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2020-05-06 09:16:34文化

導語:周朝是中國歷史上有信史可徵的第二個王朝,也是大一統的君主專政時代前的最後一個王朝。周朝立國八百餘年,是歷代封建王朝中最長壽的,而之所以周朝國祚能如此綿延,最主要的原因是成王時期周公制禮作樂,為天下準則。禮樂制度既是周王室統治、穩定天下的重要基石,同時也是導致周王室後期固步自封,走向分裂、滅亡的主要原因,可以說興也周禮,敗也周禮。周室東遷之後,周天子地位急劇下降,王室徒有其名,諸侯各行其政,皆欲強國稱霸,遂漸漸不奉周禮。整個春秋時期,能敬禮存周的,大概也只有一個魯國,韓宣子曾感嘆說"周禮盡在魯矣。"魯國可以說是各諸侯國中與周王室關係最密切的國家,而春秋末期禮崩樂壞,魯國也走向了盡頭。魯國的滅亡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周王室的徹底衰敗和禮樂制度的最終破產。下面我們就來看看周禮在魯的情況和周、魯關係的變化,以求窺得時代一貌。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禮器編鐘

一、周禮在魯的儲存情況

周朝立國大興分封制度,將天下分於王室親族及開國功臣等,封國數量幾乎過百,在這數百諸侯國中,魯國何以能成為儲存周禮最多的國家,周禮在魯又是否能始終奉行如一,其影響如何,都是值得我們去探討的。

1、周禮在魯的起源

(1)周公封魯國

周朝立國之初,疆域相對前朝太過遼闊,周王室尚且沒有統一管理天下的能力,只得將土地分封給自己信任的人,讓他們代天子狩牧。能得受封國土的人,主要是周王的宗室同姓親族和隨周武王一起討伐殷商的開國功臣,前者以周公旦為代表,他是武王親弟,成王親叔;後者以姜太公呂尚為代表,他是興周最重要的功臣。湊巧的是,周公和姜太公所受的封地剛好同處於今天的山東地區,周公封於魯國,大概在泰山以南的內陸地區(以曲阜為中心),太公封於齊國,大概在泰山以北的濱海地區(以臨淄為中心),後人稱"齊魯大地"正由此而來。

周公是禮樂制度的創始者,他監國攝政七年,為推行宗法制、禮樂制嘔心瀝血,而他又被分封於魯國,所以他同時也是禮樂制度的執行者,更兼與周王室有血親聯絡,他的後代自然也不會輕易破壞先祖留下的制度。平王東遷,西周覆亡,周室的大部分文物典章都在戰亂和遷徙中遺失,而魯國作為周公的封國,自然儲存了許多有關周禮的典章文獻,因而成為儲存周禮最為完備的國家。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周公輔成王畫像

(2)穩定富足的農耕社會

禮樂制度的最終崩潰,究其原因是由於隨著牛耕鐵具的應用和普及,生產力逐漸提升而導致了生產關係的變化,繼而觸動並破壞了作為經濟基本制度的"井田制",下層基礎不牢,上層建築自然不能穩定。但在周朝開國的時代,人民生產力低下,而土地開墾又十分有限,禮樂制度是十分符合當時生產力現狀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先進、有效的制度,能夠有效地維護農業社會的安定。

周公受封的魯國,自然環境優越,平原開闊,土地肥沃,又不似齊國受鹽鹼侵浸之苦,且水源充足,農耕便利,物產富足,是最典型且在當時比較發達的農耕社會。魯國靠地吃地,人們的生活處於一種好靜、穩定的狀態,由下而上,魯國上層公卿的治國理念和施政措施也長時間的相對處於一種保守的趨勢,即使是在天下霸主迭起的時候,魯國執政者也始終沒有銳意進取的精神。這可能是自然地理環境的影響所帶來的魯國能夠完整儲存周禮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農耕文化

2、周禮在魯的體現和發展轉變

(1)魯國君位繼承的尊禮與不尊

古代國家延續,莫過於君位傳承,周朝禮樂制度的核心便是保證君位傳承有序的嫡長子繼承製,從史書中看,魯國在春秋之前君位傳承上雖然曾經有過兄終弟及的例子發生,但大多事出有因,有禮可尋,實質上遵循的仍是嫡長子繼承製。中國大陸最早的編年體史書《春秋》及左丘明所著《左傳》都是按照魯國十二公的年代紀年來敘述史實的,兩書的記載都以魯隱公為起始。魯隱公是魯惠公的庶長子,按照周禮的嫡長子繼承製度,隱公本來不當為君,但惠公沒有嫡子,於是隱公即位為君,這也是合於禮法的。

但春秋之後,魯國宗室之中曾多次發生公室子弟為奪取君位而行弒君篡逆之舉的,魯國也因此多次陷入內亂之中。魯隱公就是死於自己的幼弟桓公和野心朝臣羽父的合謀,羽父也成為了魯國曆史上第一個弒君謀逆的亂臣。莊公末年因未能早定繼人而發生了慶父之難,新君不到兩月便被殺害,幾使魯國陷於混亂飄搖的境地,故有"慶父不死,魯難未已"一說。魯文公末年,襄仲又殺了本該繼承君位的嫡子惡和視,改立庶子為魯宣公。公室的自相殘殺使得公室自身的威信和權力也走向衰微,"魯由此公室卑而三桓強",出現了類似晉國五卿的禮樂征伐自大夫出和陪臣執國命的現象。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春秋左傳

(2)魯國政事外交的崇禮

朱熹《論語集註》中說:"孔子之時,齊俗急功利,喜誇詐,乃霸政之餘習。魯則重禮教,崇信義,猶有先王之遺風焉。"可見崇禮重德是魯文化的精神特徵。魯人把周禮作為一切行事的規範準則,魯國在賦稅、軍旅、朝會、祭祀、畋獵等等一切大事基本上也都是遵循周禮而進行的。如魯隱公處事謙和,行事從來依據周禮。據《左傳》記載,隱公十一年,滕侯和薛侯到魯國拜見隱公,於是魯國便按照周禮盛情款待來使。《左傳》中也有許多魯國臣子反對非禮行為的故事,如《曹劌諫莊公如齊觀社》。

周禮在一定程度上是通過血緣關係來確定地位等級的,即尊尊親親,如晉國、衛國與魯國同屬周王宗室後裔,同為姬姓,魯在外交上便會同他們更親近,而楚國雖然國力強大,未奉天子詔卻自封為楚王,但魯人卻始終稱他們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3)魯國禮制的破壞

前面說,魯國上層公卿的治國理念和施政措施長時間的相對處於一種保守的趨勢,但隨著魯國財政需求的增加,和諸侯各國紛紛進行一系列的土地、稅賦改革制度的浪潮影響下,魯國也開始實施"初稅畝"政策,即無論無論公田還是私田,都要按土地地畝數來交稅,這一政策大大增加了魯國的稅收,但實際上也是承認了個人土地的私有,這極大的破壞了"井田制",而由"井田制"所支撐的禮樂制和宗法制,自然也要遭到破壞,魯國後來雖然還號稱尊奉秉持著禮樂制度,但事實上,禮樂已經變成了原有制度的一種單純在形式上的苟延殘喘。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井田制

3、周禮在魯的影響

由於尊奉周禮,魯國的內政相較於其他國家來說是較為安定的,慶父之亂後,齊國曾經想要趁亂的侵伐魯國,卻因魯國秉承周禮而最終豁免。即《左傳·閔公元年》記載仲孫湫說"周禮,所以本也。臣聞之,國將亡,本必先顛,而後枝葉從之。魯不棄周禮,未可動也。"在魯國國內,即使靠非禮手段而取得顯赫地位和專政大權的卿大夫,如"三桓",名義上還是始終奉魯國國君為尊的。

但隨著春秋時期霸主迭興,紛爭突起,魯國仍秉持舊制,沒有與時俱進,如其他國家一樣尊重賢人,提拔有功之臣,而是繼續沿襲周禮的尊尊親親的世卿世祿制度,這在禮崩樂壞的爭霸時代就顯得不合時宜。

魯國秉持尊尊親親的世卿世祿制度,使那些舊貴族的勢力日漸強大,新興的士族人才在魯國沒有進仕之路,自然只能投靠別國。

周禮在魯,影響最大的還是在文化方面,魯國是春秋時期著名的禮儀之邦、宗周望國,所以魯國文化中的禮儀制度基本是對周朝禮樂文化的繼承和延續。魯國國力雖然衰敗,但卻因此孕育了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學派,雖未能改變魯國衰弱的趨勢,但卻影響了中國幾千年的文明。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魯國禮儀

二、周魯外交關係的發展變化

西周末年,周幽王昏庸無度,寵信奸佞,荒淫無道,烽火戲諸侯使得犬戎人入侵時周王大敗,又廢嫡立庶導致西周滅亡,平王東遷之後,周天子威信大減,許多諸侯已經不再定期朝見天子在諸侯爭霸的春秋時期,周天子成了只是在名義上諸侯尊奉天下的共主,實際上並不真把天子放在眼裡,鄭莊公欺周桓王便是一例。但有時周天子的權威還有一定的利用價值,比如諸侯國君想要受封更高的爵位,如果得到周天子的認可那麼其他諸侯也會認可。

1、周魯互重

周公對周王室有振興衛護的大功勞,魯國作為周公的封國,一向為其他諸侯所尊重,享有特殊的禮遇。而周王室也一向對魯國信重有加,頗多倚賴。魯惠公去世時,周天子便遣使者來弔喪並饋贈禮物,周室有嫁娶時有時也讓魯國國君來主婚,周天子有困難時往往也會先跟魯國求助。據史書記載,周王畿曾經發生饑荒,周天子便向魯國求借糧食,魯隱公除了籌集本國糧食外,還代周天子向宋、衛、齊、鄭等國購買糧食,全力救助王室。

史書中常言"春秋無義戰",春秋時期的各國諸侯無一不是為本國的利益而征伐他國,即便是齊桓公打著"尊王攘夷"的旗號尊奉周天子,實際上也是為齊國謀求霸主的地位。而魯國卻很少主動徵討他國的舉動,魯隱公雖然曾經多次出兵會盟,但他往往是參戰而非主戰,即便參戰也多是討伐不尊周室的正義之戰,比如魯隱公九年,鄭國以宋國不朝王的名義討伐宋國,隱公參戰;隱公十一年,齊國以許國不向王室交納貢品的罪名伐許,隱公參戰。可見隱公心中對王室的認同。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周公旦

2、無心王室

隨著周室地位的日益衰微,諸侯國不再朝覲天子,即便是魯國這樣的宗室諸侯,在春秋二百四十餘年間也僅僅朝見過周王七次。這一方面是禮崩樂壞的結果,另一方面,也是由於魯國國力逐漸衰微,在諸侯爭霸的亂世自保尚且不能,更不用指望魯有餘力能夠扶助周王室了。

自從齊桓公用管仲而成為諸侯霸主,魯國對這位老鄰居便開始主動交好,並向齊納幣以示親近,齊桓公多次會盟諸國,魯國也多俯首聽命,甚至親自前往齊國拜見桓公。但當齊國攻打魯國時,魯國又會轉向晉國求助,希望通過親近晉國來抵擋齊國。總之,魯國始終周旋於齊、晉這樣的大國中以求自保,哪裡還能顧得上週王室的安危。

從周禮在魯國的儲存及周、魯關係看禮樂文化的興衰

魯國孔子授徒

結語:魯國作為禮樂制度的制定者周公旦的封國,在王室式微,群雄逐鹿的春秋亂世,仍然長期秉持著禮樂制度,可以說是當時儲存周禮最為完備的國家,但在時代潮流的衝擊下,固步自封、無意進取的魯國終免不了走向衰落,它與周王室的關係也從開始的互重互信逐步走向對王室的輕慢,這既是魯國國力不逮的原因,也是禮樂制度逐漸消亡的明證。然而禮樂制度雖已消亡不存,但其中的精神卻成為了中國古代最豐富的文化遺產之一,它是儒家學說的生長土壤,影響後世近千年,也成就了我泱泱華夏禮儀之邦。

參考文獻:

朱熹《論語集註》

《左傳》

《左傳紀事本末》

《《左傳》魯人形象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