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文化

李冶的悲情: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2020-04-06 22:58:00文化

作者:李大奎

她,字季蘭,公元730年出生於烏程,即今天浙江吳興。其長於創作五言詩,多為酬贈譴懷之作,著有《李季蘭集》,現存詩於世有18首。

這位童年即顯詩才的女冠詩人,容貌俊美,可謂芳華絕代,其個性又瀟灑豪放,天賦極高,乃一代巾幗奇才。

然,集美貌與才華於一體的李冶,卻命運不濟,一生坎坷。年少時,因寫詩被父親送往道觀;正青春,勇敢地寫詩表白向愛宣戰,卻一生未果;晚年時,又因寫詩種下不幸被唐德宗亂棍打死。

這位因詩而生、又因詩而死的大唐首席女詩人用自己多舛的詩筆譜寫了一曲悲壯的命運長歌,令人嘆息銘記。

一、年少時,因寫詩無奈出家,在觀中長大

李冶六歲時就可即興寫詩,不過,也因為這樣的詩才,使得她年少時步入了不尋常的人生之路。

一天清晨,在父親的關注下,小李冶看著庭院裡的薔薇,當即口占《詠薔薇》:

經時未架卻,心緒無縱橫。

已看雲鬢散,更念木枯榮。

"架"的詼音即"嫁",小李冶在這首詩裡顯露出不拘禮數、不守婦道的情緒,讓她的父親很擔心"女兒長大後若"失德"怎麼辦?苦思良久,便在其11歲時送至浙江湖州的玉真觀出家,讓女兒當女道士,以期修身養性成為良人。

自此,小李冶便在觀中長大。

所幸的是,李冶天資聰慧,能一心誦讀古典書籍,又時常研習棋琴書畫,專修翰墨,尤工格律(詩),幾年間,就成為遠近聞名的當世才女。

二、生性自由,不拘禮數,喜用詩與名士交往

不過,生性浪漫、極具男子氣概的李冶,儘管在觀裡修心養性,但大大咧咧,對三從四德、女誡之類的律條並不在意的個性並沒有改變,她終其一生,仍喜與名士交遊酬唱,追求精神自由的生活。

這種放得開的生活態度,使得她與當世名士多有密切往來,由此結下深厚的情誼,有著非同一般的滄桑情感經歷。

寫下世界第一部茶學專著《茶經》的陸羽,就是她最真摯往來的朋友。

有一次,李冶生病了,陸羽來看望她。欣喜的李冶為之寫下《湖上臥病喜陸鴻漸至》,表達感激之情: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

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寫下有名的"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的大詩人劉長卿亦是李冶的好友,對其評價亦高,贊為"女中詩豪"。

這就是李冶,她與名士們的往來並不忌諱,表現得無拘無束。其浪漫風流、愛作雅謔的個性也留下一些只可意會的趣談。

好友劉長卿因有"疝氣",李冶就在一次聚會里,譏笑他:"山氣日夕佳"。尷尬的劉長卿只好會意地復對:"眾鳥欣有託"。

以致唐詩選家高仲武在《中興間氣集》評議李冶"形氣既雄,詩意亦蕩"。

三、在大好的青春年華,大膽寫詩向愛宣戰

李冶在十八、九歲時,情竇初開,便不顧一切,大膽奔放地向愛宣戰。

詩僧釋皎然是山水詩鼻祖謝靈運的第十世孫,是有名的詩人兼評論家,其人袈裟飄飄、陽剛性感。

李冶遇見釋皎然後,一下觸動芳心,即單方面認可為初戀,隨即為之寫下有名的情詩《結素魚貽友人》:

尺素如殘雪,結為雙鯉魚。

欲知心裡事,看取腹中書。

那時的詩僧釋皎然,已近不惑之年,一心向佛,並沒有被李冶奔放的求愛所誘惑,速作了回詩《答李季蘭》予以婉拒:

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

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

李冶就此沉封初戀,不久,對時任江州判官的閻伯均有了好感。當閻伯均轉赴浙江剡縣任職時,李冶一掃女性羞澀之態,寫下《送閻二十六赴剡縣》表白:

流水閶門外,孤舟日復西。

離情遍芳草,無處不萋萋。

妾夢經吳苑,君行到剡溪。

情人重相訪,莫學阮郎迷。

只是,閻伯均對此鮮有反響,李冶的這份愛戀便隨著歲月的流逝,不了了之。

後來,李冶鍾情於朱放,為之寫下《寄朱放》:

望水試登山,山高湖又闊。

相思無曉夕,相望經年月。

鬱郁山木榮,綿綿野花發。

別後無限情,相逢一時說。

那時,朱放時任江西節度使的參謀,對李冶的追求動了心,予以接受,兩人有了一段幸福的熱戀。

熱戀之中,李冶亦深情款款地向朱放傾述相思之苦《相思怨》: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攜琴上高樓,樓虛月華滿。

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

遺憾的是,這段熱戀並沒有升溫,後來兩人中斷聯絡,戀情無疾而終。

四、人到中年,命運陰差陽錯,因詩種下禍端,後來被唐德宗下令亂棍打死

自此,歷經這些滄桑情感經歷後,人到中年的李冶毅然放棄了追求愛的權利,選擇了不願結婚過寧靜單身生活的想法。

有名的代表作《八至》就是她這一時期寫下的:

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陰差陽錯的是,建中初年,唐德宗知悉李冶的未婚情況後,動了將她收入後宮的心思,便詔令李冶趕回京都長安。

那時李冶居住在廣陵,便寫下有名的七律《恩命追入別廣陵故人》後,無奈應從赴闕:

無才多病分龍鍾,不料虛名達九重。

仰愧彈冠上華髮,多慚拂鏡理衰容。

弛心北闕隨芳草,極目南山望舊峰。

桂樹不能留野客,沙鷗出浦漫相逢。

深居後宮的生活,並不是李冶所期望的。但就是這樣籠中鳥的壓抑狀態,也沒有幾年。

建中四年,也就是公元783年,發生了震驚朝野的"涇原兵變",將領朱泚被擁立帝,改國號為漢,唐德宗匆促外逃,沒有帶走李冶。

李冶被朱泚俘獲後,被責令寫詩歌頌新朝。李冶無法抗拒,只好依樣畫葫蘆寫下天不歸心、祥瑞頻現之類慣常套路的頌詩交差。

誰知,就是這些頌詩,讓李冶走上了不歸路。

因次年七月,大唐猛將李晟剿殺了朱泚,迎唐德宗還朝,唐德宗對李冶上詩叛將根本"不諒其情",怒斥為"不忠",遂令撲殺之:

"汝何不學嚴巨川?其尚有詩曰:手持禮器空垂淚,心憶明君不敢言。"

弱女子李冶來不及申辯,即被亂棍打死,卒年54歲。

在大唐四大女詩人中,她無疑是最悲情的。

大唐首席女詩人李冶就這樣香消玉殞,她悲情的命運說明:擁有詩才,固然可佳;但若不分場合沒有原則地寫詩,一味率性而為,只圖一時盡興,也會帶來苦果。

是為鑑!

【作者簡介】李大奎,男,漢族,七0後,法學學士,貴州湄潭人,文學愛好者。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推薦:

與其說龐涓死於孫臏之手,不如說他是死於心胸狹隘?

弘一法師(李叔同)慈悲對世人,為何偏要傷害他的日本妻子?

宋朝女詩人丨挽袖打架的主兒李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