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財經

實控人質押股份籌資,股權爭奪戰再升級,金科市值蒸發超300億

2021-07-17 22:00:54財經

文|李逗

編|孫月

早在2017年3月,黃紅雲與陶虹遐經友好協商辦理離婚手續、解除婚姻關係。依據此前約定,雙方解除婚姻關係後,其各自持有公司股份、金科控股股權歸各自所有。但屬於陶虹遐的部分股權卻遲遲未分拆、過戶至陶虹遐名下。

拖欠"離婚款"被擺上檯面後,黃紅雲與陶虹遐經法院調解後,最終達成一致,同意將金科控股持有金科股份的3.7億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份,轉讓給雙方以存續分立方式設立的虹淘公司(陶虹遐控股)。至此,黃紅雲退出虹淘公司,陶虹遐退出金科控股,雙方徹底分家。但按照此前協議,彼時雙方依然是一致行動人。

只不過,事情並未如預料般的順利結束。一條人事罷免訊息,又將金科推入了股權大戰漩渦。

6月28日,金科3.7億股進行股權拆分過戶的當天下午,黃紅雲直接免除了陶國林和陶建在金科的所有職務。陶國林和陶建,是陶虹遐的胞弟,在金科股份中分別擔任監察委員會主任和集團總裁助理兼招標採購中心總經理。

突如其來的人事任免訊息,讓陶虹遐如遇當頭一棒。當天晚上,陶虹遐釋出公開信,指控黃紅雲對員工威逼利誘,對其兄弟陶國林和陶建栽贓陷害,並有大量金科員工被逼離職。

同時陶虹遐指出,因黃紅雲單方面違背與其簽訂的一致行動人協議之承諾條款,陶虹遐解除與黃紅雲簽訂的協議,將獨立行使金科大股東的權益。

金科股權之戰,隨之步入深水區。

但沒想到,5年過後,陶虹遐與黃紅雲的一致行動人關係的陣營,突然瓦解了。黃紅雲的控制權之位,又再次面臨不確定性。

金科股份在公告中強調,"黃紅雲與陶虹遐解除一致行動關係不會導致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發生變化,不涉及公司控制權變更,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不會損害公司及中小股東利益。"

不過,黃紅雲的控制權旁落並非沒有可能。天眼查資訊顯示,金科股份當前股權較為分散,紅星傢俱集團控股子公司廣東弘敏持有其11%股權,黃紅雲持股10.98%,陶虹遐持有2.52%,黃紅雲與陶虹遐共同擁有的金科控股和虹淘公司分別持股7.24%、6.96%。

目前金科控股、虹淘公司、黃紅雲、陶虹遐、黃斯詩(黃紅雲之女)互為一致行動人,為金科股份第一大股東。而黃陶雙方一致行動人協議被撕毀後,金科將再度面臨股權分散風險。

據公告表示,解除一致行動關係後,黃紅雲實際可支配公司表決權的股份比例為20.54%。黃紅雲及其一致行動人仍為控制公司表決權數量最多的股東。

更為嚴重的是,在互為一致行動人的股東中,黃斯詩持股2.31%,其與父親黃紅雲的《一致行動人協議》協議將於2021年10月28日到期。這意味著,若黃紅雲與黃斯詩一致行動協議到期後不再續簽,黃紅雲對金科的持股股權或將降至18.22%,與第二大股東廣東鴻敏持有的11%股權差距大大縮減。

為了防止控制權生變,黃紅雲在關鍵時刻,推出神秘「主要股東」來助陣。根據金科股份公告,,為保障和鞏固黃紅雲對金科股份的實際控制地位,當黃紅雲對金科股份實際可支配表決權的股份比例小於等於20.5425%的情況下,主要股東將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決權委託給黃紅雲行使,有效期為五年。

不過,由於語焉不詳,這份公告引起了監管層的注意。深交所下發問詢函,要求其說明主要股東的名稱,與公司、實際控制人、董監高是否存在關聯關係等。

受上述事件影響,金科股份接連被多家機構減持。據東方財富Choice資料顯示,截至7月14日,多個機構賣出金科股份的股票。賣出的機構中,出現了摩根斯坦利、鉅派投資摩根、花旗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等資本大鱷的身影。

截至7月16日收盤,金科股份報4.98元/股,跌幅0.6%。自去年8月的11.27元/股高點,一路下跌至7月16日收盤4.98元/股,跌幅超過56%,據估算,總市值僅剩266億,相較去年8月縮水336億。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