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旅

比楊萬裡還早兩百年的「誠齋體」唐詩,卻被後世批為「窮形盡相」

2021-07-22 18:47:33文旅

每天詩詞獵奇

關注讀書狗子

俗話說六七月的天、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前一秒還晴空萬裡,烈日炎炎,說不準一眨眼的功夫就黑雲壓城、雷聲大作,暴雨瓢潑。甚至有的地方,山那邊在下著雷雨,山這邊卻豔陽高照。

夏季六七月的天氣變幻無常,可謂是讓人防不勝防。夏季的雨也往往來勢洶洶,下的是既驟且疾,雨滴又大,打在身上生疼。雨雲來得快去得也快,一陣瓢潑之後,轉眼又迴歸到晴空萬裡。

晚唐詩人崔道融就曾經專門寫了首詩描繪夏雨的特點,便是下面這首《溪上遇雨二首·其二》:

溪上遇雨二首·其二

唐·崔道融

坐看黑雲銜猛雨,

噴灑前山此獨晴。

忽驚雲雨在頭上,

卻是山前晚照明。

這首詩晚唐詩人崔道融所作,但不同於一般唐詩景中含情、抒情有境的風格。此詩單純是為寫景二寫景,既無寓意,也沒有詩人內心的寫照,純粹是描寫大自然景觀的奇特情趣。這種風格與宋代楊萬裡(楊誠齋)的「誠齋體」如出一轍,這首《溪上遇雨》可以說比楊萬裡早兩百多年的「誠齋體」。

雖然純粹是寫景,但此詩對夏雨的特點抓得很準:夏雨來速疾、來勢洶、雨雲飄忽不定。且看詩人的描繪:「坐看黑雲銜猛雨」!詩人坐在山頭看遠處天空黑雲帶著「猛雨」!一個「黑」極盡雨雲之厚,一個「猛」字窮極雨之洶湧!

後一句「噴灑前山此獨晴」則寫出夏雨之奇,黑雲猛雨,只在前面的山頭洶湧噴灑,一派壓山瓢潑之勢,一個「噴」字足見雨的力度,令人望而生畏。而詩人所在的山頭卻是「此獨晴」,兩座山頭形成鮮明的對比。前山頭黑雲猛雨,此山頭晴空萬裡,可為涇渭分明,這正是夏季「東邊日出西邊雨」的真實寫照。

第三句「忽驚雲雨在頭上」就來了一個措手不及的轉折。詩人坐在山頭看前面的雨,上一秒還「此獨晴」,下一秒就「忽驚雲雨在頭上」!夏雨的瞬息萬變,雨雲的飄忽迅捷,都在這「忽驚」二字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詩人面臨「雲雨在頭上」,被淋成了落湯雞還不忘看一眼前面的山頭,沒想到還有意外發現:「卻是山前晚照明」!原先被「黑雲銜猛雨」的山頭,此刻變成了「獨晴」,呈現出「晚照明」的美景,從側面表現出夏雨來得快去得快。

前一刻詩人坐在晴朗的山頭,看對面山頭黑雲猛雨,下一刻黑雲猛雨噴灑到詩人頭上,而對面的山頭確實夕陽晚照,別有一番情韻。短短四句,就將夏季天氣的變幻無常表現出來,深的夏雨之奇趣。讓人讀來如身臨其境,彷彿下一刻就要被黑雲猛雨淋頭上了。

然而此詩在藝術手法方面卻深受後世詩壇詬病,它沒有一般唐詩的含蓄蘊藉、沒有虛實相映的筆法、沒有雋永的意境、也沒有情感的流露,。通篇筆觸都是寫實,毫無言外之意,讀完也沒有回味,所以後世稱此詩:「窮形盡相,快心露骨」!

END

讀書狗子

每天一首古詩詞

唐詩|宋詞|古文|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