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2020-03-29 10:27:04文化

《紅塵說禪》系列第76篇

上一篇咱們聊過了何為「一佛出世,千佛護持」的理念,也介紹了為何觀音文殊等大菩薩其實都已經成佛,有了自己的佛國,為何還要來婆娑世界這「五濁惡世」前來弘法——而且還是以菩薩和佛陀弟子的身份。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這一篇咱們繼續來分享第二品「善現啟請分」,看看古印度和咱們現在的佛教禮儀上有何不用。

:《金剛經》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這裡可以看到須菩提長老在請教佛陀問題的時候的動作,先是從座位起來,然後露出右肩,再右膝蓋著地,合掌,這才恭敬的發問,咱們就來聊聊這套禮儀代表的含義。

古印度的禮儀和風俗

這其實有兩種原因,一方面是印度的環境和風貌,另一方面是當時的禮儀。

大家都知道印度處於亞洲南部,溫度還是比較高的,所以那邊的衣服也比較清涼,很多時候還是光腳走路——這一點我們上一品也聊過了,佛陀帶著僧眾們都是赤腳走了幾里路去舍衛城乞食,然後回來之後洗完腳才能打坐。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因此當時須菩提他們的衣服也是這樣的,露出了一邊的肩膀出來,但為什麼不是左邊而是右邊呢?這又和印度的規矩有關了,他們以右為上,認為右邊要比左邊尊貴,而佛法雖然並無這種次第之分,但在這上面也沒有刻意去調,而是依從了世間,否則同樣是著相。

其實那時候我們中國也是如此,所以趙國的大將廉頗才因為藺相如「位在自己之右」而勃然大怒了,上演了一出「將相和」大戲。

所以須菩提就露出右邊肩膀,然後右膝下跪向佛頂禮——這點和我們中國區別很大,我們都是雙膝跪倒的,不管是上跪天地中跪君王還是下跪父母都是如此,當然了,如今男人要單膝跪倒向女朋友求婚的規矩,這完全是西方傳過來的規矩了,和咱們中國歷史無關。

然後須菩提又合掌,這個禮儀我們也非常熟悉,基本上也成為瞭如今僧人的標誌了,說話之前先要合掌,就像基督教的教士說話之前要先在胸前劃個十字一樣。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那麼合掌又代表了什麼規矩呢?其實是這樣的,我們兩隻手和我們的心相連著,雙手分開表示心很亂,不清淨,而雙手合十就表示一心一意,身口意三意虔誠。

須菩提的問題

接下來須菩提開始正式請問了,這裡大家注意一下,鳩摩羅什大師翻譯的非常精妙,用了一個「白」字,而後面佛祖和須菩提說話則是「告」,雖然佛法之中講究眾生平等,但其實我們信徒還是要有師徒之分的,「白」是弟子向世尊說話的態度,表示口業虔誠,恭敬請法,而「告」等於是佛陀開示。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這裡還要注意一下須菩提對佛祖的稱呼——希有世尊,這個「希有」通我們的稀有,指的就是世間少有,這個道理也很簡單,我們之前已經介紹過,一世界一佛主持,所以才「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並非釋迦摩尼佛的傲慢,其實是一種責任和擔當,一種「無邊眾生誓願度」的大願。

因此須菩提才特意恭敬的讚美,完全是發自內心,因為越是修為高深就越能感受到佛陀的偉大,這就像越是水平高的人越感覺自己無知一個意思,反而一無所知的人特別的狂妄自大。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然後這個「世尊」則是佛陀的十大尊號之一,許多師兄可能只知道「如來佛」和「釋迦摩尼佛」這兩種,其實還有另外八種甚至更多。

《妙法蓮華經》:「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當然了,這名號也不過就是虛名而已——如來說如來,即非如來,是名如來,叫什麼都無所謂,佛陀還是那個佛陀,並不會因此而改變,只是弟子和信徒們表達自己心意的一種方式罷了,佛陀是根本不會在意的。

而俗世之人卻對此往往執念無比,彷彿頭銜越多就越榮耀一樣,有些人喜歡把大大小小的名號都加上,一張名片都印不下那就兩張,兩張不夠就三張,其實都是比較可笑的,就像是劉備去拜見諸葛亮的時候先報上了一大堆的頭銜,但那個小童很聰明,直接就說我記不得這許多名字,幸虧劉叔也是有悟性的人,馬上就很上道的說我叫劉備。

金剛經12——古印度和中國僧人的敬佛禮儀有何不同?

好了,這一篇就介紹到這裡,下一篇再來看看須菩提究竟問了佛陀什麼問題。

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