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月薪從6500降到3000元的醫學定向生,後來怎麼樣了?

2020-11-30 18:24:46教育

來源/基層醫師公社羽兮

「我們應該感謝那些讓你獨當一面的人,感謝那些給你壓擔子的人,感謝給你補臺的人。因為那是機會,那是信任,那是平臺,那是發言權。」

前言:2020年是國家實施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專案的第十年。10月,基層醫生公社、醫師服務APP聯合全科匯共同發起「不忘初心,汲取前行力量——尋找訂單定向醫學生榜樣」活動。

現對評委評分前3名開展系列報道,旨在呼籲更多人聚焦這一群體,弘揚訂單定向醫學生不畏艱辛、無私奉獻的精神,同時為訂單定向醫學生指明前進方向。

畢業以後的定向生髮展情況如何?成長路徑是否和當初設想的一樣?這是無數在讀或在職定向生十分關心的話題。

本次接受採訪的主人公是雲南省第二屆國家訂單定向培養的5+3全科醫師左自雄,2016年大學本科畢業,2019年9月完成3年全科專業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並取得合格證,目前在雲南省保山市隆陽區漢莊鎮衛生院就職。

被委以重任的定向生,面臨各種現實問題

月薪從6500降到3000元的醫學定向生,後來怎麼樣了?

左自雄在接受採訪的過程中,講述了自己同級X師兄的真實故事,筆者用三個鏡頭記錄了下來:

鏡頭一:分身乏術的接班人

經過8年時間,X師兄被安排在當地的一家衛生院上班。到單位的第一個星期就被委以重任,院長更是覺得找到了接班人,給他安排了一系列工作:

除了要開展門診診療外,還要負責管理公共衛生工作。從那時開始,師兄開啟鐵人模式,接網線、拉電線、修電腦、修印表機、填這樣資料、報那樣報表,醫院的大小事務應接不暇。

鏡頭二:為錢所困的社會人

定向生雖然在校期間享受到了國家給予的福利,但他們也是普通人,也要面臨畢業以後的生活壓力。工作上的事忙得焦頭爛額,生活補助卻一直不能落實。

看看身邊其他同學,婚也結了,有的買房了,有的買車了,有的房和車都有了,而自己連去參加同學聚會都要先查查銀行卡里面有多少錢,心裡很不是滋味......

鏡頭三:待遇提不上去的副院長

在基層工作的幾年時間,師兄碰到了幾次有可能兌現待遇的機會,但最終都沒能如願:

第一次因為當地衛生健康管理層人事變動,停止鄉鎮二次績效發放,醫院所有資金收回縣財政統一管理,每一筆撥下的錢都需縣級機關審批,但縣財政暫時沒錢,款項撥不下來;

第二次則是師兄被選中當衛生院副院長,聽起來是個美差,但除了偶爾享受200元的高溫補貼,工資沒有變動。

如師兄所說,當初很多選擇定向生的師弟、師妹們都一樣,除了熱愛這份職業以外,也想工作以後能憑一己之力真正減輕家庭負擔,但這顆定心丸什麼時候能吃上,自己心裡也沒底。

拴心留人,首先要落實的就是待遇

2010年,《關於印發開展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工作實施意見的通知》下發,《國務院關於建立全科醫生制度的指導意見》、《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改革完善全科醫生培養與使用激勵機制的意見》等檔案陸續釋出,國家用10年時間培養了大批5+3訂單定向全科醫師。

月薪從6500降到3000元的醫學定向生,後來怎麼樣了?

這是為基層醫療輸送人才的一項國家戰略,可以切實幫助基層解決用人荒、留人難的問題。左自雄受惠於國家福利政策,感恩的同時也提出了自己切切實實的擔心。

「大批像我一樣的定向生完成5年本科學習順利畢業後回到基層報到,但部分地區未落實納入編內管理,導致出現後期3年全科專業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各項待遇落實不到位的情況,這是一些定向生在5+3訂單全科培訓合格後不願回到基層服務(少了三年的單位基本工資)的主要原因。」

他繼續說道,以雲南省為例,按照當地健康扶貧30條政策規定,5+3全日制本科全科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合格的全科醫師到鄉鎮衛生院工作,應給予每人每月1500元生活補助。

而現實情況是一些基層鄉鎮衛生院因為負債經營,基本沒有收支結餘用於再分配,加上受其他各種因素的影響,當初承諾的條件無法如數落實甚至沒有補助,這讓部分定向生積極性受到很大影響。

一方面定向生的確需要堅守自己的誠信,另一方面地方要重視對定向人才的培養,落實人才的待遇,保證他們的發展需求。同時,基層領導需要提高對全科醫學的重視,給定向生提供一個公平、有發展前景的平臺。

月薪從6500降到3000元,他從未想過放棄

下面要提到的是關於主人公左自雄自己的故事。他是一名九零後基層醫生,他的「打怪升級史」聽起來按部就班,似乎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但他邁出的每一步都值得拿出來分享。

月薪從6500降到3000元的醫學定向生,後來怎麼樣了?

左自雄向筆者提供了一份自己的履歷,這沉甸甸的成績單背後有他不為人知的艱辛和汗水。

2016年,大學本科畢業。

2019年8月,規培結束回基層工作,成為一名全科醫師。

2019年9月,完成3年全科專業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並取得合格證,規培期間多次被評為優秀住院醫師。取得健康管理師、生殖健康諮詢師三級證書。中國醫師協會全科分會專科會員,中國志願醫生,同等學力申碩全科專業學位研究生在讀。

2020年疫情防控期間,奮戰在抗疫一線,參與支援雲南瑞麗核酸取樣,獲【最美天使】證書。

2020年9月,參加全科主治醫師考試,10月參加CDFI醫師考試、執業藥師(西藥)考試,11月參加精神科醫師增加註冊培訓。

2020年11月,透過全科主治醫師考試。

畢業這幾年,左自雄忙得像一隻高速旋轉的陀螺。他在回憶這段往事的時候坦言,自己也有過委屈。當初從規培期間的6500元/月(其中國補+省補合計2500元/月,單位財政工資3000+1000元)變成了3000元/月(只有財政工資3000元/月),雖然心裡有不滿,相關部門給出的答覆也不能解決根本問題,但他從未想過放棄。

「覺得自我價值最能體現的地方在於,我們是被需要的,無論是修印表機、貼標籤、做全科門診還是家籤服務入戶隨訪或是做會議記錄等只要是和基層醫療有關的工作,每一處都有我們的身影。工作就是職責,職責就是擔當,擔當就是價值。」

左自雄說道,「我們應該感謝那些讓你獨當一面的人,感謝那些給你壓擔子的人,感謝給你補臺的人。因為那是機會,那是信任,那是平臺,那是發言權。」

留在基層看似遠離了大醫院充滿鮮花掌聲的舞臺,卻因此走出了屬於定向生自己的一條星光大道。

後記:

接受完採訪,左自雄告訴筆者,自己還有一份未來職業生涯期待,目前正在努力實現:

學習住培:目前已完成全科專業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爭取參加全科專科醫師規範化培訓。

醫教協改政策:努力爭取完成並取得全科專業碩士學位。

基層診療:加強規範化診療學習,服務更多基層人民。

工作環境:努力做好全科門診和全科住院部相關工作。

醫院進修:爭取完成精神專業培訓,加註精神科專業,必要時爭取專科醫師培訓。

人生格言: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做最好的自己。

這就是我們定向生的信仰和追求,深藏於他們心底卻熠熠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