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2020-09-20 06:38:19教育

買過一本書,名曰《先生》,先生們是蔡元培、胡適、馬相伯、張伯苓、梅貽琦、竺可楨、晏陽初、陶行知、梁漱溟、陳寅恪等十位民國先生。本書的序言標題抓住我心:「那些背影,一個民族的正面。他們,無須讀透,平常人只須讀懂一丁點即可。」古今的先生,自不在少,有說不盡道不盡之感。所以,每每想到,內心即有惶恐,因為可讀的先生之書太多,而我之輩取其一毛都不足。今天在這裡侈談讀"先生"的書,竟也羞赧不已。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我是一名普通的老師,特別想把課上好,把文章寫好,不是為名為利,只是內心深處一種渴望與需求。也不知從哪一日開始,我就迷上了買"先生"們的講課稿。在我看來,最早的先生講課稿當屬《論語》,孔先生是育人專家,不動聲色中即把做人做事做學問的道理講明白。沂水春風,孔子老師與學生暢談理想,何嘗不是一堂師生和諧的主題班會課?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聖人孔子


師者,不僅僅是傳授知識,更是傳以智,傳以德。唯有讀先生的書,方可有一股清流注入腦中心中。我在想,我雖不是大先生,也可忝稱小先生。小先生,怎樣把教書育人的事情做好,大先生不就做了最好的樣子嗎?書櫃裡的先生不少啊!梁漱溟、王鼎鈞、葉聖陶、魯迅、朱光潛、夏丐尊、錢理群、蔣勳、葉嘉瑩、南懷瑾、蔡志忠、莫礪鋒、錢文忠、王蒙⋯⋯此生無幸受教於門下,卻又有幸拜讀他們的文字。由於學問疏淺,尤喜歡南懷瑾、蔡志忠兩人,一個是用易懂的語言、日常的例子把深奧的《金剛經》講得家常化,一個用風趣的漫畫把中華傳統經典著作中精髓給點化出來。我在思考的是,即使是最深奧的道理,也可以透過某種方式傳播出來,讓更多人去接受它們。蘇格拉底把自己比作產婆,產婆不生孩子,卻能帶來孩子;他的工作就是幫人"生出"正確的思想。這些先生,在我看來,都是產婆,在用他們的智慧啟迪他人產生智慧。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南懷瑾生前著作多以演講整理為主,精通儒、釋、道等多種典籍。


最近一直閱讀莫礪鋒教授的《唐詩課》,就以此為例,說說讀先生的書的種種啟迪與實踐,當然這些多是針對自己作為一個老師的身份而講的那就是怎樣授課有效?

第一,每節課一個明確、新鮮的探索話題。先說明確。第三講"名篇小札",每一個對名篇的講解,題目即為話題,如:"高適《燕歌行》的主題","繁簡各得其妙的三首《長幹行》""言短意長的《聽彈琴》詩"⋯⋯再說新鮮。看這些題目,"詩國中月亮對太陽的思念""從三首詠櫻桃詩看杜甫的獨特性""穿透夜幕的詩思""嬉笑勝於怒罵的《華山女》",一看就讓人感受到獨特的解讀詩歌的視角。

課堂啟迪和實踐:一是一課一得。40分鐘,無論什麼課型,明確解決一個問題,並能以一句話或一個短語的形式概括呈現給學生。如:《社戲》,兩課時,第一課時研究話題:童眼看世界——尋找人物的童真,感受人物性格,品讀形象的人物描寫。第二課時研究話題:京城的戲和故鄉的戲,主要是研讀環境描寫,理解主題。二是探究問題有創意,角度獨特。比如平橋村、桃花源、大同社會大有多少相似點?穿越各個時代的理想主義,魯迅向孔子、陶淵明喊話,表達他對先賢們創設的理想社會的認同,和他們共同追尋理想的精神故園。新鮮的話題,學生會更有學習與探究的內驅力。

第二,探的話題內容與過程切近受眾群體。莫教授身份是南大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他所講授的內容基於一定的學術研究,故一首詩或一個詩人的品味賞析,所引述的資料、講析的內容與寫法,資訊量較大,這適合於學習能強和有一定的文學基礎的本科以上學歷的人。

課堂啟迪與實踐:適切的內容或教學方法貼近學情。比如《雖有佳餚》一課,開頭以類比論證的方法引出對教與學的關係的論述,從而推究出文章的中心論點。但是初二學生並沒有學過議論文,很難理解論證方法、論證過程。如何講通「類比」論證?我給學生創設了一個生活情境:大家都吃早餐了嗎?學生有的說吃,有的說沒吃。我突然問一位吃早餐的同學:「吃的什麼?好吃嗎?」他回答後,我又追問一句:「你怎麼知道好吃不好吃的?」他驚訝地回答:「我吃了呀!」好,對了,「雖有佳餚,弗食,不知其旨也」。為什麼文章開頭要講如此淺白的一個生活常識呢?意在引出「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這樣一個學習道理。二者有相似之處,作者將二者比著去寫,就是以此及彼,更淺近地講清楚一個生活哲理。這就是類比論證。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第三,無論怎樣旁徵博引,都要回歸到自己獨到的理解上。《莫礪鋒講唐詩課》第一講「詩人評說」中在探究「誰是唐代最偉大的詩人」問題時,分別從古人和今人兩個方面去講李白、杜甫在人們心中的不同地位和價值。莫教授在講解過程中,旁徵博引,給予自己的觀點以充分地論證。但在論述中常有這樣的言語「我覺得這個比喻非常好」「我一向覺得古籍中對聯寫得最好的地方有兩處」「我最欣賞的……」……這些在前人論調的基礎上提出自己個人獨到的理解,確實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更是引導聽者或讀者去追問自己內心的想法是什麼。這一篇中有幾個莫教授提出的比較有趣的想法,也比較接近我的理解程度,列舉如下:

第一處:在我看來,我們需要關注李白和杜甫給我們帶來的閱讀感覺如何。我覺得明朝的王世貞說得很好,他說,我們讀李白、杜甫的詩歌,假如讀得很少,只讀十首以內,那比較容易接受的是李白。……但如果你讀得比較多,讀到一百以上,那麼青蓮較易倦,李白容易使你產生厭倦,而杜甫不會使你產生這種厭倦……

第二處:一言以蔽之,李白不容易學,而杜甫比較容易學。李白是靠天才來作詩的,天才怎麼學啊?天才是沒辦法學的。

第三處:我個人怎麼看?我想李白、杜甫都是唐代最偉大的詩人!如果只給我一張選票,那麼我首選杜甫。作為一個讀者,我覺得杜甫就在我們身邊,而李白好像在雲端,有點高高在上的意味。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課堂啟迪和實踐:記得年輕時上課,就喜歡在課件上打出一些名人名家所言的,以這種旁徵博引的方式來顯示自己對文章有了深度的理解。相比較,我的引述,還只停留在形式上的補充,只是「掉書袋」。引述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推出自己個人對文字獨到的理解之上,是為了扶助學生對文字有更深入的理解,而不是為了引述而引述。比如,教材上一些課文,在選編時往往會刪掉一部分文字,比如《我的叔叔于勒》《社戲》等。刪掉的文字有沒有必要補充給學生看一看?怎麼補充?補充進來又怎麼與上課的內容銜接?這是需要思考的問題。《社戲》一課,刪去的是「我」在北京看戲的經歷,

第四,講述的語言既要精煉準確,具有示範性的作用,又要樸實生動。我們來引述一段莫礪鋒教授的講稿文字:

只要看看現在的文學界,我們就可以知道,往往水平越差的作家、詩人,越是「牛氣」,越是不服別人,連古人都不服的。好多年輕詩人不服陶淵明,不服李白,不服杜甫,誰都不服,因為他認定老子天下第一。所以我想,可能這是學文的跟學武的最大的不同之處。原因就是馬克思說的,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武林中是武器的批判,馬上見高低,一方當場把另一方的性命結果了,你還能不服嗎?而文學,它是一種觀念形態的東西,它是用文字比高低再高明的文字也不至於致對方於死地。詩人即使要爭高低,也不至於有拔刀相向的衝突。

這段文字選自《誰是唐代最偉大的詩人》,是莫教授2007年11月19日在安徽師大的一次演講。莫教授以這樣樸實生動又融入文學知識的語段作為演講的開篇,是一定能吸引住臺下的聽眾的。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課堂啟迪和實踐:如何將知識講解深入淺出,老師表述的語言技巧是很重要的。然而,又不能光有技巧而忘記了傳授知識、教會本領的目的,那又可能適得其反。記得我在和學生理解《水滸傳》開篇為何從高俅寫起時,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高俅如果有微信朋友圈,你覺得會有哪些人?這個圈子的特點是什麼?你會(能)加高俅的微信嗎?

學生非常感興趣,我出這個問題的目的其實是,引導學生探究小說社會環境對主題深化的作用,也是引導學生能把後面108位好漢放置於一個大的社會背景裡去解讀他們的形象意義。問題表述嵌入了學生熟知的語言和生活,他們會更易於理解,也會感興趣。大家可以與下面的問法比較一下:

小說為什麼要從高俅說起?他是如何一步步發跡的?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金陵三麗子語文人讀書的目的是能使自己站得更高一些。讀先生的書,自然是先生的肩膀成了你能看得更遠的基石。蘇霍姆林斯基在《給教師的建議》中回答了老師們一直困惑的問題「教師的時間從哪裡來?一晝夜只有24小時」:

鄰校的一位教師對這位歷史教師說:「是的,您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傾注給自己的學生了。您的每一句話都具有極大的感染力。不過,我想請教您:您花了多少時間來備這節課?不止一個小時吧?」

那位歷史教師說:「對這節課,我準備了一輩子。而且總的來說,對每一節課,我都是用終生的時間來備課。不過,歲這個課題的直接準備,或者說現場準備,只用了大約15分鐘。(選自《給教師的建議》)

如何去理解「終生備課」?「怎樣進行這樣的準備?這就是讀書,每天不間斷地讀書,跟書籍結下終生的友誼」。量的積累,最終會轉化成教師的教育技巧與智慧。

老師工作量太大,時間哪裡來!——讀書,讀先生的書

蘇霍姆林斯基


教師如何從時間的困境中走出來?持續讀書,讀先生的書,有一天你也終會一節好課的準備時間只需15分鐘!成堆的試卷、「難纏」的學生,你也有高效、省時的處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