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推崇「叢林法則」與「厚黑學」的是怎樣的「文化人」?

2020-05-29 17:21:34文化

很多人認為文憑高,知識多的人,就叫文化人。廣義之下可以這樣說,但細品之下卻不盡然。王陽明說心即理,告訴人用心感知就能判斷出真理。一個人如果人云亦云,只學到知識文化內容,只把知識文化當獲取功名的工具,內心卻粗鄙刻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開口滿腹經綸,仁義道德,內心卻只認叢林法則,熟稔厚黑學。還能稱為真正的文化人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先看看何謂文化?

廣義的文化特指物質和精神財富,如教育、科學、文藝等。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三:「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的反映,又給予偉大影響和作用於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從廣義上講,文化不分優劣高下,有此特徵都可歸於文化範疇,但我們常講的文化人所指的文化,從心中已將其定義為代表人類文明發展方向的優質文化或良俗文化。

推崇「叢林法則」與「厚黑學」的是怎樣的「文化人」?

文化,即文治教化,治理國家和組織,需要制定規範制度,在成員內形成共識並遵守,這叫文治。啟迪心智,教人為人處世之道,為教化。從這個意義上講,只有達到內心認同的才能成為我們推崇的文化,只有達到人類共同財富的高度才能稱為真正的文化,如儒學的仁義禮智信和王陽明說的致良知。

推崇「叢林法則」與「厚黑學」的是怎樣的「文化人」?

有人說,管你什麼文化,有用就行,弱肉強食,取勝就是王道,即所謂叢林法則。那我們就看看,不當競爭和違背良知的思想方法不只是破壞整體的公平和規範,即便當時有效,也有損於自我的聲譽,長期受損,而且今日你損害他人,明日別人就有理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受損的可能就是自己。

叢林法則是自然界裡生物學方面的物競天擇、優勝劣汰、弱肉強食的規律法則。它包括自然屬性和社會屬性兩方面,是一種客觀存在,所以競爭無可避免,不論人與人,企業和企業,國與國。這也就要求一個人、組織和國家都要自立自強。但隨著文明程度的不斷提高,不會一直停留在弱肉強食狀態,自立自強的基礎上,秩序法則會成為常態。叢林法則固然存在,但自古以來,強權就是真理的觀念在人類社會也是行不通的,即使一定時期存在,但必然同時存在廣泛的排斥和對抗,永遠不能良性發展,往往也長久不了,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瞭這一觀點。

中國歷史上,最昏庸殘暴的統治者往往只崇尚權威武力,不懂「天道人倫」,無論是商紂、隋煬,還是王莽、董卓不論再權傾天下,也迅速墜落,只剩下歷史塵埃,成為劣質文化的代言人。中國乃至於世界歷史上,強權壓倒公理的統治都無法長治久安。

推崇「叢林法則」與「厚黑學」的是怎樣的「文化人」?

而更多歷史人物是複雜的綜合體,善惡是非集於一身。曹操成功的一面來自於他知人善任,執法嚴明,賞罰有度,通政治曉軍事,而有人把曹操的「成功」歸納為臉厚心黑,即所謂厚黑學,甚至在一定範圍內形成了厚黑學這種偽文化、劣文化。天道有輪迴,即便曹操在權勢上看是成功的,但他用權太甚,缺乏仁義包容之心,他一生也不得幸福和心安,不然也不會借詩抒懷,哀嘆「去日苦多」,他還長期受頭疾困擾,他的病逝也和這個問題有很大關係。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也被司馬家族仿法,最終奪了曹操後代的皇位。司馬家族雖顯赫一時,卻終因根不正而苗也紅不了多久,西晉王朝建立後很快又覆滅。此外,歷史上有難以計數的皇帝因任性妄為而亡國誤國,以至於自己被奪權或送命。他們都有自己信奉的一套所謂規則,甚至於能總結成所謂文化內容,居然有人追捧,但在人心中,這「文化」實際是打了引號的。

推崇「叢林法則」與「厚黑學」的是怎樣的「文化人」?

百多年前,李宗吾本來給自己的「厚黑學」制定了基本原則:用厚黑以圖謀一己私利,越厚黑,人格越卑汙和失敗;用厚黑以圖謀眾人之公利,越厚黑,人格越高尚和成功。可能這種正本清源做的不夠,所以後人多有誤會曲解。一些「文化人」甚至只宣揚厚黑,放大厚黑的功效,而對於善惡是非隻字未提或輕描淡寫,以達到標新立異,吸引眼球的目的。

同樣是孫子、鬼谷子、老子等諸家學說,在充分教化的基礎上系統學習是很受益的,而過度講求實用的現代人,常常斷章取義,將兵法、縱橫、陰陽五行之術用於坑蒙拐騙,總結為厚臉心黑,推崇短時效果,追求及時行樂,對叢林法則與厚黑學推崇備至,實在是誤人誤己甚至誤國。他們所謂的做事手法技巧也並非全無用處,但以此為核心準則那就是本末倒置了。如果以良知為準則,倒也可以在必要時有限度的運用這些方法技巧,因此才有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的說法。

推崇「叢林法則」與「厚黑學」的是怎樣的「文化人」?

在中國主流文化中,其實無論是文化思想界,還是各行各業,都是以「道」為先,老一輩要找接班人,基本都先看接班人的品格操守,再看知識技藝。這才是真正的傳承,這才能有中華文化延綿數千年至今而不絕。真正的文化人應該與真理同行,不僅在事上磨練,成就自我,還能在世上修行,開悟解脫,做一個正念傳播者,為人授業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