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教育

萬物各有所長,彼此不同,最可怕的教育就是在恐懼下的教育

2020-10-19教育

1.狼來了 追蝴蝶

我認為孩子的學習狀態有三種。

第一種是「狼來了」,比如應試教育下的學習。分數這匹狼,連著自尊,連著前程,連著父母的焦慮與責罵。孩子們在「狼來了」的恐懼中奔跑著,許多跑得慢的孩子,就羊入狼口,被應試教育吞沒了。少數人跑上去了,跑到了終點,也就是所謂的成功,但是他們的心靈已有了創傷。許多學生,一上大學,便放縱了自己,四年裏無所適從。愛因史坦認為最可怕的教育就是在恐懼下的教育,它是淪陷人性的教育。應試教育下暴露出來的問題,證明了這一點。一個孩子,可以殺死親生母親,可以綁架自己的同學,或者自殺,這都是可悲可嘆的事實。因此,減負是十分必要的,是非常正確的。

萬物各有所長,彼此不同,最可怕的教育就是在恐懼下的教育

但是,由於沒有更好的教育來取代應試教育,減負後又出現了另一個極端——放羊了,這就是第二種學習狀態。未來社會是競爭的社會,不努力就沒有立足之地,無疑「放羊」的做法是不科學的,不負責的,也是短暫的。

第三種學習狀態,也是最好的學習狀態,稱為「追蝴蝶」,是一種在好奇心下的學習狀態,如癡如醉,流連忘返。孩子在追蝴蝶的過程中,是歡樂而輕松地飛,而不是痛苦、被動地爬。這種狀態的形成,不是靠孩子本身,而是老師和家長的心態。當家長和教師的心態回歸到教孩子學說話學走路時的狀態,當他們掌握並尊重孩子生命成長規律的時候學習便變成了「追蝴蝶」。

2.不會種 偏要種

種莊稼和教育孩子有許多相似之處。

農民把莊稼種到地裏,期盼著莊稼有所收獲的心情與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情是比較相近的。

中國西北部,千裏廣闊,土地多而貧瘠,農民們只能靠廣種薄收,一年一種,靠天吃飯。上天的權威削弱了技術在土地上的功用,會不會種莊稼,似乎並不重要,只求數量,無法求品質。天長地久,農民們養成了一種習慣。

萬物各有所長,彼此不同,最可怕的教育就是在恐懼下的教育

中國東南部,情況恰恰相反,地少人稠,寸土寸金。為了養活一大家子,南部的農民不得不絞盡腦汁提高種莊稼的品質,上天也比較公平,給予了充足的熱量與水分,於是南方有許多種莊稼的好手。盡管如此,也有不少濫竽充數者,急功近利者,他們不會種,偏要種,過量地或錯誤地給莊稼施肥,結果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莊稼死去。

教育孩子也是如此。

以前,不曾有計劃生育的時候,一家有四五個孩子是正常的事,孩子多了家長無意間便成了「北方的農民」,孩子的前途「看天收」,反正孩子多,東方不亮西方亮。

可是現在不同了,一家只能生一個孩子,失敗不起,一失敗全軍覆滅,於是,也不管懂不懂教育,家長們都進入一級警備狀態,想方設法地逼著孩子成長。遺憾的是,成功的太少了。大多數的家長最後都不得不承認自己不會「種莊稼」。打是硫酸,罵是鹽酸,一個個充滿生命力的孩子在父母的「辛勤耕耘」下變得黯淡無光了。

農民種莊稼,莊稼長勢不好的時候,農民會反省自己什麽沒做好。孩子教育不好的時候,家長會反省自己嗎?

3.士可辱 不可殺

中國有一句古話:士可殺不可辱。為了尊嚴,「寧可玉碎,不為瓦全」,中國文化如此,在世界範圍內也有普遍意義。十八世紀的法國決鬥盛行,而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更是形象地說明了這一點。

後來我發現,還有一種比「士可、不可辱」更高的境界,那是「士可辱,不可殺」。當年越王勾踐臥薪嘗膽,韓信忍受胯下之辱,鄧小平在文革中三次起落,都是為了一個目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萬物各有所長,彼此不同,最可怕的教育就是在恐懼下的教育

「士可辱,不可殺」不同於「忍」,前者是對屈辱的一種超越,是為了更高目標而忍受的。而忍不同,忍字心頭一把刀,滋味自然不好受,心情自然不好,折磨不了別人卻折磨了自己。即使有一天如願以償了,心中已是傷痕累累,這就是許多「臥薪嘗膽」者一旦有一天擊敗了自己的對手,卻同時迷茫失落,並不能感到成功的喜悅的原因。關鍵是他沒有超越。

「士可辱,不可殺」是對生命的一種熱愛,一種負責。承受下來,能屈能伸,是為了更好地活,而不是心中充滿仇恨釋放出來幾乎能把地球淪陷掉的忍。

4.先知明 後知暗

不久前,我的一個助手在成長日記中寫了這樣一句話:我發現,人有自知之明,不僅要看到自己的缺點,更要看到自己的優點。

我突然間開竅了,意識到什麽才是真正的「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一般是這樣解釋的:

如果某某人被告誡要有「自知之明」,說話人的潛台詞是「同誌,不要翹尾巴了,要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

萬物各有所長,彼此不同,最可怕的教育就是在恐懼下的教育

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自己也會給自己加一層「自知之明」的束縛,總會顧慮自己是不是學歷不夠高,經驗不夠多,人不夠聰明等等,還沒有等別人命令你退場,就自動棄權了,丟掉了許多本該爭取的權利。總之,面臨挑戰,先湧上心頭的不是證明自己能行的「明」之處,而是證明自己「不行」之處。

而真正的自知之明,首先應該是知道自己明亮的地方,知道自己的閃光點,這是根本。一個人只有對自己的生命充滿了該有的自信,他才不至於在別人的偏見中迷失自我,才能更好地完善自我。只有你明確並關註自己身上的「光明」之處時,別人才會也來關註你,你更有利於發揮自己的長處。

明白了自己的光明之處,心靈的火也就點燃了。點燃了心靈之火的人才會看明自己還存在的「暗」的地方,不好的地方,需要改進的地方。而這「暗」在光明的照耀之下才不會成為籠罩心頭的陰影,你才能慢慢地變「暗」為明。

在自知之明的狀態下,萬物各有所長,彼此不同,每個人都是最好的自己,每個人這輩子最大的權利與義務就是愛自己的生命,讓自己的每一天都充滿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