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故事:貧困生睡酒店儲藏室,被當成小偷追趕,八年後成酒店老總揭開真相

2020-05-08 08:27:00文化
故事:貧困生睡酒店儲藏室,被當成小偷追趕,八年後成酒店老總揭開真相

世態故事

秦漢光在暖家酒店做了十年的經理。酒店坐落在市二中對面,平時生意普通,可到了高考的日子就一房難求。

今年高考又要來了,秦漢光有兩件大事:一件是酒店高層換人了,新老總姓吳,青年才俊,高考這幾天會過來看看;第二件事,自己的寶貝兒子秦明越今年要在二中參加高考,秦漢光早就安排好了,將602房間留給了自己的兒子。

他清楚地記得,602房間八年前出過一個全市高考狀元。

高考如期而至,酒店也人滿為患。秦經理將房間價格翻了一番,還不斷有考生家長來詢問有沒有空房間,特別是602那間「狀元房」,即使標價888元四小時,來問的人還是絡繹不絕。

秦經理為了在吳總來檢查時不給別人留下口實,自覺地交了兩個中午的房費。

上午秦經理送兒子去考場回來,前臺說吳總來了,正在六樓巡視呢。秦經理趕緊上了六樓,看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正站在602門口,抬頭望著門上「狀元房」三個字發呆。

秦經理料想,這就是吳總了,趕緊奔過去向吳總做自我介紹,並跟他一一彙報了最近的酒店運營情況。講到這幾天高考的鐘點房,秦經理很得意,將營銷策略做了彙報。

吳總聽了,微微一笑,指了指602房門上的字,感興趣地問:「這間房真出過狀元?你見過他嗎?」

秦經理說:「自從我擔任這裡的經理以來,每年都會特別留意市狀元或者區狀元,看有沒有在咱們酒店住過。這位市狀元是八年前住店的客人,我沒見過,前臺核實過住客身份資訊,是貨真價實的高考狀元。」

吳總點點頭,接著問:「現在這間狀元房價格是多少?」秦經理說:「中午四個小時,888元。」

吳總皺了下眉,不再問狀元房的事,轉身叫過一位正在忙碌的女服務員道:「李姐,你過來一下!」女服務員走了過來,秦經理看她四十多歲,有點面熟。

李姐走過來笑著跟秦經理打了招呼。吳總說:「這是我今天剛招進來的服務員,是你八年前高考那一天將她辭退出這個賓館的。我找了好久才把她找回來,以後對她好點兒。」

吳總說完,轉身走了。秦經理突然想起來了,八年前高考那天中午,自己開啟儲物間房門,有個疑似小偷的小夥突然從裡面衝出來,自己追趕到電梯口,碰上李姐從電梯出來,她不但不幫自己抓小偷,還抱住自己不讓追,說那個人不是小偷,是一個考生。雖然儲物間沒少東西,但秦經理還是以李姐不遵守規章制度為由將她趕走了。

秦經理心裡不安,他不明白吳總怎麼知道此事,趁空當兒他跑到李姐身邊,低聲地向她賠禮道歉。李姐倒是挺大度地說:「沒啥,都過去了嘛!」秦經理看她不計前嫌,又問道:「吳總為啥清楚你被辭退的事,還專門找你回來?」

李姐說:「你還不明白?他就是八年前被你當成小偷的那個考生呀!這小夥子年輕有為,當時窮得酒店也住不起,可畢業才四年,就成為了這家酒店的新老總。」

秦經理呆住了,頭上冒出了冷汗,好一個窮學生逆襲的勵志故事!吳總進入暖家酒店的高層,明顯就是為了報當年之仇,看來,自己的飯碗是保不住了。

第二天中午,吳總讓秦經理通知住在這裡的考生和家長,所有鐘點房免費續四個小時,考生考完試後可慢慢退房。

秦明越也順利考完試了,秦經理讓兒子在602房間等自己。

沒多久,吳總就叫上秦經理還有李姐,一同來到了602。秦經理不知吳總要幹嗎,忐忑地看著李姐敲開了602的門。兒子秦明越伸出腦袋來,秦經理趕緊給他使眼色。

吳總對秦明越說:「小夥子,考得怎樣?住進這房間踏實多了吧!」秦明越笑了笑,看了父親一眼,說:「我從不信這些。我爸非讓我住這間房,拗不過他!」

吳總欣慰地點點頭,他讓秦經理將「狀元房」三個字摘下來,對秦明越說:「我想告訴你,這間狀元房裡並沒有出過狀元,你信嗎?」秦明越疑惑地搖搖頭。

吳總又笑了:「我八年前也在二中參加高考,中午也來過這兒休息。想看看我當年的房間嗎?李姐,帶孩子去看看!」

李姐答應一聲,帶著秦明越去了,秦明越好奇地打聽是怎麼回事,李姐笑著給他講起來——

八年前高考那天,暖家酒店被訂滿了。中午,考生都在房裡休息,李姐在樓道搞衛生,她看見602房間門口有一個大男孩正坐在地上,背靠著牆打瞌睡,李姐過去說:「你怎麼睡在這裡呀?」

大男孩睜開佈滿血絲的眼睛,訕訕一笑,說:「大姐,我沒錢住在這裡,可以在過道休息一下嗎?我下午還要考試呢!」

正說著,602的房門開了,一個胖子朝他們揮揮手,不耐煩地說:「吵死啦,幹嗎在我們門口說話?我兒子下午還考試呢!一邊去!」

大男孩站起來,壓低嗓門說:「大姐,我病了,昨晚沒睡好,吃了些感冒藥,頭昏沉沉的,老想睡覺,現在困得眼睛都睜不開。」

這時,只見秦經理從電梯出來,老遠就朝他倆喊:「喂,你們倆幹啥呢?客人都打電話投訴你們啦!李姐,你趕緊去打掃。小夥子,你回房間去休息,不能坐在過道里!」

李姐答應了一聲,悄悄地把大男孩帶到了儲物間,她指著角落的一把躺椅說:「這是我平常累了休息的地方,你就在上面睡一覺吧!我幫你把門關上,你放心睡,考試前半個小時我叫你。」

客人多,李姐忙前忙後,等她吃午飯了,猛然想起大男孩還在儲物間睡覺呢,該遲到了吧?李姐嚇出一身冷汗,丟下碗就衝向六樓,剛出電梯,就看見大男孩衝了過來,後面跟著秦經理。

秦經理大喊:「李姐,抓住這個小偷!他進儲物間了!」李姐扒開電梯,一把將大男孩塞進去,說:「快走,遲到了!」然後她伸出雙手攔住了秦經理。

秦明越聽呆了,問道:「後來呢?」李姐說:「後來我被開除了。那個男孩,就是吳總。」隨後,李姐又壓低聲音說:「你知道嗎,吳總就是那一年本市的高考狀元,他很低調,還不讓我往外說!」

秦明越驚訝萬分,隨即不滿地說:「我爸爸怎麼能這樣做呀!」

李姐驚訝道:「你爸爸是誰?」

秦明越說:「就是那個糊塗的秦經理呀!」

兩人正說著,背後突然傳來一聲乾咳,秦明越回頭一看,秦經理陪著吳總站在身後,臉漲得像個茄子。吳總哈哈一笑,對秦明越說:「我告訴你,當年我確實訂了602房間。

考場離家遠,那幾天我又生病,爸爸一咬牙幫我訂了四個小時的鐘點房。我考完第一場來這裡問了問價格,心疼得不敢進房間。

剛好,有個陪考的家長到處找房間,我私下裡跟他做了交易,把房間賣給他了。當時我真的是困極了,幸虧遇到李姐,要不然我可能會在考場上打瞌睡。」

秦經理一臉尷尬,說:「吳總,我對不住您,我……我辭職。」吳總擺擺手,說:「也不是你的錯。再說,還要感謝你呢,當年要不是你闖進儲物間,我差一點就趕不上考試了。

老秦,趕緊去工作吧!記住,所有房間按照平時價格算,包括狀元房,你現在去把差價退給考生家長。以後每逢高考,不接待外客,只住考生,儘可能周到地為考生提供各種服務。最主要的一點,再也不要弄什麼狀元房,搞噱頭了!」

秦經理連連點頭,內心五味雜陳…… 作者任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