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教育

美國留學的變與不變!中國駐美前教育參贊談出國留學趨勢

2020-11-17 14:01:46教育
美國留學的變與不變!中國駐美前教育參贊談出國留學趨勢

「今後幾年,中國學生去美國留學的還是最主要的主流。」這是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前公使銜教育參贊岑建君的判斷。

11月15日,在2020「迴響中國」騰訊教育國際學校年度盛典上,岑建君針對「中美的教育走向到底如何?」「要不要把孩子送到美國去?」等學生及家長關心的問題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岑建君表示,中美兩國關係走到如此緊張的程度,中國和美國的教育家都沒有想到,完全出乎人們的意料。由此,可能會給中國的出國留學帶來三個變化——

一、中國學生出國留學國別走向發生變化

2019年,中國出國留學的總人數達到66萬人,其中43%前往美國留學,因而留學美國的學生佔第一位。然而,由於中美關係緊張以及美國疫情還在蔓延,今後一兩年去美國的中國學生的人數一定會銳減的。所以,中國學生出國留學的主要走向將是歐洲、亞洲國家。

權威機構預測,今後一兩年,中國學生選擇加拿大留學將佔第一位,其次是英國,第三位是澳大利亞,還有德國,特別是日本、新加坡等亞洲國家。

今年,美國發中國的簽證跟去年比下跌了99%,只有發給中國學生去美國的簽證只有808個,與去年9萬多個相比不到1%,下跌99%。當然,日本學生到美國去的比例也下跌,達到80%多,韓國大概下跌75%左右,最主要是美國的疫情還在不斷地蔓延。

中國學生之所以下跌幅度最大,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美國今年對中國簽證的收緊;二是疫情的蔓延,中國學生家長不敢把自己的孩子今天送到美國去,所以推遲留學的人數佔大多數。

二、美國對中國學生攻讀所謂敏感專業簽證發放變化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官方顯示,今年拒簽了4000多個就讀所謂敏感專業的學生,主要是博士生、公派生和單位公派學生,甚至連軍工院校附中和附小的老師到美國申請的簽證也被拒絕。因此,美國對於就讀所謂敏感專業的學生簽證還會進一步限制。

三、中國留美學生申請實習簽證和工作簽證難度變化

美國方面拒籤中國留美學生實習、工作的力度,不僅在於加強稽核申請資格,而且還採取稽核從事的工作與身份是否相符、給付薪水是否按照美國要求等。相關資料顯示,2017年,中國留學生獲得H-1B工作簽證的比例達到16%。但是,去年中國留學生拿到工作簽證的比例則只有5%。由此可見,美國方面對中國留學生的工作簽證收縮得越來越緊,今年可能還會進一步收緊。

美國留學的變與不變!中國駐美前教育參贊談出國留學趨勢

岑建君認為,對中國學生攻讀敏感專業簽證的收緊不是新鮮的事情。從90年代到今天20多年來,美國政府曾經先後三次收緊對中國學生就讀所謂敏感專業的簽證。但是,每次收緊的時間都不是很長,基本上兩到三年就放開了。隨著美國大選的結束,美國對中國學生所謂敏感專業的簽證以及工作簽證都會逐漸放鬆。目前來看,一兩年以後,對於中國學生申請專業的限制以及實習、工作簽證的限制肯定會放開。

「按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來看,有變,就有沒有變的問題,變中可能存在著有不變的因素。哪些是不變的因素?」岑建君表示,有兩個是不會變的——

第一個不變,今後幾年中國學生去美國留學還是主流。

只要美國疫情好轉,中美政治關係得到了緩和,中國學生還是願意到美國去留學的,畢竟美國大學比較多,達到4000多所大學,供中國學生選擇的餘地也比較大。如果美國政府放開實習簽證和工作簽證,對中國學生的吸引力會更大。

第二個不變,美國大學對中國留學生的歡迎態度不會變。

美國大學、科技界自始至終歡迎中國留學生前去留學,特別是科技界。美國大學1/3的實驗室基本上都被中國學生給包了。如果中國學生無法前往留學,那麼意味著數量眾多的美國大學實驗室無法正常運轉。同時,中國學生每年給美國大學帶去150億美元的收入,解決了幾十萬名老師的工資。

美國留學的變與不變!中國駐美前教育參贊談出國留學趨勢

岑建君,隨著中國大陸不斷地發展,對國際人才的需求會長期旺盛。因此,基本的判斷有「三個趨勢」不會變——

第一個趨勢,經濟全球化不會變。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在經濟全球化得益很多。中國人均收入從改革開放初189美元,到如今達到1萬多美元。1980年,世界貿易總量為20萬億美元,今天已經翻了1倍達到40萬億美元,到2030年可能還再翻一番。所以,經濟全球化不僅給中國,而且對全世界人們都帶來了好處,這是不會變的。

第二個趨勢,世界經濟中心從西向東轉移不會變。全世界都在看好東亞的發展、看好中國的發展,連美國都將眼光盯在了東亞,這個趨勢是不會變的。

第三個趨勢,中國經濟持續向好不會變。

岑建君指出,由於上述三個趨勢不會變,促使中國對國際化人才需求持續旺盛的。其中,四類國際化人才最為搶手——

一、一專多能的人才。既懂外語,又懂專業的複合型人才,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留學的人才。

二、小語種,非通用語種人才。中國非通用語種加起來才100多種,與中國大陸建交的國家基本上全覆蓋。但是,小語種的人才還是缺乏,數量、質量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美國的大學基本上開設了200多種小語種人才,中國大陸才100多種,而且50%都是近兩三年開起來的小語種,質量上存在不足。

三、國際組織人才。國際組織需要大量的各國國際人才前來到工作。現在,國內符合國際組織工作的人才,連一半需要的人數都不到。

四、國別和區域人才,就是智庫人才。現在智庫人才數量看似不少,但質量確實有問題,都是近一兩年或者三四年培養起來的,實戰經驗不足,有時候對事務的判斷可能會有一點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