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明朝的「高考」是什麼樣子?

2019-06-07 14:25:06文化

柏拉圖在為「理想國」設定政治結構時,把哲學家放在最頂端。認為只有讓哲學家來作為統治者,城邦才能擺脫罪惡,擁抱正義。明朝萬曆年間,當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來到中國後,他發現這個國家的政府形式跟柏拉圖的理想很相似,中國人熟習道德哲學,崇拜孔夫子,每個時代的統治者都給予這名哲學家最高的敬意,但並未出現宗教式的個人崇拜。利瑪竇認為中國人是根據道德哲學的原理進行統治,他說:

「雖然帝國並不由知識階級即‘哲人’在進行管理這種說法是正確的,但必須承認他們對帝國的統治者有著廣泛的影響。」

為此,利瑪竇特別考察了中國的科舉制度,通過類比西方的學位,通俗地講述了自己對科舉的認識,並詳細介紹明朝科舉考試的內容、組織與形式。我們只要閱讀利瑪竇的《中國札記》,並參考《明史·選舉志》和王陽明的《山東鄉試錄》,便可大致瞭解古代「高考」的過程。

明朝的「高考」是什麼樣子?

什麼是「秀才」?

作為親歷者,利瑪竇說明朝讀書人十分熱衷於「哲學」,不願意費勁力去鑽研數學或醫學。在中國,「哲學」被視為更高階的研究,學習「哲學」能夠獲得榮譽和報酬。只要在這個領域獲得學位,個人的身份地位也就會隨之而改變。奇怪的是中國少有公立的學院,學生們大多是在家裡學習,每個家族都有為自己的子弟辦私塾的風俗,老師大多是延聘而來的。

通過科舉考試而獲得的第一個學位是秀才(Lieucai),也叫生員,類似於西方的學士學位,需要通過三次考試才會授予。初試由已經獲得秀才學位的老師來組織,每個城市應試人數可達5000人;通過初試後,由老師推薦給四位本城的主考,主考再根據成績從裡面篩選出兩百多人保送給學監,由學監來組織第三次考試。參加終試的兩百人中,只有二十或三十人能得到秀才學位,進入「諸生」階級,成為本城的高等公民。

他們可以穿特許的衣服,與本地行政長官打交道,享有很多特權。不過成為「諸生」後也不能放縱,因為學監常常會考察他們的品行,被評為第一等的,會授予基層公職,第四等則視為玩殆,要罰款,如果不幸被列為末等,則會被剝奪學位,降為平民。

秀才只是躋身進了知識階層,但離官僚階層還有距離,要想繼續升,就得參加鄉試。

明朝的「高考」是什麼樣子?

嚴格的「舉人」選拔考試

《明史》說明朝科目延續唐宋,用四書五經為命題,格式為朱元璋和劉基所定,要求寫作八股文。其中四書主要採用朱熹的集註,《周易》參考程頤的《易傳》和朱熹的《本義》,《尚書》以蔡沉的《書集傳》為準等等。每三年會進行一次鄉試,全國的秀才都要奔赴本省的首府應考。如果成績合格,會授予舉人(Kiugin)學位,相當於碩士。

每次鄉試,在兩京都會有一百五十多名秀才參加,其他各省最多不過九十餘人。當然,不是所有報考的人都能參加,還需要經過學監的篩選,篩選的依據就是考取秀才時的成績。有些省份報考人數超過四千,結果只有三十多人能參加鄉試。其中,被學校訓導專教的學生、被免職的官員、守孝期間的讀書人以及出身倡優家庭的子弟,直接被禁止考試。

鄉試臨近前,相關部門會向皇帝呈遞一百名全國最著名的學者的資料,由皇帝從中指定三十名為主考官,每個省指派兩人前往,而且其中一人必須出自翰林院。主考官一經選定,就得火速趕赴主考的省份,到達後會受到檢察官的監視,不能與該省的任何人談話。

明朝每個大城市都有一座貢院作為考場,貢院裡有許多小套間,只能容下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主考官和考生入場前都要接受搜查,允許帶幾支筆、硯臺和紙墨入場。進入貢院後不得與任何人談話甚至見面,考試期間都有警衛在外面巡邏。考生進入考場後貢院就會關門上鎖,並貼有加蓋官印的封條,裡面有公費提供的飯食,可以從清晨一直呆到日落,晚上還寫不完試卷的,會提供三根蠟燭。

明朝的「高考」是什麼樣子?

鄉試都考什麼內容?

鄉試共有三天,時間不連續,分別是初九、十二和十五。第一場由主考官隨機從《四書》裡任意選出三段,再從《五經》中隨機選出四段,要求考生以七段內容為主題寫七篇五百字以內的文章。王陽明在弘治十七年主考山東鄉試,他所出的題目收集在《山東鄉試錄》裡,從中我們大致可以窺見明朝科舉考試的內容:

第一道:「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

子路跟冉有都有大臣之才,卻因為仕於凌逼公室的季氏,故而孔子不以大臣之名許二人。可見大臣以道事君,要進以禮,退以義,不能有其才而無其節。請以此為主題作答(下同)。

第二道:「齊明盛服非禮不動所以修身也」

孔子告魯哀公修身之道,認為內在要精一持敬,外在要檢束有禮,使動靜必以正。所以說《九經》的要點在於以身為本,而聖學的要點便是以敬為先,能修身以敬,才可治平天下。

第三道:「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飢者由己飢之也」

大禹救民心切,常叨唸還有許多地方洪水氾濫,陷溺人民而自己尚不能救,故水之溺民即我之溺民也。后稷也曾反思,自己任播谷之職,但仍然有許多人不知耕種,陷於饑荒,這是因為自己工作不到位所致。禹與稷以憂世為本心,而顏回孟子等君子又以安於自守為常道,這是所處地位與職責不同而已,都無可厚非。世人卻以禹稷之職來責難顏孟,說其不知趨時;隱士又以顏孟來非議禹稷,謂其不懂自愛。

第四道:「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

天時未形,人發揮自己的能動性,創立五典,製成五禮,先於天時而不違背其規律;天時已經至,人也可據此創立五典,製成五禮,後於天時而順從其規律。如此說來,「大抵道無天人之別」。

第五道:「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天地顯自然之理,聖人才效法它來寫出《易經》和《洪範》。因此,說《易經》出自《洛書》,《洪範》出自《河圖》,又安知《河圖》不出自《洛書》,《洛書》又不出自《河圖》呢?其實《易》、《範》、《圖》、《書》都不過是自然之理的分殊罷了。

王陽明出的題十分具有哲理性和經世性,為弟子所稱道。

明朝的「高考」是什麼樣子?

考完第一場後,經過兩天休息,接著考第二場。這場考的是策問,內容不是史學評論,而是以奏摺的形式說明在某種情況下要採取什麼措施來維護帝國的利益,王陽明的題目就問及了國朝禮樂之制,分封、清戎等問題。考完前兩場的經義和策問,第三場就要考總論,答卷要寫出一式三份,各份都要說明作者對解決他選擇討論的爭論所要提供的判斷。在文章的最後除了署名之外,還要寫上祖宗三代的姓名。

所有試卷提交後,還需由專門的抄手重新謄錄,然後才交給考官,防止考生的筆跡被考官識出。第一組考官會從眾多的試卷中評出優秀的卷子,數目不會超過擬錄人數的一倍。這些優秀卷子最終送給欽差的考官批改,評出頭、二、三等,然後再由考官們根據原卷對勘,確認合格人員,授予學位,稱為「舉人」,其中第一名就叫作「解元」。

考中進士才能做官

利瑪竇說秀才和舉人或者不能做官,或者只能擔任底層的官職,要想做官,就得參加鄉試後第二年的會試。王陽明二十一歲就考中鄉試,但直到二十八歲會試及第後才進入仕途,那年唐伯虎卻因捲入科舉舞弊案,導致會試失敗,無緣官場,從此遊戲筆墨人生。

如果把秀才比作學士,舉人比作碩士,那麼通過會試的「進士」就相當於博士了。會試只在首都進行,任何省份的舉人都可以參加,而且能夠考無數次,其中王陽明考了三次才及第,而湯顯祖一直考到張居正死去而才中進士。

明朝的「高考」是什麼樣子?

會試方式與鄉試類似,不過更為嚴格,主考官都是朝廷中的高官。會試結束後,進士們還需到皇宮裡參加殿試,由皇帝或閣臣出題,當面作答,一般是根據給定的題目寫一篇論文,最終成績將決定官職的高低、俸祿的多少,其中會試考試的第一名鐵定是殿試的前三名。

殿試第一名稱為「狀元」,授予修撰,第二名為「榜眼」、第三名為「探花」,都授予編修,前三名為進士及第。後面又有二甲、三甲,賜進士出身,得翰林院官。其他的進士,在中央的官職為給事、御史、行人等,在地方為府推官、知州、知縣等。沒考中進士的舉人,可以擔任府佐、州縣正官或教職等底層官位。也可以繼續學習三年,下次再考,許多人選擇了後者。

最後,利瑪竇認為中國的科舉考試雖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但在備考的過程中也會培養起來候選人之間的感情,他們常以「同年」相稱,在此後的一生中彼此以兄弟相待,在各方面援引互助,甚至惠及親屬。而他們對主考官的情誼更是親如父子,或者有如師徒。即使後來的考生官職超過了當年的主考官,他們依然對老師充滿尊崇和敬意。

這便是明朝科舉考試的大概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