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2020-05-07 13:19:31文化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上朝

《說文注箋》雲:「禮之言履,謂履而行之也。禮之名,起於事神」,中國自古以來就以禮儀之邦著稱於世,中華民族祖先非常重視禮儀,從周公與孔子制禮作樂起,禮一直以來作為與階級等級相適應的規定社會的法則、規範、儀式的總稱。

上朝之禮自不例外,中國大陸古代從奴隸制社會到封建制社會,朝禮一直都在國家施政活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也是加強中央集權君主專制的重要手段。今天,本文將以朝會上的禮節、朝服禮制、以及對參加大臣的各方面規定為線索,來進行對古代大臣上朝的禮儀探討。

古代朝會禮儀的溯源

朝會作為古代社會中一項的禮儀,伴隨著國家的產生而產生。我們大致可以推斷先秦時期,中國就已經形成了早期的朝會制度,但限於史料的不足,無法對具體的制度儀式進行考證。秦始皇統一六國以後,據《戰國策》載,秦法有著一套嚴格管理大臣上朝的禮儀制度,規定:「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兵;諸郎中執兵,皆陳殿下,非有詔不得上」。但該文畢竟是由西漢的劉向所著,所以後人對秦代朝儀無法得其詳。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秦國朝堂

劉邦建立漢朝之初,出於對國情民生的考慮,推行無為而治的治國方略,故而漢代朝會制度減去了昔日秦法中苛刻禮儀立法,更加傾向於清明簡潔。但與劉邦一起打天下的人多為平民出身,在禮法方面普遍較為欠缺,導致了他們在上朝時十分隨便,缺少為人臣子的儀態與嚴肅性。融通古禮與秦法的孫叔通趁機向劉邦上書,請求制定一套完備的上朝禮儀來規範約束大臣們的行為。劉邦當即採納,並規定「歷代通規,永為常式」。

大臣朝會詳細禮儀探究

從入朝到退朝,中國大陸古代上朝這種照例的宮廷儀式既層次分明,又典雅凝重。上朝禮儀簡稱「朝儀」、「朝禮」。古代朝禮可分為兩類:一是主要涉及帝王與大臣在朝堂之上辦理政務之禮,包括聽朝之場所、聽朝之時間、與聽朝相關的儀式、以及一些特殊規定等,這一類是所謂的「常朝之儀」。還有一種是「朝賀之禮」,即皇帝在元正、冬至等節日大會文武百官、接受諸侯國王和外國使臣朝賀的禮儀。我們在這裡主要探討大臣在參加為治理國政而設的常朝時的禮節儀式。

1、舉行的日期與時間

  • 早先朝儀的舉行時間

朝之所以稱為朝,是因為古人通常都在清晨入宮上朝。關於古人上朝的時間,早在《孟子·公孫醜》中有云:「朝(早晨)將視朝」,《詩經·齊風·雞鳴》亦云:「雞既鳴矣,朝既盈矣」,可以看出朝禮舉行的時間很早,古代君臣是伴隨著雞鳴聲在天亮之時上朝的,也就是說那些大臣們需要在天還未明之時即起身上路。

  • 漢代對上朝時間的繼承

到了漢朝,孫叔通也選擇在漢七年十月歲首(即元旦慶賀之時)舉行朝禮。這其實是對秦朝朝禮的一種保留,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載:「朝賀皆自十月朔」。同樣的,大朝會禮儀具體舉行的時間也很早,西漢為「平明」,東漢為「夜漏未盡七刻」,也就是天色剛矇矇亮的時候,這同樣是對傳統的繼承。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 唐代朝參之時的變化

唐代開國之初是每日上朝的,但至永徽二年也就是公元651年八月,唐高宗下詔:「來月一日太極殿受朝,此後每五日一度太極殿視事」。安史之亂後,皇帝下敕令:「非朔望日許不入,賊平之後依舊常參」。

貞元十三年六月,唐德宗下詔:「自今以後,時暑及雨雪泥潦,亦量放朝參」,如果有大臣去世,皇帝還應根據《儀制令》的規定,按照三品以上不同品階官員的薨歿實行相應的輟朝之制。唐朝大臣上朝的時間同樣是很早的,凌晨,絳幘雞人傳呼報曉,文武百官當即起床,梳洗完畢後手提燈籠騎馬上朝,聲勢浩大猶如一條火龍,浩浩蕩蕩行進與繚繞晨霧之中。

2、古代朝會大臣儀節

  • 入退朝之禮——「趨」

說完了古人上朝的時間與穿著之後,我們在來聊聊大臣們具體是如何履行朝會禮節的。從入朝到退朝,他們需要一套遵守嚴格的等級秩序,稍有差錯,可能就會觸犯到天威。

首先來講入朝禮儀,上朝以前贊禮的官員謁者需要按照一定的次序引導官員隊伍進入殿門,大臣們進入大殿,傳聲「趨」。何所謂「趨」呢?在《漢書·孫叔通傳》有載:「傳聲教入者,皆令趨,謂疾行為敬也」,講得通俗些,就是要求大臣們小步快走進入大殿。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唐代朝堂

但是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在疾行的同時,趨還對大臣的形象有一個整體的要求。賈誼曾在《新書·容經》中提到,「趨容:趨以微磬之容,飄飄翼然。肩狀若,足如射箭」,大致就是要求大臣們面容嚴肅,足下穩健而迅速,且肩膀不可隨意聳動,可見趨禮是有一定難度的,若非小心謹慎的行事與積年累月的練習,真是很難達到要求的。此外,不僅入朝時需要「趨」,退朝時大臣亦需「趨」。《漢書·袁盎傳》雲:「絳侯為丞相,朝罷趨出,意得甚」。

  • 封建等級制度的對映——跪拜禮儀

從上古到清末,跪拜禮儀並不是亙古不變的,那麼大臣上朝時行跪拜禮究竟起於何時呢?上文中我們提到孫叔通為凸顯出皇帝的地位毛遂自薦定禮制規,在漢朝禮儀中,君王朝臣時,所有臣下都應該向皇帝跪拜。跪拜按照爵位的高低依次進行,規定不許任何人喧譁,也不許抬頭與皇帝對視,以表示對皇帝的尊敬。

到唐朝時,文化呈現出一種大開放、大融合趨勢,皇權意識相對較為薄弱。在朝堂之上,大臣們被允許坐在板凳上與皇帝議政,但好景不長,到了宋代末期大臣們聲後的板凳就被撤走了,皇帝認為只有自己坐著,群臣站著上朝才能彰顯自己的地位與威嚴。這種對皇權極端化的加強趨勢愈演愈烈,明清時期,大臣在上朝時需要面對皇帝,雙膝跪地,身體低伏,用腦袋在地面上磕頭以顯示對皇帝的尊敬。

3、劍履不入殿

從秦時已有明確法令規定臣下不得帶劍上朝,《史記·刺客列傳》中說到:「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諸郎中執兵,皆陳殿下,非有詔不得上」。漢承秦制,對宮省安全同樣十分重視,不論文官還是武官,一律不準攜帶兵器上朝,以免發生在朝堂上刺殺皇帝的惡性事件。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跪拜禮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劍履不入殿並非是絕對的。除了逆臣賊子不遵守上朝的禮儀制度外,還有一些人是皇帝特許可以攜帶劍履上朝的,漢朝的樑冀就享受過此等殊禮。《後漢書·樑冀列傳》中載:「帝以冀援立之功,欲崇殊典,冀入朝不趨,劍履上殿,謁贊不名」。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了樑冀是何等權傾朝野的人物,才能享受此等殊禮。

朝會禮儀的外在表現——朝服不可錯

1、朝服服色及規制的不同

《論語·鄉黨》曰:「必朝服而朝」早在先秦時期,臣下朝見君王時必須服朝服。在《周禮·春官·司服》對當時君臣同服的現象有著詳細的記載:「公之服,自袞冕而下,如王之服。侯伯之服,自鷩冕而下,如公之服,士之服,自皮弁而下,如大夫之服」,可見不同身份的人只有冕的差別,在衣裳方面沒有太大的不同。但後來,百官參朝,必須要穿著規定的朝服,否則會受到輕則免去俸祿,重則丟掉官職、被擼下臺的懲罰。

秦朝以來,朝服尚黑,至漢代,文官都穿黑色的官服,出土於河北望都一號墓壁畫中的官員服色正如《論衡·衡材》中所言:「吏衣黑衣」。到了唐代,始現於北周的「品色衣」成了定製,也成為了其後中國大陸官服的一大特色,即將官階品味與服色聯絡起來,通過大臣們身著朝衣的顏色即可清晰地分辨出其官位的大小。在唐代,官員自一品至九品,服色按紫、深緋、淺緋、深綠、淺綠、深青、淺青為序。

2、身兼辦公用品與身份象徵的朝笏

經常看古裝影視劇的人一定會發現,古代大臣在上朝時懷裡總會抱著一塊上窄下寬的板子,這塊板子的名字就叫做「朝笏」,又稱「笏板」。早在周朝時就有禮儀規定,大臣上朝時必須手執笏板。至於笏板的作用,《禮記·玉藻》中說的很明白:「凡有指畫於君前,用笏;藻受命於君前,則書於笏」。

笏板的作用主要有二,一是在臣子向皇帝進諫時起到遮擋的作用,因為在古代朝堂上臣子是不能直面皇帝的,二是用來記錄皇帝安排的一些工作與計劃,以及自己向天子上奏的內容,用途頗似我們今天辦公時所用的筆記本。

此外,大臣們之間品級的不同也可以通過不同材質的朝笏來區分。笏板的材質每朝都有不同的規定,大體上有木製竹製玉製象牙制幾種型別,官職不同的人所使用的笏板也是不同的,就以明朝為例,據《正字通》載:「四品以上用象牙,五品以下用木」。朝笏作為一種大臣上朝重要的禮節之一一直被沿用至清朝。

大臣早朝禮儀多:劍履不上殿、跪拜頭點地,朝服穿錯都會被「擼」

唐代朝笏和如意

總結

從選擇清晨作為上朝時間,到規定以趨禮和跪拜禮為核心的常朝之禮,到不允許大臣攜劍履上朝,再到官員上朝時的不同穿著與用品,這些都無處不在彰顯著古人對上朝之禮的重視,以及封建制度下對人們思想、行為的嚴密控制。

與此同時,也反映出了古代君主專制中央集權的不斷加強。常朝作為中國大陸古代皇帝與大臣日常議政的重要環節,從始至終都是一朝禮儀教化的最集中體現,探究大臣們上朝時的禮儀,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對當時的社會環境窺探一二。

參考文獻:

1、《周禮》

2、《禮記·玉藻》

3、《中國古代禮儀文明》

4、《西漢禮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