮人思想和行為的一種方式。

但普鳴教授不這麼認為:

中國古代禮儀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去體諒別人的感受。

換句話說,禮儀是讓我們設身處地瞭解他人的處境、感受和理解他人的情感,達到「共情」。

中國人的禮儀和日本人的禮儀做個比較,就會發現:

日本人的禮儀精緻周全,不管見到誰都會彎腰、點頭、微笑,連每一個動作的幅度都是差不多的,但西方人覺得,這種精緻周全的禮儀無法讓人真正愉悅起來。

因為:

它好像是排演過的一樣,他們的微笑像是服務人員的職業行為。

他們的禮儀是在展現自己的修養有多好,而不是體諒他人的感受。

而中國人的禮儀,可能沒有那麼精細周到,但往往讓人感覺到真心實意,所以能產生情感上的滿足。

看來,日本人從唐朝開始向我們學習,學了幾千年還是沒有學到精髓,只學會了「形」,而沒有會到最底層的「意」。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教會學生:如何用中國哲學,讓決策更貼近真實生活

西方人習慣把自己定義為一個理性人,過分依賴理性大腦,以為能透過精密的計算解決所有問題,如:做計劃、列清單、計算什麼對我們有利、什麼對我們有害,然後制訂周密的計劃,努力去實施。

但理性分析這一切,能起到效果的前提是:世界是穩定的、沒有意外的。

顯然,這種前提是不對的,事實是:

這個世界上充滿了不確定性,即便我們計劃得再周全,總是會發生一些預料之外的事情,打破我們的計劃。

中國哲學裡的「知命的思想」,正是看到了世界的不確定性,看到了計劃的侷限性,看到了計劃趕不上變化。

「命」,並不是指外界的所有安排;「知命」,也不是說,我們要被動地接受生活的現,接受命運的擺佈。恰恰相反,中國人認識的「命」,是指:

我們竭盡了所有努力之後,仍然有掌控不了的事情。

我們已經做了自己能夠做的一切,這時候,總還是有一些東西仍然會到來,那就只好「盡人事,聽天命」。

我們中國人骨子裡都敬畏這種「不可預測性」,我們總是潛意識裡覺得自己很渺小,無法對抗「天命」。

所以,長期浸染在這種思想裡,我們中國人即使在繁榮昌盛時也保持謹慎,即使在艱難困苦時也懷著希望。這都是源於我們相信生活中總有意料不到的安排。

既然命運是變幻莫測的,這個世界是捉摸不定的,所以我們該怎麼做呢?

兩種方法,更能讓決策更貼近真實生活:

第一種:提高我們的預見性,提前預知可能的危險,然後及時避開。

幾千年前的《孟子》早就說了:「知命者,不立乎巖牆之下也」,就是告訴我們,提前預判牆壁要倒,就不要站在即將坍塌的牆壁下面。

如果我們還是渾然不知地站在牆下,被牆砸到,那就不能抱怨這是命運的安排,只能說自己沒有做到「知命」。

第二種:儘管我們無法計劃每件事,但是我們可以去想促成事情向更好方向發展的條件,然後準備好這些條件。

讓生活保持開放而敏感的狀態,主動地創造最佳條件,為不可避免的變化打好根基。

這就是中國人和西方人在決策上最大的不同:

西方人的假設前提是,這個世界是可控的,是可以用理性來對抗的;

中國人的假設前提是,這個世界是不可控的,是要在變化中思考的,是要盡人事、聽天命的。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教會學生:如何用中國的「修身」哲學,讓自己的人際關係變得更好

修身,我們再熟悉不過了,就是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

普鳴教授是如何讓學生把「修身」用在日常生活中,把自己變得更好的?

他要求學生們每天留意自己與他人的互動,記錄自己的迴應方式,以及這些方式對自己和他人產生了什麼樣的不同。如:

主動幫陌生人開門、給陷入困境的朋友發簡訊安慰、向平時沉默寡言的上司熱情問候,留意這些舉動,並記錄下這些舉動引起了什麼變化。

經過一段時間的積累,他的學生們果然發現了不可思議的變化。有的學生說:

我開始嘗試在打招呼的時候加上自己的真心實意,發現對方的反應也大大不同了,自己的生活竟然慢慢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用今天流行的詞來說,教授建議我們凡事要「走心」。不同的人可能做相同的事,但是各人的「走心」程度不同,領悟不同,即使是同樣的事對他們也就有了不同的意義。

所以我們不必追求去做什麼驚天動地的事,與眾不同的事,而恰恰是在平常事中持之以恆地修身,磨鍊我們的情感,提高我們的精神境界。

馮友蘭先生也說:「聖人的生活,與平常人的生活沒什麼不同。聖人做的事,也就是平常人做的事。挑水砍柴,莫非妙道。」

哈佛中國哲學課:美國老師給美國學生講中國哲學,為啥座無虛席?

以上,就是一個美國教授給他的美國學生講的中國人的哲學、中國人的「道」,這些認識,對於這些成長在在西方哲學下的學生們,確實是夠顛覆及受用終身的,因為這對他們來說:

確實是認識一切事物的全新方式。

而我們,已經在這樣的思想下,薰陶了幾千年。

你對我們古代先賢的哲學有哪些認識和看法?歡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