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1967年2月11日,「懷仁堂碰頭會」被定性為「二月逆流」

2020-02-10 23:16:27文化
1967年2月11日,「懷仁堂碰頭會」被定性為「二月逆流」

批判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大會

1967年2月11日,「懷仁堂碰頭會」被定性為「二月逆流」

北京師範大學的學生在奮筆疾書大字報

1967年2月11日,「懷仁堂碰頭會」被定性為「二月逆流」

全軍掀起批判劉少奇、彭德懷、羅瑞卿的浪潮

1967年2月11日,「懷仁堂碰頭會」被定性為「二月逆流」

社會上反擊「二月逆流」的傳單和小報

1967年2月11日,「懷仁堂碰頭會」被定性為「二月逆流」

江青在首都大專院校紅衛兵代表大會上發表煽動性講話

1967年2月11日至16日,周恩來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碰頭會議,因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又稱「懷仁堂碰頭會」。在這次會議和稍前召開的中央軍委會議上,中央軍委副主席和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陳毅、葉劍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聶榮臻等對「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表示強烈不滿,對與會的江青、陳伯達、康生、張春橋一夥誣陷迫害老幹部、亂黨、亂軍的罪惡活動,進行了大義凜然、針鋒相對的面對面鬥爭。這場鬥爭被誣稱為「二月逆流」。

這次鬥爭涉及三個原則問題:

第一,搞「文化大革命」,要不要黨的領導。葉劍英質問張春橋:「上海奪權,改名為上海公社,這樣大的問題,涉及到國家的體制,不經過政治局討論,就擅自改變名稱,又是想幹什麼?」並嘲弄陳伯達說:「我們不看書,不看報,也不懂得什麼是巴黎公社式的原則。請你解釋一下,什麼是巴黎公社的原則?革命,能沒有黨的領導嗎?能不要軍隊嗎?」譚震林提出要張春橋保陳丕顯,張說回去同群眾商量一下。譚震林氣憤地斥責說:「老是群眾群眾,還有黨的領導哩!一天到晚,老是群眾自己解放自己,不要黨的領導……這是形而上學!你們的目的,就是要整掉老幹部,你們把老幹部,一個一個打光。……四十年的革命,落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蒯大富,是個什麼東西?就是個反革命!搞了個百醜圖。這些傢伙,就是要把老幹部統統打倒。這一次,是黨的歷史上鬥爭最殘酷的一次。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譚震林拿檔案,穿衣服便要退出會場,說:「讓你們這些人幹吧,我不幹了!砍腦袋,坐監牢,開除黨籍,也要鬥爭到底!」陳毅說:「不要走,要跟他們鬥爭!」

第二,搞「文化大革命」應不應該把老幹部都打倒。葉劍英說:「老幹部是黨和國家的寶貴財富,對犯有錯誤的幹部,我們黨向來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哪有隨便打倒的道理?照這樣,人身都不能保證,怎麼做工作?」李先念說:「現在這樣搞,團結兩個95%還要不要?老幹部都打倒了,革命靠什麼?現在是全國範圍的大逼供信。」譚震林說:「我不是為自己,是為整個的老幹部!是為整個黨!」

第三,搞「文化大革命」要不要保持軍隊的穩定。在2月14日下午的碰頭會上,葉劍英站起責問康生、陳伯達、張春橋一夥:你們把黨搞亂了,把政府搞亂了,把工廠、農村搞亂了!你們還嫌不夠,還一定要把軍隊搞亂!這樣搞,你們想幹什麼?徐向前激憤地說:「軍隊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支柱。軍隊這樣亂下去,還要不要支柱啦?難道我們這些人都不行啦?要蒯大富這類人來指揮軍隊嗎?」2月17日,譚震林給林彪寫了一封信。信中斥罵江青「真比武則天還凶」、說他們「手段毒辣是黨內沒有見過的」,「他們有興趣的是打老幹部,只要你有一點過錯,抓住不放,非打死你不可。」表示,「這個反,我造定了,下定決心,準備犧牲,鬥下去,拼下去。」

由於江青等人作了歪曲事實的彙報,2月18日晚,毛澤東召集部分政治局委員開會,嚴厲批評了在懷仁堂會議上提意見的老同志,指責他們是搞復闢,搞翻案。從2月26日至3月18日,在懷仁堂召開了7次「政治生活會」,批判這些同志,江青、康生、陳伯達、謝富治等以「二月逆流」加罪於他們。全國掀起「反擊復闢逆流」的惡浪,更大規模打擊迫害黨和國家各級領導幹部。此後,中央政治局停止活動,中央文革小組完全取代了中央政治局。

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和中央工作會議宣佈,由於「二月逆流」案件受到冤屈的所有同志,一律恢復名譽,受到牽連和處分的所有同志,一律平反。來源:人民網

中國網文化轉載此文章只以傳播資訊為目的,不代表贊同其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