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談談復旦大學博士生李開學的猝死

2020-12-19 17:06:05教育
談談復旦大學博士生李開學的猝死

復旦大學,全國著名的大學

談談復旦大學博士生李開學的猝死

博士帽搭在膝上型電腦上

各位朋友,今天我要談談李開學博士。現在,網路上都稱他為博士,嚴格說是不準確的,他還沒有畢業,他還是博士生。也許是因為他已經讀博快五年了,即將畢業,人們念他命運不濟,承認他是一名博士吧。

我為什麼要談談李開學,因為他是我的湖北同鄉,他跟我同出生在1964年,同在15歲高中畢業考取中等師範學校。我非常欽佩他的不斷進取的精神。可是,他在成功的前夜死去了,我為他的命運扼腕嘆息。

一、李開學簡介。

李開學,生於1964年,卒於2008年。湖北省襄陽市當陽縣人。1979年高中畢業,考入襄陽師範學校。畢業後在農村高中短暫任教後入職鄉鎮企業。後來獲得中央電大政治專業專科文憑。1997年以本科同等學力考取武漢大學政治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2000年碩士研究生畢業,考上江蘇省泰州市的公務員。2003年辭去公務員職務,赴復旦大學攻讀政治學專業博士學位。2008年3月初,猝死於復旦大學博士生樓。

談談復旦大學博士生李開學的猝死

湖北省襄陽古城,李開學的故鄉

二、李開學的人生「盤點」。

我雖然不是李開學的熟人,但我作為有一些共同經歷的同齡人,我還是能夠對他的人生作以「盤點」的。

李開學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在鄂西的農村,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妹妹,兄妹五人。他童年的貧困和艱辛自不言喻。他1979年高中畢業,時年15歲,考取襄陽師範學校。現在網上還有人說他15歲初中畢業進的師範。這樣說的人是不熟悉當時的教育情況。毛主席曾經說過,學制要縮短,教育要革命,所以當時小學到高中是九年一貫制。15、16歲高中畢業是普遍現象。1979年、1980年這兩年,在湖北省高考歷史上是很特殊的。它是所謂的「一考三用」,大學、中專和技校都以高考成績為依據錄取新生。1979年,湖北的中師全部是招錄的高中生。中師畢業本應該教小學的,但當時農村教師奇缺,很多師範生分到中學任教。那幾屆的中師畢業生很特別,有教高中的,也有教幼兒園的。

現在有人說李開學在2003年,39歲的時候辭去公務員的職務去讀博是「選擇性」的錯誤,其實,他的錯誤在從高中學校跳槽到鄉鎮企業就開始了。在九十年代,鄉鎮企業都基本垮掉,而高中教師的待遇卻很好。我有幾位教師同行八十年代跳槽的縣辦企業,後來都後悔。李開學當年考碩士研究生也可能是迫不得已。

李開學1997年33歲才考取武漢大學的碩士研究生,他為何沒早幾年考研呢?他考研是否經過幾次折騰呢?這些沒有人提及。

談談復旦大學博士生李開學的猝死

武漢大學,全國著名的大學

李開學在2003年,39歲的時候辭去公職去讀博,的確是破釜沉舟。

江蘇是發達地區,公務員的待遇很好,住房和家屬的工作很快可以解決。再說,泰州是以泰州學派聞名的地方,他又是學政治的,在泰州當公務員,業餘研究一下學問,不是挺好的。如果要讀博,讀一個在職博士也行。可是,他對學術太執著了,他要去讀全日制的博士,當真正的學者。所以有人說他是「書呆子」,「書呆子」執拗起來有時真有點可怕。

三、李開學的死有幾點「玄妙」

李開學死於2008年。2008年,中國發生了三件大事。南方的大雪,汶川大地震和北京奧運會。李開學的死當時的影響很大,我是在一張報紙上看到的。接著鳳凰衛視的「社會能見度」還做了一期節目。

談談復旦大學博士生李開學的猝死

鳳凰衛視「社會能見度」主持人曾子墨

李開學名叫開學,恰恰死者春季開學的日子裡。李開學是在元宵節期間「失聯」,3月5號,農曆正月十六,人們開啟他的房間,發現他死在桌前,電腦還開著機。當時報了警,排除他殺和自殺,定性為猝死。

李開學死在44歲的年紀上。有人說「4」是一個不吉利的數字,而「44」就自然是更不吉利的數字。也有心理學家說44歲是男人最危險的年齡。李開學博士終究沒有闖過44歲這道關口。

李開學在他死的前一年,曾表示要在短時間內拼出博士論文。而他的一位老師說,你拿什麼拼,拿命拼嗎?沒想到,竟然一語成讖。

玄妙歸玄妙,李開學的死也好理解,就是累死的。他壓力山大。既要做課題,又要做研究,寫論文。經濟又非常窘迫。他每月只有300元的助學金,妻子又沒有正式的工作。期間兒子高考又不順利,復讀,也分了他的一部分精力。

李開學的死很令人遺憾。他的10萬字的論文已經完成。據說儘管需要完善,但是質量很高。他的論文題目是《超省級結構研究》,是研究新疆建設兵團的。今天疫情期間,每天的疫情通報總要帶上新疆建設兵團,我就會想起他。他的那篇論文有人整理嗎?出版了嗎?我倒是挺關心的。如果李開學不出問題,他會很快畢業,並能夠找到待遇很豐厚的工作。

李開學的死能夠引起反響主要還是因為他的「高齡」博士生的身份。他的死使得博導在招生的時候要考慮考生的年齡和經濟條件。這對大齡的考生和寒門學子是不利的。

當然,李開學的死,也引出了對研究生資助這個話題,也引起了國家的重視。

四、筆者對李開學的死的看法。

對李開學的死,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說兩點。一是關於做學問,有人是憑才氣,如錢鍾書。更多人是憑的是勤奮。人們過多地宣傳勤奮取得成果的人。但是,做學問的確是需要才氣的。李開學兩次延期畢業,是否也與才氣不足有關呢?同時,他沒有受到正規的本科教育,這也是否有關呢?我是實話實說,並無不敬之意。二是我們總是鼓勵人們不斷進取,而不斷進取是否也要量力而行,把握好「度」呢?

十二年過去了,李開學當年讀大一的兒子現在也30歲了,境況如何?他的妻子也到了退休的年紀,有一份養老保險嗎?

十二年後,一位同鄉的同齡人寫下以上的文字,表達對李開學博士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