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文化

飄逸瀟灑的書聖王羲之,結局竟然是被此人氣死

2020-02-02 14:41:20文化

書聖王羲之的字,向來為後人激賞。《晉書》稱王羲之:「尤善隸書,為古今之冠,論者稱其筆勢,以為飄若浮雲,矯若驚龍。」梁武帝蕭衍說:「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故歷代寶之,永以為訓。」唐太宗李世民說:「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餘區區之類,何足論哉!」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那麼,王羲之的字好幾乎人盡所知,那麼生活中王羲之是個怎樣的人呢?這從《世說新語》中他和王述的交往過程,可以窺見一二。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王羲之《二謝帖》

史稱,王羲之「幼訥於言,人未之奇。及長,辯贍,以骨鯁稱。」可見,其為人是非常高傲的。比如,王家子弟聽說郗太傅來家中挑選女婿,一個個都拘謹起來,只有王羲之「東床坦腹食」如故。又如,別人說支道林「拔新領異」,王羲之卻非常不屑。後來路遇道林講《 莊子》口吐蓮花,王羲之這才「披襟解帶,流連不能已」。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在與王述的交往上也是如此。王述是太原王氏,俱門第高華。王述是個急性子,因用筷子夾雞蛋未得,竟先用腳踩,後用牙咬來向雞蛋報復(「取內口中,齧破即吐之」)。王羲之嘲笑說:「這事要是發生在安期(王述老爸東海太守王安期)身上,尚不值一提,更何況是他的兒子呢?("使安期有此性,猶當無一豪可論,況藍田邪?")再有,王述貪汙受賄,被批評時竟大言不慚:「足自當止。」(撈夠了我就罷手)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故而,向以清高自負的王羲之,哪能瞧得上王述!所以,王述居喪期間,王羲之只去祭弔過一次。後來,王羲之屢次說要去王述家弔唁,但接連多日也沒去。王述每次聽到外面有鼓角之聲,都以為王羲之要來了,急忙命令僕人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主動迎出,但每次都失望而歸。一次王羲之突然來到他家門口,王述趕緊穿好衣服出去迎接,卻看見王羲之門也不進,揚長而去。二人由此結怨。這個王羲之,打心眼裡實在看不上王述,連禮節都懶得裝模作樣一下!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沒想到,過些年王述官運亨通,一路向上,成了王羲之的上級——揚州刺史。王羲之那個氣啊,於是就向朝廷提議將自己任職的稽郡升級為越州,堅決不肯向王述折腰。這個意見「大為時賢所笑」,王羲之更鬱悶了。鹹魚翻身的王述大為得意。第一,他視察各地,偏偏不來會稽;第二是,讓工作小組進駐會稽,專門找碴王羲之(「又檢校會稽郡,求其得失」)。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王羲之一怒之下,跑到父母的墓前,起咒發誓:再不做官,歸隱!從此,王羲之就專心練習書法,閒時就和一幫哥們兒,遊山玩水,採石煉丹,行散服藥,並且高興地說:「我卒當以樂死!」另一種說法是和王述的的矛盾發生後,「右軍(王羲之)遂稱疾去郡,以憤慨致終」(《世說新語》),這樣看王羲之竟然是被王述氣死了!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這就是王羲之的往事,其耿介與傲慢可見一斑,然而這卻恰是魏晉那個時代推崇的"魏晉風度"的典範。所以,郗鑑愛其性情收王羲之做女婿,有了「東床快婿」的美稱。所以,「幹祿隨風拋」之後,王羲之登上了另一處事業——書法的巔峰。否則,就曾經諷刺、忽悠王述的事,寫份檢討再提兩瓶XO,乞求領導大人不記小人過,那他的會稽內史,不照樣做得好好的嗎?這對於現在熱衷官場的嘍羅們,何難之有?

那麼,向來飄逸瀟灑自負的書聖王羲之,結局真的是被王述氣死嗎?真的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評級處」嗎?這個《世說新語》中的說法,似乎與我們心目中王羲之那個飄逸瀟灑的形象不符。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

《蘭亭序》《聖教序》上的字,那只是王羲之的軀殼而已。真相已經不得而知,不過透過這幾件事,我們可以看到王羲之確實是個很驕傲自負、倔強清高的人,許多藝術家都有這種「一意孤行,獨持偏見」的氣質。被唐人暱稱「橘秀才」的日本書法大師橘逸勢也是因此而死的。

王羲之在生活中是個怎樣的人?看看他和王述那點破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