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有良知的作家是什麼樣子?

2020-05-08 08:49:13文化
有良知的作家是什麼樣子?

當前,什麼是有良知的作家,成了人們熱議的話題。作家李鳴生的矛盾文學獎的獲獎感言是《良知,作家的飯碗》文,在這篇文章中,他有這樣一段文字:「我認為,報告文學是最能體現作家的人格與良知、風骨與氣質的一種寫作最能體現現實主義與批判精神的一種寫作,當然也最有風險、備受爭議的一種寫作。在文學這個大家族中,幾乎找不到任何一種文體能夠像報告文學這樣公開、直接、最尖銳地面對社會的挑戰和現實的挑戰;同時也面對作家自身的挑戰。它挑戰的既是社會最敏感的神經、現實最殘酷的矛盾、人性最隱蔽的傷痕,也是作家的人格與道義、良知與底線。」

1有良知的作家是有社會責任感,善於發現並對時代負責。

國家作協主席,著名作家鐵凝說:「中國不缺少美,所缺少的是發現,作家應該擔負起社會責任,應該深入生活,瞭解人民,反映人民的生活……」

這句話表明:有良知的作家應該是善於並能夠發現社會問題的,發現和揭示社會問題並不是抹黑,抹黑是詆譭,是否定,是貶低。發現問題是良知作家的職責,但作家卻不能解決問題,因為他們不是社會的管理人員,也不是有權力的人員。解決社會問題是國家職能部門的職責。

發現問題,就是發現不合理的問題,不公正的問題,不完善的問題,該及時解決沒有及時解決的問題等。

2 發現了社會問題必然會觸及到少數人的利益,所以,發現者會有很大的風險,正因為如此,有良知的作家越來越少。

比如:有位農民發現了山上有個金礦,但金礦口的周圍有很多樹木,他建議開金礦的人把樹木砍伐掉,才能開採金礦,礦主把樹木全部砍伐了,開出了金子,造福了子孫後代,但樹木的主人不樂意了,他把全部怨恨都集中在了發現者身上了,於是就伺機報復發現者,無論發現者逃到哪裡,他也逃脫不掉被追殺的厄運……

3 有良知的作家,作為發現者,想逃避被怨恨、被仇恨、被謾罵是不可能的,必須做好被捱罵的準備。

作家鐵凝說:「無緣無故的善良和寬容是不存在的,是天方夜譚,只有懷著贖罪的心理才能對人類和自己產生超常的忍耐。」

為什麼別人不會寬容你,因為你動了別人的「蛋糕」,讓別人吃得不舒服;另外,還有一部分社會狂熱分子,他們也不會輕易寬恕你,因為這部分人一葉障目,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正如作家王蒙在《平靜》一文中所說:「有些人,只要花不按照他的意思結果,不按照他的尺寸生長,他就會氣急敗壞、暴跳如雷……」

作家孫犁在《談諒》一文中說:「諒就是在判斷一個人失誤時,能聯絡當時當地的客觀條件加以分析。」然而,很多人卻很難做到「諒」,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用現在的情況看待以前的問題。

有良知的作家,當遇到謾罵與圍攻的時候,除了對某些誤解做出必要的解釋外,最好要保持沉默。

作家莫言在談到某些讀者對他的非議時,他說:「我不反駁和辯論,因為我如果辯解,怕他們會感到不舒服,受到更大的刺激,也會受到傷害,作為公眾人物,就應該有捱罵的思想準備」 。這是一個有良知的作家比較明智的選擇,因為你一旦成為「靶子」,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有問題,每句話一推敲、放大、擴充套件、演繹就會又落入另一個漩渦……

4 有良知的作家的發現和批評是一種對社會善意的勸懲

作家孫犁說:「文學雖然受政治制約,但不是說文學不可以對政治有所批判,這種批評也是種勸懲。屈原、杜甫,就都曾這樣做過。所以說,小說的勸懲,也是很廣泛的,包括對現實生活的各個方面。」

「舊日文人,對於一般事物,即平民百姓,懲勸時可以直抒胸臆,用不著忌諱。對於涉及到政治問題的事物,懲勸時就不能直指,而要婉諷。就是婉諷吧,還是容易惹麻煩。

於是聰明一些文人,就去寫小說。小說空間大,方面廣,子虛烏有,容易使人諒解。」

5 有良知的作家不要討好任何人,要與時代同步,對時代負責。

作家孫犁說:「……我們也不能承認,文學只是討好或迎合一部分人的工具。文學不要討好青年人,也不要討好老年人,也不要討好外國人。所謂討好就是取媚,就是迎合遷就那些人的低階庸俗趣味。文學應該是面對整個人生,對時代負責的」。

6 有良知的作家要有理想

作家孫犁說:「理想願望之於藝術家,如陽光雨露之於草木。藝術家失去理想,本身即將枯死。

理想就是美,就是美化人生,充實人生,完善人生,是藝術的生機和結果。失去了理想,從反映現實、到反映自我,從創造美到創造醜,從單純到混亂,不只是社會意識的退化,也是作家藝術良知的喪失。」

從這段文字中我們可以明白,「完善人生」和「反映現實」既是作家的良知,也是良知作家的理想。

7有良知的作家與文學評論家的關係。

作家孫犁說:「文學評論家的素質也要改善,因為評論德爾素質,可以影響作家的素質,……近有不少評論文章,用的是揚雄法術。他們編造字眼,組成混亂不通的文字,去唬那些沒有文化修養的人,去,蠱惑那些文化修養不深的作家。這種評論,表面高深奧博,實際空空如也。並不能解決創作上的任何問題,也不能解釋文學上的任何現象。理論自是理論,創作自是創作,各不相干。是一種退化了的文學玄學。」

8 有良知的作家的人生

作家孫犁說:「人生與文學,有時是禍福相依的。人在寫作之時,不要只想到自己,也應該想到別人,想到大多數人,想到時代,因為個人的幸與不幸,總和時代有關。同時,也和多數人的處境有關。

多想到時代,多想到旁人,可以使作家的眼界和心界放寬些。」

9 有良知的作家與文化的關係

作家孫犁說:「什麼是文化?用一句老話說,就是上層建築,或者叫意識形態。一個人的文化修養,不能只從他讀過多少書,有什麼學歷來衡量。主要的,還要看他對當時的政治,當時的文化,發揮過什麼作用。特別是文化起了推動和提高的作用。

人民大眾評論一個人,不會單從他是從什麼學校畢業,寫過幾本書,得過什麼獎著眼,而是主要看他對國家,民族,有過什麼實際的貢獻。」

10 有良知的作家也不是特殊材料鑄造,也不能免俗

孫犁說:「社會風氣不會不影響到作家,我們的作家也不是潔身自好,或坐懷不亂的人。抵制住侵蝕與誘惑,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尤其是青年人,有那麼多人,給那麼低階庸俗的作品鼓掌,隨之而來的是名利兼收,你能無動於衷?說句良心話,如果我正處於青春少年,說不定也會來兩部言情和傳奇小說,以廣招徠,把自己的居室陳設現代化一番……」

不倒翁 2020,5,8

(本文原創,若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素材來源:1孫犁的《書的夢》;2 百度 3 華文頭條文章和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