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淨值「過山車」口碑「紅與黑」 蔡嵩松能「克隆」出第三隻諾安成長嗎

2021-06-28 07:53:23財經

《投資者網》曹璐

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後,頗受爭議的諾安成長再度迴歸大眾視野。

近期,隨著A股市場半導體板塊的強勁表現,以投資半導體板塊為主的諾安成長淨值也水漲船高,由原本處於墊底的排名火速飆升1400餘名,此番「領漲」態勢也讓其掌舵者蔡嵩松重獲基民追捧。

但對於不同基金卻同樣重倉半導體行業的管理方式而言,蔡嵩松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投資者「埋單」嗎?

諾安成長「絕處逢生」

今年5月中旬以來,A股半導體板塊一路震盪拉昇,接連多日的強勢上漲引起市場廣泛關注。資料顯示,5月11日至6月23日,半導體指數一掃前期陰霾,區間累計上漲29.72%。受益於這一板塊的崛起,重倉半導體行業的基金也漲勢驟起。

Wind資料顯示,諾安成長同期上漲超過30%,單日收益率更一度超過8%。憑藉此番上漲,其在同類可比的1654只基金產品中,排名從5月10日的1565位迅速飛昇至第160位。

這一亮眼表現,讓今年一季度表現平平的諾安成長再度登上熱搜,其基金經理蔡嵩松更是受到不少投資者的調侃。「今天屬於蔡總」、「又是全場消費由蔡公子買單的一天」……這樣的言論在股吧和新浪微博隨處可見。

作為一隻主動權益類基金,諾安成長實際上並不是「半導體主題基金」,但此前卻因為過於集中持股半導體行業的投資風格、以及「過山車」式的投資體驗等引發了投資者及業內的數次熱議。

據定期報告及Wind資料顯示,從2019年三季度以來,諾安成長的持倉集中度在不斷提高,2020年保持在80%左右。截至2021年一季度,該基金的前十大重倉股合計佔基金淨值比為82.73%,而同類產品的平均值僅為47.80%。

不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正是由於高度集中半導體行業,導致產品淨值波動過大,蔡嵩松也「被迫」在投資者口中的「蔡總」和「蔡狗」之間來回切換,甚至出現了市場上流傳甚廣的迴應圖片:「你們不要賺了錢就叫我蔡總,虧了就叫我蔡狗」。

針對該回應的真實性,一名接近諾安基金的業內人士對《投資者網》予以否認,「那張圖不是蔡經理本人迴應的,而是網路P圖。除了今日頭條以外,微博、抖音或者是其他平臺有關於蔡經理的賬號都是假的。」

在談及基金頻上熱搜的現象,該人士表示,公募基金的「出圈」並不是某一個基金經理個人造成的,首先是近兩年來基金賺錢效應突出,讓許多不瞭解基金的投資者對基金收益率有了較高的期待,業績波動讓其成為了街談巷議的話題。此外,投資者的逐漸年輕化以及網際網路的廣泛傳播等原因也「放大」了這一局面。

「克隆」做法引起爭議

實際上,蔡嵩松作為極具爭議的基金經理,其一舉一動深受市場關注也在所難免。。

今年一季度,資本市場震盪幅度加大,不少基金經理也依據行情的變化進行調倉。但蔡嵩松管理的諾安成長在持倉方面幾乎未有明顯的變化,對比2020年年報資料及2021年一季度資料可以看到,前十大重倉股完全一致。

面對這一情況,有投資者調侃道,「蔡經理‘穩如泰山’,諾安成長混合已經可以拿來替代半導體ETF,來反映半導體板塊的股價走勢。」也有投資者表示,「跌了也不調倉,根本就沒操作。」

對此,蔡嵩松直言,「從表面上看可能我很少操作,前十大重倉沒怎麼變,但是背後是對產業的求證,對於全球經濟的把握;對於自己持倉的單隻股票的漲跌,要放在更長的時間裡看。很多時候不變,比變更難做到。」

不過,蔡嵩松對半導體行業的看好顯然不僅侷限於「很少調倉」。公開資料顯示,除了今年5月接任的新基金外,蔡嵩松還管理著諾安成長和諾安和鑫兩隻混合型基金產品。前者的比較基準為「中證800指數收益率×70%+中證綜合債券指數收益率×30%」;而後者的比較基準為「滬深300指數×60%+中證全債指數×40%」。

雖然業績比較基準並不相同,但《投資者網》將兩隻基金產品的管理情況進行對比,發現二者相似度極高。

從行業配置來看,2020年年報資料顯示,諾安和鑫在半導體行業(以申萬二級行業分類)佔比高達79.97%,而諾安成長為73.43%。2021年一季報資料顯示,二者不僅前十大重倉股完全一致,且前十大重倉股合計佔基金淨值比均在82%至83%,甚至連關於基金的投資策略和投資分析,二者也呈現「複製貼上」的狀態。

從這個角度來看,諾安和鑫儼然可以說是「諾安成長二號」。在翻閱基金吧時,《投資者網》也注意到有投資者提問:「諾安和鑫和諾安成長有什麼區別,二者的持倉差不多。」

資深媒體人房女士表示,受到固有的投資風格和個人精力等因素影響,一些基金經理在管理多隻基金時,很難做到差異化管理,導致不同基金的重倉股呈現換湯不換藥的「同質化」現象。此外,股票集中度高、且持股重合會帶來風險和收益的集中,也加大了基金投資風險。

無奈還是為了「流量」

今年5月22日,蔡嵩松正式接管諾安創新驅動,這也是他從業三年來管理的第三隻混合型基金。那麼,這隻基金會變成第三隻重倉半導體的基金嗎?不少投資者在股吧預判:「全部調倉半導體」、「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也是半導體的持倉」。

諾安基金則表示:「基金經理的成長經歷、教育背景,以及後期投資的經歷都會影響他對投資的理解和看法。蔡經理擅長對晶片有研究,堅信半導體行業前景光明,要做科技最鋒利的矛,所以在其管理的諾安創新驅動也將是一隻掘金科技的基金。」

不過,如果蔡嵩松管理的基金均是重倉半導體行業,且前十大重倉股也一致的話,為何要再度接管新產品呢?

一位專注基金投資多年的基民表示,諾安創新驅動近年來規模逐漸「迷你」化甚至在「清盤」邊緣徘徊,交由蔡嵩松管理或許是出於「流量」等方面的考量,以「克隆」其管理的前兩隻產品規模暴漲的「成功案例」。

Wind資料顯示,截至5月22日,諾安創新驅動自2015年6月18日成立以來累計淨值增長率僅為24.3%,在469只同類基金產品中排名第357位;產品規模也從當時的61.7億元一路下滑,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其合併規模僅有1.3億元,其中,A類僅0.25億元。

另一方面,蔡嵩松於2019年一季度陸續接管諾安成長和諾安和鑫以來,前者的規模從2019年6月底的10.7億元暴漲至2021年一季度末的271.1億元,翻了25倍左右;後者的規模也從0.81億元上漲至58.3億元,大漲70倍有餘。

該基金研究人士認為,基金公司是靠基金規模提取管理費賺錢,因此會更關心如何做大基金規模,而普通投資者往往在短期業績排名和風格轉換面前跟風買入。帶有巨大關注度的蔡嵩松不僅已經具有較大的優勢,也是諾安基金旗下「最拿得出手」的權益類基金經理了。

Wind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在諾安基金旗下37只主動權益類基金(涵蓋偏股混合型、普通股票型、靈活配置型基金,且合併份額)中,蔡嵩松管理的兩隻產品分別排名前兩位,其中諾安成長是公司旗下唯一一隻百億級別的權益類基金。此外,還有21只基金產品的合併規模不足2億元,佔比近60%;13只產品不足億元,8只產品甚至低於5000萬元。(思維財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