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教育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2020-02-18教育

大家好,我是小評歷史。

在外人看來,猶太復國主義者是以色列的建立者,但是,在猶太人眼中,猶太復國主義者是猶太教的挑戰者,他們顛覆了幾千年來猶太人堅持的傳統,始終試圖擺脫宗教對猶太人的影響。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在18世紀至19世紀之間,歐洲的猶太人以共生的關系全面接受了西方文化,當他們以復國主義者的身份出現在巴勒史坦時,馬上被敏感的阿拉伯人發現端倪,並把他們定義為帶有西方色彩的猶太新殖民主義者,這也是為什麽後來阿拉伯人對於猶太人提出的和平請求置之不理的重要原因,因為殖民者無論在哪裏都不值得被信任。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可是,事情遠不止這麽簡單。猶太復國主義者與猶太教的關系並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勢同水火。1947年,就在以色列建國之前的一年,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戴維.本.古萊恩,作為猶太教德系正統派的代表,曾經向以色列聯盟提出四點建議:遵守安息日、軍隊中奉行猶太傳統飲食習慣、拉比私法,以及宗教教育自主。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這四項與宗教有關的承諾後來構成了以色列社會的重要組成部份,其中包括很重要的一條,即只有猶太教拉比才有資格判定一個人是不是猶太人,也就是說,在世俗的社會體系中,宗教人士卻能夠決定一個人是否擁有成為以色列公民的權利,這在任何一個已開發國家都是不可能出現的。

有人把這理解為是猶太復國主義者對宗教勢力的妥協,是一種無奈之舉,但是,也有另外一種聲音稱,猶太復國主義者是有意這樣做。

根據世俗的規定,也就是國際社會對以色列的制約,以色列只能擁有巴勒史坦22%的領土,每侵占多半分,都會引發國際社會的連鎖反應,可是,在猶太教教義中的以色列國,其邊界和領土面積遠遠不止如此。

以猶太人一貫講求實際的風格,只要有助於把利益最大化的,不管是宗教還是世俗,不管是敵人還是朋友,都可以拿來先用一用,有關這一點,你可以從曾為六任以色列總理工作過的猶太人耶胡達.阿夫納所著【以色列總理私人史】中找到依據。

早期的猶太復國主義者中,擁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這就為原教旨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提供了生長的土壤。

對歷史稍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政治和宗教之間的界限必須涇渭分明,一旦曖昧不清,必然導致很嚴重的後果。而以色列現在既繼承了西方科技文明的衣缽,又十分接近穆斯林體制的風格,正是這種政教不分的典型表現,這就造成了以色列一種奇怪的現象,表面看來,它擁有中東獨一無二的強大武力,可另一方面,它的包容性卻越來越狹窄,導致內部矛盾重重。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1948年建國以後,以色列湧進了大量的猶太人,可是,實際掌控著以色列的,主要是來自於歐洲的猶太人,其他來自北非和中東阿拉伯國家的猶太人則處於被支配的地位,雖然他們同樣是猶太人,卻有了一個區別於歐洲猶太人的稱呼——「米茲拉希猶太人」。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北非裔猶太人(右)

像歐洲殖民者對待殖民地上的土著一樣,歐洲猶太人對這些本來是一奶同胞的兄弟很不友好,許多猶太精英人士和官員對他們的評價是「智力低下」、「原始」、「落後」……可實際上,這些猶太人雖然不是來自歐洲,大多數也的確是樸實的農民,可是,其中也有相當一部份是不輸給歐洲猶太人的商人、律師、醫生和社會精英,也就是說,猶太人正產生著可怕的,針對自己同胞的種族歧視情緒。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歐洲猶太人對米茲拉希猶太人進行著肆意的社會定位,讓他們從事司機、工人、女傭、秘書等工作,其社會地位相對他們原來所在的阿拉伯國家還要低一些。

與此同時,來自歐洲的猶太教正統派與米茲拉希猶太人信奉的猶太教也發生著沖突。雖然米茲拉希猶太人大都來自經濟欠發達發地區,但是,他們信奉的猶太教有著極強的親西方性,對於外界新鮮事物持歡迎和支持的態度,反而是來自歐洲的猶太教其中蘊含著大量原教旨主義內容,對於基督教等外來宗教的融合具有強烈的排斥性。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當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聲音不可避免地發生碰撞時,在以色列社會中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割裂,來自歐洲的猶太人支持以社會精英為主的利庫德集團,而米茲拉希猶太人則轉而擁抱右翼勢力,誕生了民粹主義。

猶太精英們從來沒有把心思花在這些「邊緣人士」身上,最終導致早已超過以色列總人口50%的米茲拉希猶太人於1984年建立了沙斯黨。

對精英階層深感不滿的沙斯黨為以色列帶來了巨大的轉變,他們建立起一個龐大的慈善網,為貧困的米特拉希猶太人帶來工作,給饑餓的孩子拉供膳食,為付不起學費的孩子提供免費教育,這一切都是歐洲猶太人精英從未認真對待過的,被忽視的部份。

如此深入人心的舉動最終反倒使以色列歐洲猶太精英的地位蕩然無存,可精英階層自身的立場又讓他們註定無法為以色列大多數猶太人發聲,這也就進一步抑制了其在未來以色列社會中的發展。

如果任由民粹主義發展,也不算是什麽好事,因為在這一切福利行動中,都沒能掩藏這樣一個事實,就是米茲拉希猶太人支持的是一個右翼勢力為主的政黨,它是有著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的,它帶來的福利不惠及阿拉伯人,對於以色列社會穩定和團結也有害無益。

猶太教和猶太復國主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不分彼此,後患無窮

到目前為止,似乎以色列的社會正由這二者之間的矛盾,推動著向前不斷地發展,但如果不解決二者之間的分歧,並最終對某些關鍵問題達成一致和和解,當矛盾引發沖突時,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