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此人是明朝大公子,在清朝入關後遁入深山,是什麼支撐他捨棄繁華

2019-12-31 15:35:28文化

每個朝代的滅亡,總會留存下來一些不遠隨著王朝而消失的遺老,那些人明知道王朝已經腐朽不堪,但依舊不願改朝換代。我們無法明白那些人是如何想的,但我們知道,這是一群不幸命運低頭的人,也是一些愚忠的人。而在明朝,有一人的愚忠,不僅僅沒有被稱作愚忠,而是被稱作了不與世俗同流合汙。

此人是明朝大公子,在清朝入關後遁入深山,是什麼支撐他捨棄繁華

這個人就是張岱,自謂陶庵。初識張岱,還是中學語文課本上的那篇《湖心亭看雪》,那句「湖上影子,唯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餘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讓我們知道了那個少年鮮衣怒馬,老來孤獨無依的形象。

萬曆二十五年張岱出生在了一個官宦之家,萬曆的時代,是明朝最後一個強盛的年代,盛世的繁華中總包含著落寞。大明王朝在萬曆的帶領下漸漸的走向了下坡路,隨著萬曆的死亡,這個王朝也慢慢的死亡了。

此人是明朝大公子,在清朝入關後遁入深山,是什麼支撐他捨棄繁華

張岱的出生和明朝的滅亡之間隔了接近五十年,年過半百的張岱在享受了繁華後,為了躲避戰亂拋棄了屬於自己的錦衣玉食,來到了山野之間,過起了無人問津的生活。而一個過慣了繁華的人,如何能讓自己適應那個無奈的生活。

還記得中學所學的那一篇《陶庵夢憶》:因想餘生平,繁華靡麗,過眼皆空,五十年來,總成一夢。生活就是一場大夢,世事總是帶著幾度蒼涼,而張岱在國破家亡後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但已經遲了,在清朝的威壓下,張岱也不得不過起了野人般的生活。

此人是明朝大公子,在清朝入關後遁入深山,是什麼支撐他捨棄繁華

在張岱的墓誌銘中寫道了張岱年少時期的風光生活:少為紈絝子弟,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但是時運不濟,終於在一片繁華化作了泡影。

明末清初的時代,在那個時代的文人可以說是抱著一種不情願的態度與朝廷合作的,而朝廷所做的無非就是將這些不確定因素全部扼殺在搖籃之中。於是,明朝的許多名士終於死在了清朝的屠刀下。張岱看清了這個事實,於是開始了屬於自己的逃避手段

此人是明朝大公子,在清朝入關後遁入深山,是什麼支撐他捨棄繁華

還記得張岱在陶庵夢憶中所言:請偶拈一則,如遊舊徑,如見故人,城郭人民,翻用自喜,真所謂痴人前不得 說夢矣。當張岱將自己定義為一個吃痴人的時候,他的心就已經跟著明朝的滅亡而走了,他留戀的不是這世間,而是明白了一切皆夢。

當今天的我們看著那個無奈的張岱,看到的不僅僅是他的悲涼,還有他無盡的回憶。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自己該留戀的人,也沒有自己該留戀的事了,但他活下來了,因為他知道清朝的統治者一定會讓許多的典籍毀於一旦。他要做的就是要留下那一份文化

此人是明朝大公子,在清朝入關後遁入深山,是什麼支撐他捨棄繁華

張代留下的是屬於中華民族的氣節,他離開的是那個被少數民族統治的王朝,也是不與世俗同流合汙的決心,更是那個留下一份傳承的念想。正如他自己所說:黍熟黃粱,車旅蟻穴。一切都是一場夢而已,而張岱留下來的就是那份對夢的感悟。他離開了,也明白了,所以,他才會離開——五十年來,總成一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