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再不能閉門造車

2020-05-12 12:51:00教育
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再不能閉門造車

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中國大陸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已基本確立,但還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強調「要加強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

儘管國家正在增加對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的資源投入,並且比以往更為重視人才培養,但是整體形勢仍不算樂觀。實質性問題在於,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模式和人才培養機制,遠遠沒有做到與時俱進,直到現在仍然存在「舊瓶裝新酒」的現象。

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的根本問題在於,研究的價值取向與「經世濟用」相去甚遠。借用中國古代哲學的話語體系,馬克思本人其實是提倡「入世」的。如他自己所說:「哲學家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重要的是改變世界」。然而,某些高校和研究機構的馬克思主義學科,幾乎已經淪為「考據學」:一幫人窮經皓首,僅試圖證明馬克思150年前說的某句話是對的,而不去思考如何靈活運用馬克思主義解決當下的實際問題。翻古籍、搞考據,確實是發表論文的終南捷徑,因為不需要什麼創造性思維。倘若馬克思在天有靈,一定會將這些靠「考據學」為業的人視為「不肖子孫」。

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再不能閉門造車

「考據學」的研究取向,不僅造成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裹足不前,更嚴重影響到了人才培養:從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許多學者和研究生,知識面非常狹窄,也就是摳書本讀了些原著,對於財經,科技,政法、文化傳媒、國際關係等諸多重要領域所知甚少。正因為知識結構有問題,知識儲備嚴重不足,他們以有限的認識水平,甚至難以解釋當前的各種社會現象,更不用說發現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了。「考據學」這套模式培養出來的人,嚴重缺乏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於是乎,馬克思主義學科的人才培養,到頭來成了「自產自銷」——碩士、博士畢業之後,大都希望進高校、進黨校當老師,所能做的也就是教授馬克思主義的相關課程。「自產自銷」最後形成學術圈子裡的封閉迴圈——這個圈子裡的人很少接觸外部社會,也就不會有多少社會資源,導致能力進一步弱化和退化

「考據學」這種錯誤的人才培養模式,已經造成了嚴重負面影響。這套模式培養出來的人,由於知識面狹窄、缺乏實踐經驗,也就沒多少解決實際問題的業務能力。如果不能「自產自銷」,又沒有拿到公務員或者事業單位的編制,那真是前途堪憂。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與人才培養方面的疲軟,已在社會上造成「馬克思主義無用」的錯誤印象,最後演化成社會對馬克思主義的輕視。甚至許多體制內單位選拔幹部的時候,也會忽視幹部的馬克思主義素養,重才不重德。這種狀況就很可怕了。

打鐵還需自身硬。要破除錯誤的「馬克思主義無用論」,還要從改革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入手。馬克思主義是解決問題的實學,不是坐而論道的玄學,更不是尋章摘句的「考據學」。既然是實學,那麼學科研究就應當以具體應用為導向,培養的人才就應該是既有思想覺悟、又有業務能力的實幹家。馬克思主義學科迫切需要開發一些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應用前景的研究方向,例如:

——發展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研究,對內用於指導產業經濟的發展,對外用於指導國際貿易與人民幣國際化貨幣體系的建設。

——發展馬克思主義對生產關係的研究,用於優化國有企業的管理,調整社會範圍內的勞動關係。

——發展馬克思主義關於思想和文化領域的研究,催生符合當代社會環境的傳播學,有效地指導當前的文化建設。

——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學理論,用於完善基層社會治理,提高政府決策水平,更好地發揚民主、保護人民群眾的利益。

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再不能閉門造車

先確定明確的目標,然後由這些目標反推達到目的所需的合理手段。打造當代馬克思主義作為「實學」的地位,需要整體重塑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不破不立,與其勉強維修危房,還不如直接推了重建,從建築設計到施工水平都能直接提升幾個檔次。

馬克思主義學科的人才培養方式確實需要根本性的轉變。優秀的人才絕不是「圈養」出來的,因為能力都是在社會實踐中培養出來的。只有主動離開象牙塔,才能催生真正意義上的「實學」。應該將馬克思主義定義為交叉學科,而不是文科專業。一方面嚴格控制本科招生規模,另一方面大大加強研究生學制的建設。報考馬克思主義專業的研究生,應不限本科專業——不僅特別歡迎理工農醫類的本科生報考,而且還要提供更多的在職研究生名額。

對於許多專業、特別是理工科專業,大量招收在職研究生對學科建設有負面影響。唯獨對於馬克思主義學科,招收在職研究生對學科建設產生的主要是正面影響。矯枉必須過正,制約馬克思主義學科發展的重要因素是研究者的知識面過於狹窄。如果能夠邀請到不同知識背景的有志青年參與馬克思主義研究,他們能夠帶來各個學科和行業的豐富知識,大大充實馬克思主義的學科建設,加速向「實學」的轉化。而且,在職研究生本來就有某些領域的業務能力,也就不存在因缺乏業務能力而難以在社會立足的問題。這種培養方式反而有利於催生大量實幹家。

國家還應當啟動一批馬克思主義應用研究工程專案,通過自上而下的方式重塑馬克思主義學科的研究方向。必須堅決摒棄「考據學」,強調研究成果的實用價值。書齋裡的馬克思主義是死的,用於指導實踐的馬克思主義才是活的。

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再不能閉門造車

與以往的研究專案不同,馬克思主義應用研究工程專案必須採用全新的研究成果評定方式與資金分配方式。絕不能讓象牙塔裡的學究來把持研究成果評定,否則又會回到「相互吹捧抬轎子」的老路上去。國家應當安排馬克思主義應用研究工程對接有相關需求的體制內單位,例如,馬克思主義傳播學研究專案可以對接某省委宣傳部,旨在提高輿論引導的影響力和投入產出比;馬克思主義生產關係研究專案可以對接某央企的一級利潤中心,旨在提高企業執行效率、降低行政成本;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研究專案可以對接某省市發改委,旨在為該地產業經濟規劃和產業升級提供建議和支援。

國家對馬克思主義應用研究工程專案採取差額撥款。對接單位將掌握研究成果評定的權利,並相應承擔一部分研究費用、補上差額撥款的缺口。這體現了權利與義務的對等。對接單位作為投資方,理所應當要求工程專案產生具備可操作性和實際應用價值的成果。資金分配與成果評定配套,採用商業合作中常用的里程碑付款(milestone payment)。對接單位必須覺得專案研究成果實用、好用,才會按照事先議定的研發里程碑支付專案工程款。這種新機制就是獎勤懲懶,通過構建科學合理的利益分配機制,倒逼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大發展,倒逼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者與實踐結合、解決現實問題。誰有真學問真本事,誰能在實踐中解決問題,誰就能從對接單位獲得更多專案工程款,誰就會享有更多的社會資源。

總而言之,通過外部輸血改變知識結構,通過頂層設計實現優勝劣汰,才是馬克思主義學科建設的出路。馬克思主義應當是鮮活的——理論結合實踐的產出,以及對高素質人才的培養,才能最終破除「馬克思主義無用論」,使學科建設煥發新的生機。

(作者:徐實,資深生物製藥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