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2020-05-13 17:02:38文化

大觀園是《紅樓夢》故事發生的主要場所,賈寶玉和眾姐妹每天在裡面玩耍、賞花、聚會、遊戲,日子過得甚是愜意。其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寶玉和姐妹們一起辦的詩社了。

第一次「海棠社」的時候,眾人就議定以後每逢初二、十六起詩社,「風雨無阻」。然而這個規定並沒有有效執行下去,大觀園裡只結了四次詩社就不再結了。尤其是林黛玉主持的「桃花社」,原本計劃在桃花盛開的三月初開辦,結果一直拖延到暮春之際,花兒都凋謝了才正式建起來

難道是林黛玉患上了拖延症,將日子拖得那麼久?其實,這並不是黛玉所能決定的,是由許多因素造成的,也是曹雪芹寫下關於林黛玉、眾姐妹、賈府眾人、賈府的現狀與未來命運的暗語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不斷被耽擱的「桃花社」

大觀園第三次詩社——蘆雪庵即景聯詩後的第二年春天,王熙鳳小產需要長期調養,賈府的日常事務暫且落到李紈、探春、薛寶釵三人身上。她們都是詩社不可或缺的人物,因要忙著打理家務,且「過年過節,出來許多雜事」,只能將詩社的事情擱置起來。

沒想到這一耽擱就是一年多,一直到隔年春天,林黛玉寫了一篇《桃花行》,才誘發眾人的興致,將起詩社重新提上日程。眾人都提議,將「海棠社」改為「桃花社」,由林黛玉掌壇。第二日正是三月初二,便約定第二天飯後一起齊集瀟湘館,結社作詩。

偏巧第二日是探春生日,只好把日期後延至初五日。到了初五日,王子騰女兒出嫁在即,王熙鳳要去王家忙著張羅,這天王子騰夫人又來接她回王家,並把寶玉、探春、林黛玉、薛寶釵一起請了過去,直到晚上才回來,計劃又給泡湯了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與此同時,在外做官的賈政來信,說自己六七月即將回京。寶玉常年荒廢功課,書沒有好好讀,三四年時間只寫了五六十篇字。他害怕賈政回來檢查自己的學問長進,便臨陣磨槍起來補作業。

賈母、王夫人等人擔心他趕不上,且又趕出病來,探春、寶釵等人答應每天幫他寫一篇字。黛玉固然喜歡寫詩,但害怕寶玉挨訓,「自己只裝作不耐煩,把詩社便不起,也不以外事去勾引他」,私下裡模仿著他的筆跡幫他寫了一卷字。這樣一來,起詩社的事情又給耽擱了。

三月下旬的時候,寶玉要寫的字總算補齊了,只剩下溫書了。賈政又來一封信,說沿海一帶發生海嘯,自己奉旨順路檢視賑濟,要到冬底才能回來。寶玉又把讀書寫字仍在一邊,大家總算有了閒暇時光。

當時正值暮春之際,史湘雲閒來無事,看著柳絮飄飄,寫了一首描寫柳絮的小令《如夢令》,得到眾人一致稱讚。史湘雲說這幾次起社都是作詩,還沒有填過詞,不如林黛玉起社填詞。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林黛玉聽了心動,馬上預備果點,一邊派人去請眾人,一邊和史湘雲擬題限調。「桃花社」總算建了起來,按照慣例,每人選定一個題目,紫鵑點上一支甜夢香計時,寫完後由李紈點評,並評定薛寶釵的《臨江仙》為第一。

由此可見,林黛玉並不是有意拖延,也並非犯懶,而是他們總是被周圍的各種瑣事絆住,無法及時起社作詩。後來時間終於得閒,她說要起社作詞,馬上就行動起來,分配起工作來也有條不紊,順利地把結社的事情組織完成。從側面反映出她強大的執行能力,以及非凡的協調管理能力。

揭示林黛玉命運、眾女兒境遇、賈府現狀

此次重建「桃花社」,眾人興致非常高,都積極響應,然而總是被各種事情耽擱,導致日期不斷延後。即使後來建起來,作詞成績也不如前三次理想,探春只寫了上闕就寫不下去了;寶玉雖然幫助探春完成下闕,自己卻交了白卷。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這是以前不曾有的事情,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眼前,著實令人匪夷所思。不過只要仔細分析,就能發現作者文中的深意,這是對林黛玉的命運,「紅樓」眾女兒境遇,以及賈府現狀的一種揭示。

  • 喻示林黛玉曆盡離喪,與寶玉的姻緣阻礙重重的命格

林黛玉自幼父母雙亡,在賈府寄人籬下,過著「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的生活。兼之她從小體弱多病,養成了她敏感多思、多愁善感的性格。她與寶玉從小青梅竹馬,相互愛慕又靈魂契合,但苦於無人做主,更兼她和寶玉的愛情受到重重阻礙,讓她始終無法了卻自己的心事。

所以,在這個「紅樓」的世界中,林黛玉的命運、姻緣等都無從自主,充滿了坎坷、不順以及各種阻礙。她在才華在書中首屈一指,且又非常喜歡寫詩,然而由她掌壇的「桃花社」卻遇到諸多不順,正契合她的命數。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由此可見,「桃花社」是一種隱喻,喻示著林黛玉無論是在個人命運,還是終身大事方面,都受到當時社會環境的重重壓迫。

  • 寓言紅樓女兒深受迫害、命途多舛的境遇

在大觀園裡,除了已婚守寡的李紈和賈寶玉,絕大多數都是十幾歲的少女。十幾歲正是花兒一般的年齡,是女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因此人們也喜歡把少女比作花兒。

春天是萬物更新,百花盛開的季節,所以春天又是屬於少女的。在這樣的季節,一群花兒般的女孩子組建起來的詩社,應該像這個季節一樣「發達」起來,欣欣向榮。但這次起詩社,寶玉和眾姐妹不是被拉去應酬,就是為了幫助寶玉寫字應付賈政的檢查,讓日期不斷延後、耽擱。

無論是去王子騰家應酬,還是幫助賈寶玉寫字,都來源於長輩的要求。更進一步來說,是當時的社會環境對女孩子和寶玉的要求,讓大家無法清清靜靜地辦詩社。即使開成了,也因為探春未完成,寶玉交白卷,讓詩社有了殘缺。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這正是眾女兒們的寫照:林黛玉的愛情受到重重阻撓;薛寶釵在封建禮教的要求下,把自己蛻變成一個無趣的標準封建淑女;賈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卻始終無法擺脫庶女的出身;史湘雲樂觀開朗,卻早在襁褓中就已經父母雙亡,要依附於自己的叔叔嬸嬸生活;李紈也有過美麗燦爛的少女時光,因為青春喪偶,把自己搞得如「槁木死灰」一般。

因此,「桃花社」又是一種寓言,寓示著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女孩兒們正值青春年少,風華正茂,卻要遭到封建禮教的桎梏,讓她們的人生中充滿悲苦;限制女孩兒們的自我發展空間,讓她們難以發展出完整的自我。

  • 揭示賈府弊端叢生、危機四伏的現狀

從蘆雪庵即景聯詩到重建「桃花社」這一年時間裡,賈府各種事情不斷:

原來這一向因鳳姐病了,李紈探春料理家務不得閒暇,接著過年過節,出來許多雜事,竟將詩社擱起。如今仲春天氣,雖得了工夫,爭奈寶玉因冷遁了柳湘蓮,劍刎了尤小妹,金逝了尤二姐,氣病了柳五兒,連連線接,閒愁胡恨,一重不了一重添。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重建「桃花社」後,賈府更是風波迭起(具體情況下面會說到)。在這過程中,賈府的財政收入日漸萎縮。蘆雪庵即景聯詩後,第五十三回《寧國府出席祭宗祠 榮國府元宵開夜宴》中,寧國府的莊頭烏進孝進獻時,又與賈珍打了一段「擂臺」(討價還價)。

原來這些年賈府的田產莊園等產業不斷縮水,莊子上的收成也越來越差,使財政收入日趨下滑。尤其是榮國府:

頭一年省親連蓋花園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兩年再一回省親,只怕就精窮了。

接著賈蓉又補刀:

果真那府裡窮了。前兒我聽見鳳姑娘和鴛鴦悄悄商議,要偷出老太太的東西去當銀子呢。

在後續的故事中,果真出現了賈璉央求鴛鴦把賈母「查不著的金銀傢伙偷著運出一箱子來,暫押千數兩銀子支騰過去」的情節,表明賈府已經陷入財政赤字的泥潭不能自拔。探春理家的時候,縱然發現這些問題,並進行了一系列改革,依然無法挽住賈府的頹勢。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由此可見,無論是在財政方面,還是在發展運勢上,賈府早已是弊端叢生,難以維持往日的安穩與尊榮、富貴。

「桃花社」正是在這種背景下重新建立起來的,它在建立過程中總是遭到諸多不順,正是揭示了賈府在平靜的表層下暗潮洶湧,危機四伏的現狀。

「桃花社」預兆悲涼「紅樓」結局

「桃花社」直接由林黛玉的《桃花行》引起,在這首詩中林黛玉繼續保持自己纏綿悽婉的風格。而「桃花社」的作品中,除了薛寶釵的《臨江仙》和探春的《南柯子》外,都或多或少地帶著悲傷的情緒。

且不說林黛玉的《唐多令》太過纏綿悲慼,就連「英豪闊大寬巨集量」的史湘雲也發出「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先別去」的感嘆,活潑開朗的薛寶琴在詞中表現出「偏是離人恨重」的喪敗之感。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自始至終,「桃花社」都籠罩在一種化不開的愁緒當中,全然沒有「桃花社」的興致勃勃,也沒有「菊花社」的碩果累累,更沒有蘆雪庵即景聯詩時的繁華熱鬧。似乎全員都在憂愁,好像美好時光不長久似的。

其實,這是曹雪芹的一次提前預告,預示「紅樓」的故事終將走向悲情的結局。

  • 林黛玉即將還淚完成,仙逝而去

「桃花社」真正建起來已是暮春之際,已無百花可詠,只剩下「輕薄無根無絆」的柳絮可吟。柳絮飄飄固然也美,但沒有百花盛開生機盎然。

這次詩社開完後,眾人又放了會兒風箏才散去,林黛玉立刻「回房歪著養乏」。這反映出她健康每況愈下,恐怕身上的病又加重了一層。而早在蘆雪庵即景聯詩時,林黛玉就已經感覺到自己的眼淚少了許多。現在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恐怕眼淚也已經所剩無幾。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她原本就是為了給賈寶玉還淚才下凡的,淚還完了,也就是該離開的時候了。在這種衰敗的氣氛下起詩社,正預示著她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仙逝而去。

  • 賈府終將大廈傾倒,樹倒猢猻散

詩社過後,賈府的情況急轉直下,事情一樁接著一樁。

賈府的經濟情況捉襟見肘,王熙鳳生病找不到好的人蔘,無錢應付來打秋風的太監,要靠裁撤丫鬟削減開支等;傻大姐在大觀園撿到一隻繡春囊,引發賈府連夜抄檢大觀園;中秋夜宴上愈發冷清,不如以前熱鬧;等等。整個賈府上空籠罩著衰敗的氣息,一副好景不長的樣子。

「桃花社」建起來的時候,已經過了「皆主生盛」的時節,只剩下百花凋零、柳絮飄飄的殘景。這正象徵著賈府即將走完興盛的階段,步入到大廈將傾的局面。

所以,這次詩社是一種預警,警示著賈府即將走向全面敗落,樹倒猢猻散的結局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 「紅樓」眾女兒終將眾芳流散、萬豔同悲

「桃花社」建立起來時,大觀園裡已是芳菲盡,春光所剩無幾,無法挽留。這也意味著眾女兒美好的時光即將過去,迎面而來的則是逐個凋零的局面。

在接下來的情節中,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私通被發現後雙雙殉情而死;檢抄大觀園後入畫、芳官、晴雯等人被趕出大觀園,導致芳官等幾個小戲子出家被尼姑折磨,晴雯病死;薛蟠娶了夏金桂,香菱被夫妻二人百般折磨;迎春被父親做主嫁給中山狼孫紹祖,遭到丈夫家暴。

大觀園眾芳開始流散,詩社也再沒有辦過,到中秋節的時候只剩下史湘雲和林黛玉在寂靜的月色下聯詩。後來雖然加進去一個妙玉,但場面依然無法熱鬧起來,始終給人一種孤獨寂寞的感覺。

但這只是個開始,後面還有黛死釵嫁、探春遠嫁、惜春出家等情節。再等到賈、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倒塌,眾女兒失去保護傘,從而走向徹底被摧殘迫害的結局。

所以,「桃花社」的建立,也代表了「紅樓」眾女兒的青春即將散場,然後走向各自的命途。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 「紅樓」故事即將完結

《紅樓夢》是一部封建社會女性的輓歌,也是一部封建大家庭走向衰落的歷史。無論是喜劇還是悲劇,終究有散場的時候,「紅樓」故事也不例外。

故事中的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賈母、王熙鳳等一干人等,或老或少,或富貴或貧賤,都已經經歷或見識了世間的繁華。而按照這個故事的基調,悲慘的命運正在前方不遠的地方等著他們。當他們完成各自的使命時,故事也就該結束了。

「桃花社」建在暮春之際,繁華燦爛的春天已經走到盡頭。而紅樓夢眾女兒眾芳流散、賈府大廈傾倒的前夜也已到來,意味著這場「紅樓夢」快要完結,裡面的人和事終將散場。

患上拖延症?林黛玉要建「桃花社」,卻拖到花兒都謝了

總結

「桃花社」是大觀園裡的最後一次詩社,不斷受到外界幹擾,反映出大觀園依附的根基——賈府,已然不穩了。這種情況誰也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時代掀起的巨浪,朝他們洶湧而來。

「桃花社」被拖延到暮春才建起來,表明無論是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等人,還是整個賈府,他們的春天已經餘額不足,再也「發」不起來。

所以,這次詩社是一場告別,寶玉和眾姐妹向青春告別,賈府嚮往日的榮光告別,整個「紅樓」故事向之前的繁華熱鬧告別。

告別完畢後,故事也就該到下一個階段,將之前建立起來的美好徹底粉碎、毀滅,再也無法恢復。這就是時代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